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單車CEO楊磊:和戴威關係挺好 但不聊合併

  • A+
所屬分類:科技
摘要

  來源:界面  作者:柯曉斌  哈羅單車與ofo之間的「內戰」一觸即發。

哈羅單車CEO楊磊:和戴威關係挺好 但不聊合併

哈羅單車CEO楊磊

來源:界面

作者:柯曉斌

哈羅單車與ofo之間的「內戰」一觸即發。

昨日,哈羅單車正式宣佈上線「全國免押金」服務,螞蟻金服副總裁、芝麻信用總經理胡滔出馬為其站台。

同樣在昨天早間,ofo官方宣佈完成E2-1輪8.66億美元融資,由阿里巴巴領投,灝峰集團、天和資本、螞蟻金服與君理資本共同跟投。兩家共享單車搶著上頭條,忙壞了各自的公關。

「公關戰」雖未直接開打,但逐步脫離滴滴、急於加入阿里陣營的ofo,和哈羅單車遲早必有一戰。誰會是親兒子?誰將淪為棄子?或者,它們會合併麼?

哈羅單車CEO楊磊表示,和戴威關係挺好,也一起交流行業發展,但合併話題從未談過。並表示,目前合併不在考慮範圍內,或者說沒時間想它。

進擊的哈羅單車

自今年1月以來,哈羅單車就開始試探性的在北京投放單車,對一線城市的野心可見一斑。

哈羅單車雖然2016年11月才入局,在資本上卻可以和雙寡頭摩拜、ofo一較高下。不久前,界面新聞從接近哈羅單車的知情人士處瞭解到,哈羅單車最近一輪10億美金融資已落地。昨日,楊磊也從「免押金需強有力的資金支持」側面印證了哈羅單車的新一輪融資。

去年12月份,ofo陷入融資困境,摩拜也爆出挪用用戶押金的傳聞,二者都在資金鏈上出現不同程度的問題。哈羅單車藉機逆襲,連續獲得兩輪融資,總額超過33億元人民幣,以阿里「親兒子」的身份加入共享單車戰局,和摩拜、ofo呈三足鼎立之勢。

不過,哈羅單車因入局較晚,只能選擇「農村包圍城市」的打法切入賽道。彼時,在一線城市主流戰場上,摩拜、ofo為搶佔市場,正進行價格激戰,成為頭部玩家。

這也導致了哈羅單車在品牌知名度,市場聲量上相對較小。不過,隨著融資體量的不斷擴大,這個新晉的頭部玩家野心也慢慢浮現,急需完成新的卡位,為即將到來的「終極殺」做準備。

一位和摩拜和ofo都有接觸的投資人表示,隨著牌桌上的玩家數量減少,2018年,「收入」將是共享單車這個賽道的主旋律,價格戰或已結束。

與之相對應的是,摩拜、ofo都取消了「1元包月」的月卡,將月卡調整為20元包月。不過,哈羅單車執行總裁李開逐在接受界面記者採訪時表示,「戰爭」依然會是2018年共享單車賽道上的關鍵詞,不過相較於去年,今年的戰爭會更加理性。

此前,在市場上異常謹慎的哈羅單車,2018年伊始,便開始動作頻頻。

昨日下午,哈羅單車宣佈全國推行信用免押金。而此前,在摩拜、ofo都歇戰時,哈羅單車並無休戰之意,先是試探性的在北京投放,而後繼續推行「1元包月」,狙擊摩拜和ofo。

其目的很明顯,繼續通過價格戰搶佔市場,彌補市場佔有率的不足。「我們也有在一線城市佈局,不過不是重點,2018年,會加大運營力度,在政府的指導下有序開展運營。」哈羅單車COO 韓美說。

市場、營收,哪個處於優先級?從戰略上,這是眼下哈羅單車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儘管楊磊表示,2018年,哈羅單車重點是發展,修煉內功的同時更好的傳遞品牌、提供更好騎的車。李開逐頁表示,希望在用戶規模的基礎上追求健康的營收。

但從哈羅單車今年以來的動作來看,短期內的答案已經很明顯。不過,不管如何,彎道超車的哈羅單車,已成為ofo最為直接的對手。

擁抱阿里的ofo

「阿里一直想要的是ofo,哈羅單車不過是在阿里在求ofo不可得的情況下,選擇的棋子。」一個禮拜前,ofo內部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

彼時,ofo剛剛通過資產抵押的方式拿到阿里17.7億元的借債,代價是ofo幾乎將其旗下的單車全部抵押給了阿里,未來一年內,ofo必須悉數償還這17.7億元的借債。

此前,一位不願具名的律師對界面記者分析,如果ofo持續虧損,估值下滑,將其剩餘的車輛拍賣依然無法歸還阿里的錢時,阿里就能和其他小股東一起和滴滴談判,將對ofo的債權轉為股權,增加在ofo的股權,甚至成為控股股東。屆時如滴滴不接受,那麼ofo將只剩下空殼。

「ofo故意接受阿里這筆錢,對ofo而言,可以聯合阿里反制滴滴,同時,阿里有可能破局,迎來新局面。」與摩拜和ofo都有接觸的投資人分析。

確定的是,隨著這筆債權融資的推進,阿里已經破局,並接近阿其夙願——主導ofo。於此同時,ofo也正慢慢掙脫滴滴的束縛,無限靠近阿里。

這次交易,阿里圖謀已久,ofo則迫不及待。

對於阿里而言,雖此前已入局ofo,但苦於入局較晚,並沒有太多話語權。而同為共享單車的另一頭部玩家,摩拜早已站隊騰訊。雪上加霜的是,在1公里短途出行場景上,沒有王牌在手的阿里,隨著滴滴、快的合併,滴滴加入騰訊陣營後,在網約車市場上,阿里也沒有代言人。

作為高頻、痛點、剛需的現象級入口,共享單車市場是阿里和騰訊,在佈局「徵信體系」、「推廣移動支付」體系的必爭之地,同時,也是切入「大出行」領域的絕佳機會。

對於阿里而言,ofo的戰略價值不言而喻。

同樣,因和其機構大股東,並擁有一票否決權的滴滴矛盾公開化後,ofo在融資市場上,遭遇了很長的「沉默期」,舉步維艱,通過債權進行融資的方式也將其資金上的困境顯現無疑。

拿下阿里17.7億人民幣的債權融資,ofo解決了燃眉之急,對於眼下急於加入阿里陣營的ofo而言,它將迎來屬於它的下半場,如果說,上半場是和滴滴、摩拜的較量,下半場將是和阿里、哈羅單車之間的博弈。

ofo和哈羅單車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誰會是棄子?

原本迷霧重重的共享單車市場,隨著阿里的破局,戰局逐漸明朗。

在單車牌桌上,頂層是阿里和騰訊的角力。作為摩拜的最大機構股東,同時,滕訊手中還握有滴滴這張王牌。而阿里也通過成功加碼ofo,相較之前,手上多了些籌碼。

而在阿里和騰訊之下,是摩拜、哈羅單車、ofo,滴滴的多方角逐。

在哈羅單車逆襲之路上,「阿里系」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作為永安行低碳科技(下文簡稱,用安行)的資方,在永安行和哈羅單車合併後,永安行的無樁單車品牌交由哈羅單車統一運營管理。

歷史或將再次重演,主角是阿里,不過配角變成了哈羅單車和ofo。是繼續加碼ofo,還是大力發展哈羅單車,抑或是兩者並存?這是阿里不得不做的選擇。

目前來看,哈羅單車和ofo,雙方優劣勢都很明顯,或可形成互補。

《中國企業家》援引螞蟻金服人士消息稱,「ofo想要拿到阿里的資金,必須免押金,有計劃、有控制的對現在的運營計劃做調整,改變粗放模式」。2017年上半年,為了圍剿摩拜,ofo進行閃電戰,大量鋪車。

此前,和摩拜與ofo都有接觸的投資人對界面記者表示,因為是大學生創業,ofo在團隊管理上很不成熟。他的說法,早已在和滴滴矛盾公開化時便得到驗證。「和滴滴矛盾公開化,會讓資方對ofo變得非常謹慎。」

反觀,哈羅單車,整個團隊更穩定,也鮮有負面。同時,相較於ofo每個月接近3億元人民幣的運營成本,哈羅單車的運營更佳精細化。「每一台車每日運維成本只有0.3元,折舊成本是0.6元,總共0.9元,意味著每台車每天收入1元錢就能盈利。」楊磊說。

不過,主打二三線城市的哈羅單車,和在一線城市已經運營許久,並大量鋪車的ofo在市場上差異化上可以形成互補。

若想在這場和ofo的競賽中,拿到更多話語權,對於哈羅單車而言,2018年,將是關鍵一年,而一線城市的主流戰場是其必爭之地。

收復「失地」的戰役即將開始。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