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 A+
所屬分類:體育
摘要

  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東京、神奈川、埼玉、千葉、大阪、兵庫、福岡七個都府縣進入緊急狀態,實施時間持續到5月5日。

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東京、神奈川、埼玉、千葉、大阪、兵庫、福岡七個都府縣進入緊急狀態,實施時間持續到5月5日。

很顯然,新冠疫情不僅讓今年最大的體育盛事2020年東京奧運被迫延期,對於整個日本的負面影響還在持續。

第一時間,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了多位在日工作定居的中國人,他們大多從事旅遊、民宿行業,還有公司老闆和上班族。在奧運延期的背景下,希望透過他們的視角還原疫情下普通人的生活。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房租一直在支出,資金鏈會很快斷裂

「我來日本20年了,從來沒有遇到過(政府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在東京生活的魯先生從事簽證辦理的工作,同時在東京和福岡兩地還經營房產中介。

在他看來,旅遊旺季加上奧運原本會帶來巨大的人流,但現在因為疫情很多相關業務都進入了停擺狀態。

「簽證方面,日本政府宣布所有的簽證辦理可以延後3個月,現在一般人不會再來湊這個熱鬧了,滯留在日本的遊客也可以繼續停留;自己的生意而言,我們公司大部分都是中國籍的員工,我們對疫情更加敏感,3月27日開始已經全部放假……」

對於東京奧運的延期,雖然只是推遲了一年,不過對於很多期望著依靠東京奧運盈利的中小企業主,依然是一道坎,按照魯先生的話說:很多人恐怕等不起。

「房租、人工每個月都在發生。在日本,房東不太會給你減免租金,如果規模大一些的店鋪,根本頂不住。疫情來的突然,這種變故並不在之前的預期中,現在沒有生意,支出的部分一直在支出,資金鏈很快就會斷裂……」

魯先生拿自己的公司打了個比方,「福岡那邊看房量、業務量降了一半,東京這邊比起之前減了有80%;現在東京的辦公室每月要支付超過60萬日元的房租,像我這樣的都感到很吃力,更別說一些更加依賴人流的餐飲店了。我一個朋友1月份剛剛在東京開了新店,現在只能讓員工輪班,但也根本沒有生意。」

類似情況如今在日本已經是普遍現象,為了東京奧運,很多相關行業提前蓄勢、先期投入,但疫情的發生和奧運的延期讓他們不得不面對一個騎虎難下的現實。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一些合作民宿減薪達到20%

上海人KIKI兩年前來到日本大阪,和多家民宿實體進行合作,進行民宿的資訊和銷售工作。

「雖然大阪不像東京那麼火爆,但預期中,今年一整年都會是旺季,先是櫻花季,然後是奧運,很多客人提前一年都預訂了,還有一些媒體記者來預訂民宿,一訂就是一個月的樣子……」

「年前奧運期間的時段已經被訂掉了60%(的客房),畢竟這還不是在東京,按照正常情況(沒有疫情),之後可以達到90%,其實日本旅遊旺季都可以達到這個數據。」聽上去,這本該是民宿業賺得盆滿缽滿的一年,然而現在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所有預訂的房間都退訂了,疫情剛剛爆出的時候,就有很多客人退訂,對於沒有及時退訂的客人,我們也主動聯繫了對方,畢竟你不知道之後情況怎樣,奧運是不是會如期舉行。我們也要考慮一些客人他們到底從哪裡來日本,所以只能全部退訂,並且全額退款。」

這種局面帶給相關經營者的壓力可想而知,KIKI坦言對於日本民宿業是一次災難性的打擊,「很多(為迎接旺季配備的)臨時員工都辭退了,至於在職的人員,據我所知,一些合作的民宿減薪達到20%。」

「其實最艱難的是開店的民宿主,前期投入很大,現在很多已經揭不開鍋了,有的甚至沒有辦法堅持下去,只能倒閉、轉行。」KIKI因為自己還有其他生意,生活暫時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但言語間還是流露著些許悲觀。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4月2日,民眾參觀東京奧運會聖火火種燈。新華社 圖

大家都是貸款,指望靠奧運賺回來

和民宿相似,在日本的跨境支付業務也需要海外遊客尤其是中國遊客的支撐,定居福岡的閆浩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就直言不諱,「線下支付現在幾乎沒有了,因為遊客沒了,這塊業務也就沒了。」

閆浩的公司SmartWe株式會社是一家從事軟體互聯網服務的IT公司,目前是微信跨境支付在日本的機構服務商,沒有了遊客,後果可想而知。不過和國內情況相似,線下場景遇到困難時,線上的服務反而得到了刺激。

閆浩介紹,線上主要是通過跨境商城進行消費支付,消費者不用到日本就可以購買商品,再由商家通過物流配送回國內。

「目前線上這部分業務增加了50%左右,還有一些新的商戶在接入,之後還會有一個較大增幅。」

當然,受制於當下物流航班的影響,配送成本也在增加,閆浩表示如果物流影響繼續加大,線上業務也會出現問題,一切都不能太過樂觀。

「航班減少了,每公斤物流的費用就會增加,比疫情之前應該增加了40%到50%,而且現在物流時間上也被拉長,過去幾天到一周的物流周期現在可能拉長到一個月。」

作為公司社長,閆浩看得比很多人要遠,目前奧運確定延期,閆浩預想中,那些曾經可以借勢奧運的業務拓展都只能來年再說了,「因為我是做微信支付的服務商,原本騰訊肯定會針對中國遊客推出很多活動,比如支付的大禮包、促銷的紅包等,對於商家也會有一定的補貼和活動,類似服務會很多。現在奧運延期了,中國遊客也過不來了,這些只能先放一放了。」

閆浩說奧運延期符合廣大日本民眾的訴求,但和其他幾位受訪者一樣,他認為那些和奧運直接產生聯繫的商家現在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緣。

「對於涉及到奧運周邊(產品和服務)的企業主,影響太大了,很多都是從銀行貸款擴大生產,指望著靠奧運會賺回來,現在怎麼辦呢?如今發布了緊急事態宣言,說明情況更嚴峻了。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東京的商場關門了。

暖心,這是中國人的團結

4月7日,也是溫女士最後一天上班的日子,在獲悉政府即將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后,她在東京任職的不動產公司決定讓員工放假,停工期間拿原工資的60%。

事實上,溫女士供職的公司還頗有人情味,之前考慮到學校、幼兒園因疫情停課,如果父母雙方都工作無法照看孩子的話,公司為員工提供了保姆緊貼——即家裡請保姆一次,公司負擔2200日元,一年最多可以補貼56萬日元。

不過溫女士沒有申請補貼,「主要是在日本沒有請保姆的習慣,另外公司還不是全額負擔保姆費用。」溫女士很實誠,這是一個上班族最真實的想法,對於奧運,溫女士也沒有太多的關注,但生活在東京這座城市,她能感知疫情給周遭帶來的改變。

「奧運延期?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現在這個情況只能延期。前幾天六本木的一座大樓發現一個新冠病例,現在這個綜合性的商場整個關閉消毒;我們午休去外面用餐時,很多餐廳也都關門歇業了;還有口罩、廁紙出售的超市,都在採取限購,每個超市情況不一樣,一般一人只能買一袋(口罩),一袋12個……」

值得一提的是,身處海外,但中國人的團結互助還是讓溫女士感到暖心。

此前她的口罩快用完了,在日本的浙江商會第一時間給她發放了100隻一次性口罩。據她介紹,在日的中國留學生也得到了中國大使館的幫助,大使館為有需要的中國學生每人提供一個「健康包」,裡面包含口罩等防疫用品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延期不會衝擊日本經濟

儘管從事的職業、身處的城市乃至奧運的關注都不盡相同,但當下他們都被捲入了同一個命運漩渦中。

KIKI表示沒有什麼更好的應對措施,當下只能等待;溫女士提及日本政府已經出台政策幫助收入較低的人群,但自己並不在內,「據說5000萬家庭中大概只有1000萬可以拿到補貼,差不多是現金30萬日元吧。」

作為企業直接經營者,魯先生正在申請政府相關的企業補助。據他介紹,日本政府撥出了一筆款項,用於扶持中小企業,具體的方式是以無息貸款的方式發放給企業,幫助企業維持生存、渡過難關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申請企業補助的文件。

「具體的條件是公司業務相較去年同期減少至少20%,而未來兩個月也要減少20%以上,根據公司規模貸款最高金額為1億日元,但肯定不會拿到那麼多,能不能申請上也是一個疑問,畢竟誰也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關於這一屆遲到的奧運,這些在日生活、身處其間的中國人也都還充滿期待,魯先生承認自己對於現場觀賽沒有太大興趣,「從生意人的角度,這個行為性價比不高,我可以通過電視收看東京奧運。」

與此同時,他更看重確定延期后,奧運會對經濟層面帶來的正面刺激,

「我從來不相信延期會對日本經濟產生多大衝擊,日本經濟發展了這麼多年,並不需要依賴一屆奧運會來提振。相反延期后,多出來的一年,倒是可能給相關行業帶來更多預期。 」

疫情下的在日華人:見證奧運延期 首遇緊急事態

奧運郵票更具收藏價值了。

「一些概念依然可以去炒,況且2021年舉行奧運會,距離2025年世博會(大阪)更近了,從投資角度看,投資回報的周期更加短,更值得去投資了。」

閆浩此前購買了東京奧運會的紀念郵票,因為奧運延期,他覺得手中的郵票更具收藏價值了,「限定100萬枚,國內很多人都在託人代購,這是奧運歷史上第一次被延期的奧運會,還是很有紀念意義的。」

疫情肆虐、奧運延期,但生活還將繼續,受訪的每一個人都希望疫情能在未來幾個月結束,讓他們的工作和生活重新趨於正常——「當下健康是最重要的,熬過去就勝利。」魯先生最後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李壽康先生對本文亦有貢獻)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