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學有多難上:要北京戶口 要排一夜的隊

  • A+
所屬分類:教育
摘要

  文 | 經濟觀察報 田進  走過十二樓一條昏暗的過道,兩側夾雜著影視文化公司、攝影室等,沒有多餘的廣告牌或宣傳海報,打開一道貼著「快樂五十大學」標誌的單扇門,裡面不足百平米的地方便是位於北京的「快樂50」老年大學教室與辦公地。「快樂50」老年大學校長黨越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考慮到租金、員工工資等經營成本,這是當前大多數民營老年大學所不得不面臨的現狀,只能在課程設置、服務上做努力。公辦老年大學可能有著更好的地理、環境等優勢,但兩者都面臨各自的難題,各有優劣。

文 | 經濟觀察報 田進

走過十二樓一條昏暗的過道,兩側夾雜著影視文化公司、攝影室等,沒有多餘的廣告牌或宣傳海報,打開一道貼著「快樂五十大學」標誌的單扇門,裡面不足百平米的地方便是位於北京的「快樂50」老年大學教室與辦公地。「快樂50」老年大學校長黨越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考慮到租金、員工工資等經營成本,這是當前大多數民營老年大學所不得不面臨的現狀,只能在課程設置、服務上做努力。公辦老年大學可能有著更好的地理、環境等優勢,但兩者都面臨各自的難題,各有優劣。

20世紀八十年代,老年大學開始興起並主要面向離退休幹部,此後,招收對象開始覆蓋更多的普通老年人。近幾年在老年大學「一座難求」的新聞頻發下,老年大學的稀缺性開始被注意到。中國老年大學協會的數據顯示,當前國內現有7.6萬餘所老年學校,包括參與遠程教育在內的老齡學員共有1300萬餘人。作為對比,當前中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約2.49億。供需間的嚴重錯配讓一些城市提出了極為嚴格的入學資格審核,比如多家北京公立老年大學要求入學者需要有北京戶口。

2016年10月國務院便發布《老年教育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擴大養老教育資源供給,擴展老年教育發展路徑,加強老年教育支持服務,創新老年教育發展機制,促進老年教育課持續發展。

在黨越看來,在老齡化趨勢以及供需兩端面臨不同的境況下,解決供需矛盾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熬夜排隊、拼手速

10月17日下午1點25分,離下午的繪畫班開課只有五分鐘,北京市東城區老年大學入口處已停有十餘輛老式自行車,這些大部分來自於上課的學生,更多的學生則提著一個深色布袋,裝著自己的繪畫作品以及上課所需材料從各個方向匯入學校並走向各自的教室,提前抵達教室的學生已開始詢問教師自己作品的不足以及如何改進。

其中一位學員陳梨向經濟觀察報介紹,「現在秋季學期開學已有一個多月,而這個上學機會是自己等了一年再經歷一番『爭奪』而得到的,現在還有很多符合條件的只能排著隊,等有名額空缺。每年春秋季報名期,前來諮詢或報名的老人,熱鬧時能從教務室開始排上十餘米的隊伍(只支持線下報名)。」

記者就入學諮詢了北京多家公辦老年大學的招生處,多數表示現在大部分課程已處於報滿的狀態,要想入學,需有北京戶口並在下一個報名期有班級空缺名額。只是書畫、攝影等課程的學制多數在1-3年,需等他們畢業或是中斷學習才會有新的名額,因此一些熱門課程確實比較難排上。

不僅在北京,為爭取一個入學名額,老人熬夜排隊、拼網路報名的點擊手速等現象也在多地上演。在成都老年大學,學校招生數預計是2000多人,實際報名的卻有兩萬多人;在上海,個別老年大學辦學點出現老年人凌晨三四點鐘排隊報名。

黨越表示,導致這類怪象一方面是現在需求端的老年人對於老年教育越來越重視,同時老齡化趨勢下空巢現象出現在越來越多的老人家庭。做老年大學的本質其實更多是做老年社交,通過共同學習葫蘆絲、舞蹈等形式形成一個交際圈,最終給老人一種社會歸屬感。

2018年12月,60+研究院發布的《中國老年教育行業研究報告》也揭示,對老人而言,技能的提升和學歷文憑的獲得已無太大意義,與社會的接觸、豐富充實晚年生活才是其主要目的。

陳梨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寒暑假需要帶孩子沒時間,但平時除了接送孩子上學、買菜,一天真的無事可做。退休后整個人瞬間就空落了下來,但又不能像家裡的老頭一樣在小區里下棋、打牌。因此就開始盯上了老年大學。自己報了3個班,一周三次課,半年下來學費不到1000元。

黨越向記者介紹,在自己的三所老年大學共500餘位老人學員中,女學員佔到80%以上,寒暑假是報班上課的淡季,平時則趨於一致,學員的年紀主要集中在50-65歲。

只是,《中國老年教育行業研究報告》也顯示,老年人對老年教育的熱情雖高,但其支付意願仍較低。在黨越眼裡,也是導致民辦遲遲發展不起來的原因之一。

黨越介紹,一方面,市場上公辦老年大學數量已是很少,班級爆滿、學員流動性低的現象屢見不鮮主要在於其收費低、課時長,一門課的學制能達到三年,半年一個學期只收300元;民辦老年大學一門課學制在5-8周,收費500-1000元,鋼琴等一對一的課程則在3000元左右,場地、師資也沒法和公立老年大學比,民辦老年大學還要考慮租金、師資薪酬、運營人員等成本。因此民辦老年大學常常招不滿學員,同時還掙扎在盈虧平衡線無法擴大規模。民辦老年大學屈指可數也就不難理解了。

在此背景下,近幾年,多省市提出加快老年教育的發展。2019年3月湖南省印發《湖南省老年教育發展規劃(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湖南省全省縣級以上城市至少有一所老年大學,60%的鄉鎮(街道)建有老年學校,30%的村(居委會)建有老年學習點,經常性參與教育活動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總數比例達30%以上。

黨越表示,公辦老年大學肯定沒辦法快速的拓展,而民辦得不到如民營養老機構類似的的補貼或優惠,盈利情況也不容樂觀,新的人遲遲不願進來,進入的人也沒辦法繼續拓展規模。

盈利難題

身著各色旗袍、戲劇服、晚禮服走過紅地毯,拉二胡、吹葫蘆絲、彈鋼琴的表演一個接著一個,每年的年終活動,上百位爺爺奶奶級別的學習匯演儼然一場大型文藝演出。

從2016年開始,黨越便走著一年建一所校區的步伐。在擴張的同時,模式的可持續性成為了她的新的擔憂。

黨越表示,公司成立四年以來,一直處於虧損中,當下一個月總收入也就小几十萬。而規模擴張下,門店運營人員、師資、租金等成本都在上漲。老年人的消費能力又有限,為支持學校持續的運營,課程定價只能是按微利來做。

黨越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一方面,老年教育不同於學生培訓機構,老年人會對培訓提很多要求、易較真,管理不容易,很多服務人員堅持不到半年就離職了,市場上有此方面管理經驗的人才十分稀缺;另一方面,為了吸引老人報名並形成口碑,我們只能去提供各種附加服務以及開設各類特色課程,如旅遊英語課、美妝課並組織老人集體出國游。

「現在開辦老年大學的門檻很低,只需在工商局註冊即可。只是如果僅僅當作一個生意來做,但凡是一個有頭腦的商人,擁有同樣的資本、資源,肯定選擇會更掙錢的行當。」黨越表示。

不過,黨越對老年大學未來的發展依舊充滿信心,她表示,老人有巨大的多潛在需求和消費能力,更早進入這個行業、早去摸索,積累經驗,當需求真正爆發的時候,民營老年大學會得到更多的重視,公司長久的品牌價值也會突顯出來,未來行業內一定會出現老年教育的新東方。在她的預計里,公司將在2019年當年能做到盈虧平衡,未來幾年內也將收回全部的投資。

責任編輯:潤琰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