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下課暫停倒逼培訓機構線上轉型 穩住現金流成首要目標

  • A+
所屬分類:教育
摘要

  記者 | 柳書琪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校外培訓班的教學已全面暫停。儘管原本被視為進入寒冬期的在線教育填補了寒假期間學生的學習需求,但數量更多的線下培訓機構仍處於業務停滯狀態。

記者 | 柳書琪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校外培訓班的教學已全面暫停。儘管原本被視為進入寒冬期的在線教育填補了寒假期間學生的學習需求,但數量更多的線下培訓機構仍處於業務停滯狀態。

即使課程暫停,培訓機構仍面臨場地租金、人力成本等剛性開支,以及停課所帶來的退費風險。2月6日,成立13年的IT培訓機構「兄弟連」由於無法通過春節后招生盤活資金,最終以關停總部校區、遣散員工落幕。

新東方董事長俞敏洪在其個人公眾號上撰文稱,如果全部停課退費,新東方也將面臨關停風險,七八萬老師員工的生計將成為問題。面對這一特殊情況,將原本在線下提供的培訓服務轉移到線上,成為大多數機構的選擇。

據界面教育梳理,新東方(NYSE:EDU)、好未來(NYSE:TAL)旗下學而思、精銳教育(NYSE:ONE)、卓越教育(HK:03978)等多家機構已發布通知,將寒假班所有線下課程將全部轉為線上授課。授課老師、上課時間、上課內容均保持原樣,線下課程恢復時間將根據疫情發展情況而定。

將線下課程平移至線上的方案,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下培訓機構的現金流壓力。學而思培優教師王博告訴界面教育,他所教授的課程線上費用為每節150元,線下課程則為每節240元,差價90元。與全面停課退款相比,僅需承擔退費差價也使公司壓力驟減。

但轉型線上對各教育機構的線下團隊而言也並非易事,多個原本在線下課堂授課的培訓機構老師告訴界面教育,由線下轉型線上的過程並不容易。

王博坦言,習慣在線下授課的老師對於線上教學有一段適應過程。據他介紹,除了學習相應的技術和系統使用方法外,老師在上課前還需自行採購攝像頭、麥克風、手寫板等設備,事後公司再進行報銷。

新東方教師陳琦也向界面教育表示,線下課轉線上后,原本設計的課堂互動難以實現,需要臨時調整教學內容、重新備課。為此,新東方、愛學習、巨人教育等多家機構老師與員工均提前結束春節假期、加班「磨課」。

線上教學對直播平台的高度依賴也直接影響到了教學效果。多位轉型線上的老師向界面教育表示,線上直播系統不時會出現卡頓、掉線等狀況。「試用的時候沒問題,一上課就崩了。」新航道教師章敏說,「試用了兩家線上會議平台都是如此。」

據章敏觀察,由於缺乏互動,加上直播平台卡頓的干擾,在線上課學生更易走神。「在線還沒有辦法檢查筆記和作業,自主性較差的學生的學習效果也會受到影響。」王博也說道。

正因如此,並非所有學生都願意接受線下課程轉向線上。據陳琦了解,她所在的年級及學科退費情況較多,僅有少部分學生同意轉課。王博也表示,部分學生認為在線課效果不如線下課,在轉課之初出現了小型的退費潮。「但現在校內課程也都在線上開展了,學生對網課的接納程度也會有所提高。」他說。

此外,轉型線上也並不能解決當下培訓機構面臨的招生窘境。一位教育行業從業者告訴界面教育,現階段機構更注重維繫老生,招新生的難度很大。

儘管有諸多不便,線下培訓機構轉型線上也已成為既定趨勢。俞敏洪在其公眾號上表示,「不管怎樣,轉變總比坐以待斃好。」

有這一想法的不只K12(中小學課外輔導),早教托育、線下素質教育等高度依賴場地、師生互動的業態無奈之下也開始謀求轉型。一位早教機構從業人員告訴界面教育,在線早教在公司原屬於邊緣業務,但在疫情期間已轉型為主力業務。一位鋼琴培訓機構的老師也表示,儘管線上教鋼琴對教學效果有極大的影響,但受現階段形勢所迫,機構依然為學員提供了這一選項。

多鯨資本教育研究院負責人汪恆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倉促轉向線上的教育機構起初難免存在不適應、不熟悉的情況,但在適應了線上教學模式后,優質的教育機構未來或將實現線上、線下更好的結合與聯動。

(應受訪者要求,王博、陳琦、章敏為化名。)

編輯:朱紫瑛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