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長將出任國務卿 美軍方或掌權外交安保決策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原標題:中情局長將出任美國務卿,專家:美軍方全面掌權外交安保決策

原標題:中情局長將出任美國務卿,專家:美軍方全面掌權外交安保決策

中情局長將出任國務卿 美軍方或掌權外交安保決策

蓬佩奧 視覺中國 資料圖

美國總統特朗普13日宣佈了一則爆炸性消息:解除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職務,由中央情報局局長(CIA)蓬佩奧接任。

自從就任國務卿以來,蒂勒森一直無法與特朗普保持步調一致,兩人在行事作風和外交政策上差別巨大。而據媒體此前報道,蓬佩奧與蒂勒森有很大的不同,這位前共和黨議員和特朗普稟性相似。據報道,他在白宮簡報上的表現深得特朗普的歡心,但是他的外交經驗「基本為零」。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認為,具有軍旅背景的蓬佩奧接任蒂勒森出任國務卿,將會增加軍方在外交安全決策中的影響力。而在美朝即將舉行首腦會晤之際,選擇蓬佩奧出任國務卿,也增加了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的可能。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巍則指出,特朗普開始頻繁換人,表明他主導政府和政策的能力加強,這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啟用蓬佩奧,再次表明特朗普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

軍人影響力擴大

早在去年10月,就有媒體報道稱,蓬佩奧可能將替代蒂勒森接任美國國務卿。

《紐約時報》13日報道,蓬佩奧在白宮每天早晨的情報簡報會上給特朗普留下了深刻的影響,成為特朗普最喜歡的下屬之一。他此前也曾與特朗普有過摩擦,但是相比蒂勒森,他能夠更加有效的掌控自己與特朗普的關係。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認為,特朗普選擇蓬佩奧,或許與蓬佩奧的軍人背景有關(1986-1990年在美國陸軍服役)。

而特朗普這一選擇也意味著,在外交決策方面,特朗普將會更多地聽到軍人的意見,特朗普聽不到多元意見的可能性增加了。

「軍方對外交決策、安保決策是全面掌權了。」刁大明評價說。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巍也認為,蓬佩奧與軍方的關係比較密切,他可能比蒂勒森更有能力駕馭美國的外交政策,而且他的鷹派色彩也比較能迎合美國當前的國內政治氛圍。

不過,刁大明也指出,蓬佩奧擔任中情局局長只有一年多時間,此前也只擔任過6年國會眾議員,「外交經驗基本為零,還不如蒂勒森。」蓬佩奧接任國務卿在操作層面可能存在「菜單成本」。

「蒂勒森雖然經驗有限,但也做了一年的國務卿,也熟悉了相關國家。和別的國家的同行已經建立了一定的熟悉度。換上一個作風硬朗,又沒有任何外交經驗的新人,他可能很能貫徹執行特朗普方向性的決策,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是否會出現具體操作上的失誤,也是有可能的。」刁大明說。

為美朝對話做準備?

《紐約時報》13日援引一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的話表示,特朗普現在撤換蒂勒森,是為了在5月美朝首腦對話前打造一支新的團隊。

「作為中情局局長,麥克通過加強情報搜集能力、現代化我們的防禦和進攻能力,以及和我們在國際情報屆的朋友、盟友建立緊密聯繫,贏得了兩黨成員的讚譽,」特朗普在一份白宮內部散發的書面聲明中說。

「在過去14個月,我對麥克有了很深的瞭解。在這個節骨眼上,我有信心他是這項工作的正確人選。」特朗普說,「蓬佩奧將繼續恢復美國在世界中地位的工作,加強美國的同盟,對抗美國的敵人,尋求朝鮮半島無核化。」

刁大明指出,有消息說特朗普認為蒂勒森的想法太建制派了,而未來一兩個月的美朝首腦會晤和關稅貿易談判這些事都是蒂勒森不能勝任的。這也是壓垮蒂勒森的「最後一根稻草」。

「特朗普可能現在更需要的是執行者而不是參與決策者,他看重的是蓬佩奧的執行力會比不聽話的國務卿(蒂勒森)更強。」刁大明認為,「特朗普把外交方面有不同意見的人刷下去,也會增加他與金正恩會面的可能性。」

現階段,蓬佩奧整體上主張繼續對朝鮮保持極限施壓政策,同時推進推進與朝鮮的對話。蓬佩奧3月11日在福克斯新聞談到朝鮮問題時表示,美國不會在美朝峰會之前向朝鮮做出任何讓步,會繼續向朝鮮施壓。

「不要誤會,在這些談判正在進行的同時,將不會有任何讓步。」蓬佩奧表示,朝鮮領導人必須「繼續允許我們與韓國進行必要的聯合軍事演習」,「而且他必須確保在談判桌上討論其軍事無核化問題。」

對中國立場強硬

從蓬佩奧公開發表的言論看,他對中國的立場可謂強硬,曾多次發表渲染所謂中國威脅的言論。

美國右翼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報》去年7月26日報道,蓬佩奧在2017年初上任後首次接受採訪時即將中國列為了對美國來說「最為嚴重的安全挑戰」,甚至早於特朗普11月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

蓬佩奧認為從長期來看,對美國最大的安全挑戰來自中國,而非俄羅斯。「中長期看,中國有能力成為美國最大的對手,中國不斷加強的軍事實力旨在全球範圍內抵抗美國。」

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之後則回應表示,「要更多從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角度看各國間的相互關係,而不應依然抱著冷戰時期的零和思維不放。」陸慷表示,中國奉行的是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中國的發展是和平的發展、合作的發展,不對別國構成威脅。我們也不做損害他國利益的事情。

今年1月3日,蓬佩奧在接受BBC採訪時又聲稱,俄羅斯干預西方國家的情況固然值得關注,但也要注意中國的行動,因為中俄兩國經濟規模的差別說明中國有更多的資源可以利用。他還無端宣稱,中國的網絡戰影響全世界,也招攬了許多「十分聰明的人」為他們效力,並稱中國的網絡戰技術與俄羅斯一樣,「都是世界級的」。「整個美國都必須更有效地抗衡中國,不能讓中國悄悄地影響世界。」

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1日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時則說,這讓她「不禁想起中國有句話,叫『相由心生』,意思是,心裡怎麼想,眼裡的世界就是什麼樣」。華春瑩說,「從這個意義上講,世界上最大的情報頭目說出那樣的話,並不奇怪。」

華春瑩還進一步指出,事實勝於雄辯。根據近年來披露出的各種信息,世界上到底是誰在對其他國家實施大範圍監聽、監控、竊密、滲透,無所不用其極地維持並施加影響力,大家心中其實都很清楚。

責任編輯:霍宇昂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