中青報:戈恩出逃似乎早註定 背後是日法博弈暗戰

  • A+
所屬分類:國際
摘要

  原標題:「逃亡者」戈恩:大國產業暗戰背後的犧牲品  在「成本殺手」「日產救世主」「新一代的汽車霸主」「獨裁者」等「稱號」之外,65歲的前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主席卡洛斯·戈恩在2019年12月29日為自己新增了一個人生標籤:「逃亡者。」出生於巴西,6歲時移居黎巴嫩,年輕時在法國攻讀博士學位,同時擁有上述三國國籍的戈恩國際化色彩十足,這也為他的這次「世紀大逃亡」創造了條件。

原標題:「逃亡者」戈恩:大國產業暗戰背後的犧牲品

在「成本殺手」「日產救世主」「新一代的汽車霸主」「獨裁者」等「稱號」之外,65歲的前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主席卡洛斯·戈恩在2019年12月29日為自己新增了一個人生標籤:「逃亡者。」出生於巴西,6歲時移居黎巴嫩,年輕時在法國攻讀博士學位,同時擁有上述三國國籍的戈恩國際化色彩十足,這也為他的這次「世紀大逃亡」創造了條件。

從2019年12月29日離開日本東京港區的住宅,到12月31日發聲證實自己已身處黎巴嫩,戈恩究竟是如何離開日本、取道土耳其最終入境黎巴嫩的,目前流傳著多個版本。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早有預謀、精心策劃並被成功實施的逃亡計劃。

從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在日本兩次被捕,受到瞞報巨額個人收入、挪用日產資金等4項指控,到繳納15億日元(約合9600萬元人民幣)的巨額保釋金后獲釋,被羈留在東京家中。表面上看,戈恩那段時間的生活簡單重複:不能與外界聯繫、受到24小時的人力與視頻嚴格監視,他看似將所有精力都花費在了準備庭審上。但事實上,2018年11月之後發生的3件事,讓戈恩逐步放棄了通過打贏官司恢復自由的幻想。

2018年11月19日,戈恩第一次被捕4天後,日產汽車召開董事會,投票決定正式解除戈恩的董事長職務。同月26日,三菱汽車也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長職務。2019年1月,法國政府改變了模糊的「保戈恩」態度,轉而以雷諾公司最大股東身份要求解除戈恩的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CEO)職務。日本企業急於「切割」在戈恩意料之中,但法國政府沒有在解救戈恩的工作上釋放積極信號令他始料未及。一個月後,與戈恩同日被捕的日產前董事格雷格·凱利被保釋,戈恩卻被繼續拘留3個月,這個消息又給了戈恩沉重一擊。儘管如此,戈恩當時很可能仍然幻想法國政府能出面解救他。但時至2019年3月,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宣布完成管理層改組,這讓他徹底明白:汽車聯盟將以新體制繼續存在,「后戈恩時代」已經開始,他已被當成某種「成本」被砍掉了。

有媒體分析人士認為,被捕后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很可能最終促使戈恩在2019年3月5日和4月25日先後繳納10億和5億日元的巨額保釋金,以換取在拘留所外策劃出逃計劃的時間與空間。雖然目前仍不確定戈恩究竟是什麼時候敲定了出逃計劃,但2019年12月發生的3件事,或許促成了他實施逃亡計劃。12月初,戈恩的兒女在美國受到日本檢方的訊問,這令戈恩相信,日本正試圖通過對其家人施壓來迫使其招供。聖誕節期間,戈恩與妻子見面或交談的請求被拒。他在聖誕節期間的聽證會上得知,在日本的兩場審判中的一場,將從原定的2020年9月推遲到2021年4月,另一場審判尚無確定開庭日期。這些消息讓他最終選定12月29日實施出逃計劃。

現在看來,戈恩出逃似乎是早就註定的。因為,他面對的遠不止是瞞報收入、挪用資金這樣的個人腐敗指控,背後更是日本與法國在汽車產業上的博弈和暗戰。

雷諾是法國第二大汽車廠商,也是法國最大的國營企業,法國政府持有雷諾公司15%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東。上世紀90年代,雷諾汽車為了打開亞洲市場,物色到了當時已連續7年虧損、負債超過2.1萬億日元、已被日本政府拋棄、幾乎瀕臨倒閉的日產汽車公司。1999年3月,雷諾與日產簽署收購協議,雷諾以54億美元收購日產汽車36.8%股權,成為該公司的大股東,組建了「雷諾-日產聯盟」。時任雷諾公司副總裁的戈恩赴日本成為日產董事長。或許是考慮到政府因素與日產背負的巨額債務,戈恩當時力主雙方「組建聯盟」而非直接收購。他的這一決定可能為他後來的逃亡埋下了伏筆。

接管日產後,戈恩實施了「日產復興計劃」,通過換股、重組、裁員等一系列措施,僅用了兩年時間就將日產扭虧為盈。2000財政年度,日產實現了27億美元的盈利。2001財政年度,公司綜合稅後純利潤29.7億美元。到2003年,「雷諾-日產聯盟」幫日產還清了所有負債。戈恩因此被譽為「日產救世主」。在戈恩的領導下,日產汽車於2016年10月以2373.5億日元收購了三菱汽車34%的控股權。同年,日產-雷諾-三菱聯盟成立,創建了當年的第四大汽車集團,戈恩擔任該汽車聯盟主席。2017年,日產-雷諾-三菱聯盟以1060.83萬輛的銷量超過豐田、大眾成為全球第一大汽車集團。到此時,在戈恩的打造之下,雖然日產比雷諾擁有更大的銷售額和利潤,但雷諾已擁有了日產43.4%的股份,且擁有表決權;而日產僅擁有雷諾15%的股權,並且無投票權。這種不平等關係讓日產高管認為,日產將公司利潤白送給了法國政府,必須通過加大對雷諾的股權控制來扭轉不平等關係。此舉遭到法國政府反對,且引起法方警惕,法方意識到必須進一步鞏固對日產-雷諾-三菱聯盟的控制權。

2017年5月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台,他急於為振興法國經濟尋找新引擎,2018年年初,作為雷諾公司最大股東的法國政府與戈恩達成對賭協議,法國政府支持戈恩連任雷諾公司CEO;作為交換條件,戈恩要促成雷諾、日產的合併。消息傳到日本,戈恩立即從「日產救世主」變為「日本汽車業的入侵者」,反對戈恩的合併計劃在日產內部被上升到「保衛日本汽車業」的高度。2018年4月,戈恩宣布計劃調整日產與雷諾的資本關係,全面整合兩家公司的業務,為合併做準備。此舉引發日產高管反擊,日本政府力量甚至介入。此後不久的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東京機場被日本檢方逮捕,罪名為涉嫌少報薪酬逃稅、挪用公司資產等。在戈恩被捕當晚,日產汽車CEO西川廣人召開新聞發布會透露,有關方面在幾個月前就在匿名者的舉報下展開了對戈恩的調查。

分析人士指出,從戈恩與法國政府達成對賭協議的那天起,他在日本被捕的命運就已註定。日本不可能放過一個代表他國政府試圖吞併日本汽車產業支柱企業的商人。

如今,雖然戈恩已經出逃,但對日本政府而言,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沒有戈恩的強勢整合和掌控,日產至少暫時避免了被吞併的風險。對於馬克龍政府而言,修復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的關係遠比解救戈恩重要得多。正如路透社在報道中所說的那樣:「如果說法國現在不需要什麼的話,那就是自由的卡洛斯·戈恩。」

被日本和法國同時「拋棄」之後,戈恩選擇逃往他的另一個祖國,也是他的家人所在的黎巴嫩。這個「燙手山芋」被法國扔到了黎巴嫩政府手中。與法國不同,黎巴嫩與日本既沒簽訂司法合作協議,也沒有引渡協議。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長塞爾汗早就表示,黎巴嫩不會向外國引渡本國公民,但這並不意味著日本政府不會提出交出戈恩的要求。此前,日本曾向國際刑警組織提出抓捕戈恩的請求,但黎巴嫩方面表示,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紅色通緝令」存在程序漏洞,黎巴嫩會完成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要求的相關調查,並決定是否羈押戈恩或禁止他出境。圍繞戈恩的去留,預計日本與黎巴嫩還將展開一系列攻防戰,戈恩是否會再度淪為兩國博弈的犧牲品,將是今後一段時間的一大看點。

本報北京1月8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1月09日 03 版

點擊進入專題:

戈恩逃離日本

責任編輯:張義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