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關於今年的奧斯卡獎,有人很為《1917》感到惋惜,雖然這部電影得到了10項提名,但最終只獲得了「最佳音效」「最佳攝影」和「最佳視覺效果」3大獎項,其實,能獲得三項大獎,《1917》已經達成了預期,因為它採用了諸多創新方式,本就存在失敗的風險。

原標題: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關於今年的奧斯卡獎,有人很為《1917》感到惋惜,雖然這部電影得到了10項提名,但最終只獲得了「最佳音效」「最佳攝影」和「最佳視覺效果」3大獎項,其實,能獲得三項大獎,《1917》已經達成了預期,因為它採用了諸多創新方式,本就存在失敗的風險。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相對於其他電影採用的傳統呈現方式,《1917》最引人注目的三大創新,是它創造了生活場景的移情,提供了張弛有度的節奏,並展示了一個真實的世界。

由於三大創新,在119分鐘的電影里,觀眾並不會覺得枯燥乏味,只會隨著一鏡到底的畫面完成一次刻骨銘心的戰爭冒險。

戰爭—公路電影

《1917》採用了一鏡到底的呈現方式,這種拍法雖然少見,但並不算獨創。電影從假裝睡覺的士兵開始,兩位主角:英軍一等兵斯科菲爾德和布雷克和熒幕前的觀眾一樣,不清楚即將來到的挑戰是什麼就匆匆上路了。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展開全文

比起以渲染戰場血腥為主的傳統戰爭片,《1917》更像是以戰場為外殼的公路電影,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西線戰場作為旅途,主角們通過冒險完成任務,最終重新認識自我並重啟人生。

由於故事發生在戰場,比起公路片鏡頭中的枯燥或重複,英德兩軍全面對峙並無情廝殺的現實,讓導演實現了他的三個創新。

生活場景的移情

故事一開始,我們的目光跟著主角離開熟悉的營區,前往戰線。就在觀眾以為一切按部就班的時候,第一個情緒「突破口」出現了——被鐵絲網刺穿的手。那一瞬間,大部分人都會心中一緊,隱約感到手疼,這就是所謂的「移情」(Empathy),我們與電影主角的感情趨於一致,觀眾正式成為故事裡的主角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移情是沉浸式體驗的重要概念,作為人類獨有的,理解、感受他人體驗的能力,移情本身就有沉浸感(immersion),讓我們不知不覺地把自己投射入看到的對象中。

我們看過許多大場面的戰爭電影,無論是炮彈炸於身旁的刺耳聲音,還是迎面衝來大聲喊殺的敵人,作為生於和平年代的觀眾,很難想象那些電影想要表達的內容。

相較於「血肉橫飛」的血腥畫面,《1917》中「割手」這類「輕刺激」反而更能激起我們的反應,畢竟大部分人都有被東西割破手的經歷,為了讓這種體驗更為完整,電影大量使用類似的元素,比如地下碉堡的沙塵、刺眼的探照燈等等,使用生活中常見的元素,是導演建立生活場景的移情的法寶,也是《1917》的第一個創新。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張弛有度的節奏

《1917》採用一鏡到底的「玩家視角」,雖然從技術角度來說,它並非真的以一鏡到底拍攝而成,只是在表現手法上用特效剪輯製造出不間斷的感覺。不過,為了給這種呈現方式建立完整的感官體驗,《1917》在運鏡、角色互動走位,以及設計場景連貫性的時候,進行了大量不顯山不露水的安排,讓觀眾可以長時間跟隨主角行動而不覺得疲勞。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一般電影在交代故事的時候,通常會切換場景,用主、副線不同的情節來達到放鬆觀眾神經的作用,但一鏡到底的電影就缺少這個優勢,所以《1917》在拍攝時,在電影流程上下了大功夫,採用張弛有度、鬆緊交錯敘事步驟控制節奏,比如只要經歷傷亡,主角都會進入較為平穩的情緒或狀態,讓觀眾隨著主角喘一口氣,同時,在稍事休息的時刻,也能對角色的情感進行更多揣測,更好地投入電影。張弛有度的節奏,一方面讓觀眾不那麼累,另一方面,又加深了熒幕內外的聯繫。

真實的世界

《1917》之所以採用一鏡到底的拍攝風格,就是為了模擬現實,所以在電影呈現的很多方面,本片放棄了傳統電影的「金科玉律」,反其道而行之,為了塑造真實,大膽進行了取捨。比如主角的背景信息模糊,連演員的外貌都不出眾,此處正顯示了電影的良苦用心,兩個英軍一等兵本就不是大人物,他們只是殘酷戰爭中的無名氏,就像熒幕前的芸芸眾生一樣,只有平凡,才能讓觀眾毫無障礙地進入角色,把自己變成主角。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不過,平凡的主角並非一直陌生,隨著情節的推進,觀眾們對主角越來越熟悉,通過移情跟他們建立了情感共鳴。與此同時,其他的角色如車窗外的風景一樣,匆匆瞥過一眼就消失了,正如我們自己的生活,除了自己內心的喋喋不休,我們生活中的其他人終究只是沉默的過客。

《1917》用「展示」,而不是台詞或對白,達到了敘述的另一重境界。觀眾們通過自己的目光,結合自己的想法,真正進入了一場戰爭,彷彿親身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某場戰役。建構一個真實的世界,既是電影的真誠之處,也是它的成功所在。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1917》的價值

曾有觀點認為,將過去的戰爭加工、潤色,最終搬到大銀幕上,必然會面臨兩個問題:第一,電影要麼處處是爆炸,炮火連天,充斥著喊殺聲,內容千篇一律,毫無新意;第二,對主角英雄式的襯托和讚美,會讓人們對戰爭產生誤解,甚至激發某種對戰爭的渴望心理。

針對這兩個問題,《1917》作為期望創新的戰爭片,用電影本身做了一個優秀的回答,《1917》的劇情並不歌頌「我方偉大」,也不刻意勾勒「敵軍殘忍」,反倒用生活場景的移情、張弛有度的節奏,以及真實的世界,向我們「展示」了戰爭真相,使我們自覺生出一股關於戰爭的悲憫看法。

身臨其境的戰爭:電影《1917》的三個創新點

夾雜著史實與情懷的《1917》,讓觀眾走入了世界大戰里的某一天,我們就像兩個士兵一樣,並不清楚一路上會遇到什麼,作為普通人,我們沒有刀槍不入的法寶,沒有大無畏的英雄精神,最後甚至連軍糧和武器都沒了,只能抱著忐忑的心,在樹林中唱著歌,一起走過眼前的殘酷。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