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被性騷擾女乘客放棄訴訟 Uber再次深陷輿論

  • A+
所屬分類:科技
摘要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17日凌晨消息,美國著名打車公司Uber正嘗試強制要求曾因稱自己被Uber司機性侵犯而把Uber告上法庭的女性撤回她們的起訴,並稱願意在私下解決此問題而不是在法庭上。此舉被輿論認為是想讓受害者停止發聲,並躲避公眾對於此事件的關注。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17日凌晨消息,美國著名打車公司Uber正嘗試強制要求曾因稱自己被Uber司機性侵犯而把Uber告上法庭的女性撤回她們的起訴,並稱願意在私下解決此問題而不是在法庭上。此舉被輿論認為是想讓受害者停止發聲,並躲避公眾對於此事件的關注。

根據加州法院公佈的有關此次集體訴訟的文件顯示,Uber辯論稱,聲稱自己被Uber司機性侵犯的女性必須各自通過仲裁來解決她們的案件。仲裁是不同於法院訴訟和審判的一種解決爭議的方法,由雙方當事人協議將爭議提交給具有公認地位的第三方,並由第三方對爭議的是非曲直進行評判並作出裁決。仲裁的結果一般都是達成私密和解。

九名來自全美各地的女性參與到了此次集體訴訟中,她們代表的是所有曾在使用Uber期間被性侵犯或遭遇暴力的女性。並希望通過這次訴訟督促Uber做出改變,能有效地保護用戶。而Uber方面則表示,Uber乘客在註冊使用Uber時都同意過「通過私下仲裁來解決使用Uber期間遇到的爭端」條款,所以乘客無權因為此類爭端起訴Uber。

仲裁條款將阻止性騷擾受害者們繼續進行法律訴訟,使得被告公司能避免公開審判。而輿論則認為此舉將縱容那些施暴者,使他們可以繼續肆意妄為。

在去年12月,微軟公司成為首家宣佈將廢除強制仲裁條款的知名科技企業,並意識到了「漠視人們的聲音」將助長性騷擾等不良行為。

一位名為珍妮·克裡斯坦森(Jeanne M Christensen)的該案件原告代理律師在Uber發表將移交仲裁的言論後表示:「我的客戶們需要一場訴訟,旨在讓Uber承認性騷擾等此類事件的存在,並採取積極措施來解決此問題。」

克裡斯坦森強調說,如果走仲裁程序將使得公眾不能瞭解到Uber乘客所遭受到的性騷擾的嚴重程度,還將不可避免的以使女性受害者停止發聲的私密協議結束,這將不利於未來其他受害者繼續說出她們的遭遇。

在這次集體訴訟中,有一個訴訟是來自邁阿密的,一名Uber司機將一名喝醉了女性乘客送到家裡後強姦了她。另一個訴訟是一名洛杉磯的Uber司機對一名熟睡在他車內的乘客進行了性侵犯。還有一名來自舊金山的26歲原告稱一名Uber司機闖進了她的公寓並對她實施了性侵犯。

克裡斯坦森說:「這些女性在事發後都很害怕並感到十分震驚,另她們感到恐懼的還有,人們並沒有把這些事說出來。於此同時Uber總能讓此類新聞不出現在媒體上。」

一名Uber發言人表示:「在此次訴訟中所有對於我們的指控我們都很重視。走仲裁程序對於此案件是一個合適的選擇,因為這能讓原告們盡情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的同時保護她們的隱私。」

然而,該名發言人沒有回應Uber的仲裁程序是否允許原告們公開地發聲。克裡斯坦森還注意到此次訴訟中的女性們已經保護好她們的隱私了,她們在訴訟文件中的名字都是「Jane Doe」,該名字常用來代表「無名氏」。

與此同時,還有不少女性Uber司機不斷控告Uber,稱該公司沒能有效解決她們被乘客性騷擾的問題。這些遭到性騷擾的女司機和女乘客的支持者們稱,仲裁程序將使她們尋求公平之路變得更加困難。

一位來自LegalRideshare名為布萊恩特·格林(Bryant Greening)的原告方律師說:「Uber很想讓這些訴訟案件從公眾的視野裡消失,這樣做是卑鄙的。這是一個公共安全問題,與我們每一個使用Uber的用戶都相關。」(小寶)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