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原標題:重慶煙草稽查人員「偽裝」去暗查,被查者:講裝,你們才專業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前往煙店瞭解情況。

原標題:重慶煙草稽查人員「偽裝」去暗查,被查者:講裝,你們才專業

春節臨近,香煙俏銷,蠢蠢欲動的煙販子頻頻以身試法。他們以為,制假、發貨、送貨、匿贓及銷贓,各環節都已經偽裝得近似完美了,狠撈一筆是鐵板釘釘的事。

殊不知,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的堅強後盾是國家和人民,他們的職業就是跟煙販子比誰更會裝……

本週一(22日)子夜,重慶主城一幢安置房小區居民樓,4個偽裝成睡衣男的煙草稽查執法人員,突然現身假煙匿贓窩點。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亮證執法。

「要講裝,你們才是專業的。「這次較量的輸者——涉案老闆指認現場時,對執法人員說出真心話,該案涉案金額40多萬元。

擅長偽裝的低頭族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為保證通訊暢通,稽查隊員購買了大容量充電寶。

最近,上游慢新聞-重慶晚報記者採取伴隨式採訪,見證了煙草稽查執法人員的高超偽裝術。

25日中午,江北區五里店小有名氣的「黑娃夜蹄花」大排檔,著便裝的張強等4個煙草稽查執法人員,夾著肥而不膩的蹄花沾著紅油調和,大快朵頤。他們落坐的地方,是刻意挑選、無其他顧客的三樓,訴說辦案得失、聊著兄弟情。

辦案後吃江湖菜,是去年6月以來他們的不成文規矩,買單者流輪轉。去年6月1日,重慶煙草稽查總隊創新整合執法資源,抽調全市區縣稽查精幹人員,組成「百人團」稽查假煙、暗流煙等違法行為。張強等人,正是「百人團」中的精英。

上週二(16日),張強這組執法人員,得到一條情報:有個假煙販子是福建人,在長壽區有個家,其妻子為當地人,孩子正讀幼兒園。晚飯後,此人可能會攜妻兒,去當地一家商場的遊樂場翻斗樂陪娃兒耍。此人長啥樣?情報不明。慶幸,關於此人身高、髮型及戴萬國牌手錶的信息準確。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跟蹤假煙販子偵查車要十分小心,稍有不慎就會暴露,稽查隊員經常採取迂迴跟蹤減少暴露。

情報還說,次日晚8時,此人會在遊樂場出現。張強對情報反覆梳理後,讓低頭族馬力接近對方。

馬力,相貌普通得像丟在沙灘的一粒沙,費盡眼力都找不到他。他的上衣口袋,隨時都鼓脹著,裡面是手機和小磚塊大的超級容量充電器,低頭族是給他人的強烈印象,更是他高超偽裝術的障眼法。

這次,他的任務是拍下此人相貌,助行動組進一步精準打擊。

傍晚6時許,翻斗樂外的家長休息區有一排靠牆的長椅,家長可隨時起身招呼自己的孩子。馬力頭戴耳機,一邊聽有聲小說,一邊用餘光觀察來者。他無法知道這個福建人的大致年齡。符合情報描述的身高者太多,髮型也可能變。搜尋戴表者是有效方法,然後,再從戴表者中找到戴萬國牌手錶的人。

等待對常人來說是寂寞的,但對馬力來說,他擅長的就是等待。期間,他有意無意地對著那群耍得歡的娃兒喊,「兒,你小心點,不要跑,隔會兒摔到,會疼。」「你小心點嘛,剛才跟你講了,啷個就當耳邊風了喲。」……

當然,低頭族更多時候是低頭。他在手機上快速瀏覽萬國牌手錶的各種款式,尤其是外形。還故意打開微信,發現場拍的孩子們玩耍照片。微信允許自己給自己發照片等信息,他就這樣幹。此舉,是他把自己裝進陌生角色時,摸索出防信息洩漏的安全方法。

晚8時,戴萬國手錶的男人沒出現。馬力發了一個流口水的微信表情給張強,它是繼續等待獵物的暗號。20分鐘後,他的視線在佯裝看孩子時停頓了一下,只有他知道獵物現身了。

當時,有個男的戴萬國手錶,40多歲,髮型與情報中的大致相同。隔著圍欄,他和妻子正安慰剛摔倒的兒子,他操一口夾雜福建口音的普通話。

很巧,另一個孩子跳到圍欄旁。馬力立馬變成戲精。

他走過去,對孩子招手,「兒子乖,待會我給你買可樂。來來來,我給你照張相。」一連串的話說出,被喚作兒子的男孩子最初有點詫異,但買可樂的誘惑讓他無意識地向圍欄靠近了些,揪住此時機,馬力用手機拍照。看似對著男孩拍,其實鏡頭對準福建男子。

這是稽查組第一次得到了涉案人的近照。外圍組員,按調整後的戰術悄無聲息設伏。每個人的手機裡,都有了福建人的近照。

跟車是個技術話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用望遠鏡觀察遠處的假煙販子動向。

夜色中,商場外人流如織,旁人覺得再正常不過了。

距商場對面公路邊,有輛轎車,車內後排的馬力清楚:商場車庫出口,有個提購物袋等同伴駕車出庫的人;商場大門外,有個穿快遞員工作服的,懷抱紙箱,等著營業員來取件;他坐的轎車旁,有個穿代駕背心的,正在攬客——他們都是他同事。

穿代駕背心者叫羅兵,駕車技術一流,談吐像個耍娃,跟車跟人從未失手。

臨近晚9時,福建人的車從車庫開出,車內有他的妻兒。羅兵很自然地閃身進了馬力坐的轎車,若即若離地咬住對方的車。

長壽城區的主幹道上,福建人開車像在發神經。車少時,要麼開得很慢,要麼就靠在路邊過一兩分鐘再走;車多的時候,偶爾別車插隊,甚至毫無徵兆地提速駛入相向車道。此人的反常舉動越多,羅兵的心就越踏實,他知道跟對了獵物。

跟車過程中,羅兵選擇性地記牢了福建人所開小車的尾燈形狀、位置、亮度及車牌尾數。他憑這樣的記憶方法,就算相隔10多輛車,福建人的車也無法在車流中把他甩掉。

福建人的車在城內發了20多分鐘「神經」後,駛上高速公路。這種狀況,從跟車技巧來說是個非常大的挑戰。理由是,目標車如果在路口或臨近下道口,突然停下不走,跟蹤車只能硬著頭皮往前開。不這樣幹的話,狡猾的目標車司機會立即發現被跟蹤。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為便於偽裝,稽查隊員將衣服剪爛,穿在身上扮演乞討者。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

 

擔心什麼來什麼!臨近晏家收費站下道口,福建人的車停在分道口的安全島上。更讓人抓狂的是,他還下車往來車方向張望。羅兵的車就在500米外,正快速接近。

他知道,不能停車,於是正常驅車前行。兩車相會時,他連餘光都沒看福建人一眼。

情報繼續傳來,福建人的目的地是主城。當晚,他會遙控指揮3箱用快遞紙箱偽裝的假煙,用長途汽車運到龍頭寺。情報還說,福建人用這3箱貨投石問路。

憑職業經驗,羅兵斷定福建人會順高速路江北收費站進主城。羅兵還揣摸,福建人雖幹不法勾當,但從他陪兒子耍翻斗樂的事看,他還不至於瘋狂到把同車妻兒當作逃避打擊的棋子;第二天,福建人應該是送孩子到主城上幼兒園。

張強和另一個組員,快速往龍頭寺長途汽車站集結。羅兵把車停在收費廣場的陰影角落,怠速不熄火。

約20分鐘,福建人的車果然駛出收費站。

隔牆有個不睡人

在駛往主城的路上,福建人的車沒再發生突然停車等異常。

在龍頭寺長途汽車站,張強和同事按各自位置,等待3個快遞紙箱在客車行李艙露面。

作為組長的張強,眼神如炬。在部隊他是偵察兵,在邊境叢林裡時常隱蔽10多個小時,地下挖個坑,頭頂樹枝匍匐不動,敏感性強和制定臨場戰術是他強項。

吻合情報特徵的客車進站了,旅客們各自把行李搬走。張強發現,所有行李中根本沒有紙箱。他很鎮定,發信息給羅兵,問:福建人到什麼地方了?羅兵回話,剛上渝魯大道。

這下張強的心裡有數了。原來,這輛客車未進站前,他便在一群三輪摩托車司機和羊兒客中晃蕩。他的職責是堵住這個接貨人可能逃跑的主要路口,擇機跟蹤,為深挖出福建人投石問路背後,那些更多的假煙打基礎。他心裡有數的原因,是晃蕩中他聽到有個三輪摩托車司機羨慕地講,有個兄弟伙接了筆大業務,替人送3個行李箱,價格是200元。

一個三輪摩托車司機靠近客車行李艙,拖出3個行李箱,塞進後座,一溜煙消失在夜色。

繼續跟福建人的車?還是跟三輪摩托車?在僅有這輛辦案車,且情況很緊急的情況下,更考驗張強的智慧。

戰機稍縱即逝,張強用微信給組員發了一個字母「B」,然後鑽進一輛路邊出租車。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換上拖鞋,前去監視假煙販子。

「B」是未到汽車站時,他和這個組員臨時商定的另一個行動代號,指B計劃,表示若情況突變,他會立即坐出租車跟蹤,組員選擇坐摩托車尾隨而來,彼此交叉跟蹤。坐上出租車後,他發了一個車牌號,很快,他從後視鏡裡看到了組員搭乘的二輪摩托車。

三輪摩托車開得不快,停在了唐家院子輕軌站附近的那棟小區門外。3個行李箱不好拿,司機把其中1個行李箱暫放小區保安亭,拖著另2個行李箱進了一幢居民樓電梯。這讓張強內心狂喜,他知道跟蹤遇到了菜鳥。後來的情況表明,沒這麼簡單。

他戴上耳機,故意把手機捏著手裡,佯裝在小區跑步後回家的業主,跟司機上了電梯。電梯停下時,張強愣了,整層樓是家私人賓館,老闆把各套房隔成小間。司機對這裡似乎有點熟,逕直通過前台,往巷道那頭的方向走去。

「你找哪個?」他正欲尾隨,被前台老闆叫住。

「有房沒得?我想先看下房間。」他出於職業本能,隨口回答。

對話間,巷道那頭的司機已從張強視線消失。老闆找到一串房門鑰匙,起身帶路時,司機已出現在巷道。從哪間出來的?他已無從知曉。

趁司機下樓取另一件行李箱時,張強開了一間臨近前台、從司機返回必路過的房。他虛掩房門,打開貓眼,豎起耳朵。

他在等待。當行李拖動聲在巷道響起時,聲音必然從房門外經過。是時,從貓眼能鎖定是否是司機。最後,隨便找個借口,或者跟本不需要任何借口,就能在老闆和司機眼皮底下,找到司機去的那間房。

巷道響起行李聲後不久,張強成功了。

司機放行李的房間,正好是張強開的房間隔牆。

一牆之隔的那邊有多少貨?還有沒有其他人在裡面?會不會有人半夜來取走?……張強決定當個隔牆有耳的人。他搬來椅子靠著房門,豎著耳朵聽了一夜。

偶遇同事裝兩口子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穿著睡衣在小區裡跟蹤假煙販子。

羅兵那邊的跟蹤也有實際進展,福建人進了距龍頭寺不遠的一個小區,其樓層和房門號被鎖定。

能快速鎖定福建人住的門牌號,純屬偶然。這個小區沒有地下車庫,福建人的車停在露天。羅兵清楚,這種狀況特別不利於隱蔽自己。馬力眼尖,發現福建人下車時,衣服已經更換了。這意味著,在並不太明亮的停車場通往小區居民樓的路上,稍不注意,福建人就可能被跟掉。

「緊盯他穿的鞋子!」羅兵也發現此狀況,一點不急。跟蹤人盯鞋子,是他從業10多年來跟蹤人從未失手的絕招——一個人在外,衣褲或髮型可能會換,但鞋子不可能提兩三雙。

「我看到救星了!怎麼把她忘了。」馬力突然有些興奮。原來,在兩人說話之間,他看到自己單位一位女稽查隊員,遂馬上聯想到她就是該小區業主。

更巧的是,露天停車場相鄰的小區公路邊,正在轉圈圈鍛煉的女同事幾乎同時發現了他們。

彼此短暫的對視中,心裡有了默契。「哎喲,你轉累沒得嗎?我們該回去了喲。」羅兵迎上去,跟此時表情已經轉變成情侶的女同事打招呼。

福建人正走在離他們10多米遠的地方,方向是居民樓。他的「尾巴」是鞋子。

一不做二不休,羅兵攙起女同事的手,跟了上去。他不怕女同事的丈夫誤會?原來,女同事的丈夫也是煙草專賣局的工作人員,認識羅兵。

「就算撞到了她老公,他也曉得我們是在裝,是為工作在演戲。」25日中午,羅兵跟同事一起吃江湖菜時,如是說。

攙著女同事,羅兵在電梯裡很放鬆,待福建人按下8樓後,他隨機按下了10樓。8樓門開,福建人一家下了。就在電梯即將合攏時,他快速閃出電梯,在對方掏鑰匙開門聲音的指引下,他看到了對方的房間號。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穿著滴滴代駕的馬甲,監視跟蹤假煙販子。

「都說三人行必有我師,你哥子是三人行偶有我妹喲。」吃飯時,張強打趣羅兵當時的機智,也讚賞女同事的默契配合。

時間推移到本週一上午,賓館房間是假煙中轉地、福建人的主城住處是最終流入市場的匿贓窩點等信息,被徹底摸清。

當天晚上,福建人住的這個小區樓下,多了4個遛狗、打麻將、提著夜宵回家和被老婆攆出家的男人。

再後來,福建人家的電突然斷了。他開門後,有了本文開頭那幕。

輸家不裝時硬碰硬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扮成棒棒監視假煙販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場「誰比誰更會裝」的較量中,絕大多數涉煙違法人員都選擇雪藏自己,同時也雪藏涉案香煙。一件件的長條形香煙,在他們手裡,會變出圓形、三角形等千奇百怪的包裝。當然,貨物被攔截之際,也是涉煙違法人徹底成為輸家之時。

然而,有些嫌疑人員裝到一半就露出來猙獰面目。這時,對執法人員來說是最危險的,需要硬碰硬的技巧和意志。

2年前,南岸區鵝公岸橋頭,一輛運假煙小貨車始終無法擺脫張強和同事跟蹤,突然毛了,把貨車停在路邊棄車就跑。

張強腳力好且會格鬥,一個飛撲把對方掀翻壓身下,同時左手使出箍對方脖子動作。待同事趕到,把此人控制後,張強往橋中方向飛奔。他看到逃跑者正持一把四五十厘米的刀,威逼過往車輛停車。他快追到時,此人逼停一輛摩托跑了。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查獲大量名貴高檔假煙。

他返回,同事見他衣褲和左手全是血,他才發現手指受傷,箍對方脖子時,有根四五厘米長、掉在地上的木簽,從他手指蓋縫插進了皮肉,深度達2個指關節……一周後,是他辦婚宴的日子。他為了戴進婚戒,撥掉了指甲蓋。

去年,羅兵與同事跟蹤一輛運假煙貨車。在普通公路,貨車被攔截受查。司機見執法人員僅2人,遂跑回駕駛室,快速抓起一把鎯頭。就在他反身要砸之際,羅兵借助車門牢牢地把他夾在駕駛室。同事趁勢奪下鎯頭。

「當時,司機反抗得凶慘了。那車貨,涉案金額近百萬元。」說起那一幕,羅兵坦言,好險,若不及時控制住司機,後果必是血的代價。

佩服得五體投地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稽查隊員查獲大量名貴高檔假煙。

來自重慶煙草稽查總隊的消息表明,去年,重慶煙草稽查戰績斐然,「百人團」作為去年6月1日起推出的創新稽查模式,通過整合全市39個區縣的執法力量,形成了在以戰代訓、先進經驗共享模式下,重拳打擊涉煙案的高壓執法新常態。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假煙被偽裝成各種貨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隊員查獲。

據悉,在重慶煙草的每個區縣局,抽調二三人到主城總隊參與執法行動,每批次人數約100人。參與者到這個團隊中,感受團結、互幫且共進的戰友關係,遂叫「百人團」。另外,讓稽查業務「傳幫帶」,是「百人團」初衷,最終目標是把各區縣前來輪訓的執法干骨的綜合業務水平,提高到靠近總隊執法的理念、方法及成效。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假煙被偽裝成各種貨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隊員查獲。

在這些精英中,張強等人的神通自「百人團」成立以來,是大家學習的教學樣本。張強當偵查兵時也干緝私,迄今有敲牆壁和輕跺地板的習慣,這一招幫助他發現了不少藏煙暗格。每逢此時,大家稱他是在裝泥水匠;上周行動時,那個搭乘兩輪摩托車的,叫朱乙,他的偽裝術使落網人員事後都誇「裝得太像」。去年夏天,廣州城郊,他裝啞巴,每晚僅穿一條短褲,把一身弄得髒兮兮後,到一個假煙生產的作坊周邊轉悠。那裡有10多個馬仔放哨,生產車間出入口無法知曉。他夜夜醉酒或逢人哇哇亂指。偽裝一個星期後,這個窩點被掀翻,馬仔完全傻眼了,曾施捨食物給他的制假和售假頭目,被抓獲時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稽查人員裝啞巴偵查假煙作坊 頭目曾施捨其食物假煙被偽裝成各種貨物,被火眼金睛的稽查隊員查獲。

一個老煙草稽查執法人員講,涉煙案違法人員,在比誰比誰會裝的這場人生遊戲中,他們會輸得最慘,這是毫無懸念的。他們中,輕者被納入誠信黑名單,丟人現眼;重者被處罰金,並擔刑責坐牢。

      來源:重慶晚報

責任編輯:張義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