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宏才自曝崇拜賈躍亭 曾想海外ICO救樂視但盤子太大

  • A+
所屬分類:科技
摘要

  新浪科技訊 3月17日早間消息,昨晚,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在「3點鐘火星財經區塊鏈學習成長群」對話Bitangel基金創始人,區塊鏈黃埔軍校創始人郭宏才(寶二爺)。

郭宏才自曝崇拜賈躍亭 曾想海外ICO救樂視但盤子太大

新浪科技訊 3月17日早間消息,昨晚,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在「3點鐘火星財經區塊鏈學習成長群」對話Bitangel基金創始人,區塊鏈黃埔軍校創始人郭宏才(寶二爺)。

對話時間:3月16日22點 微信社群:3點鐘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

對話嘉賓:

郭宏才:人稱寶二爺,Bitangel基金創始人,區塊鏈黃埔軍校創始人。

王峰:火星財經發起人,藍港互動集團(HK.8267)創始人,極客幫創投合夥人。

王峰與幣圈江湖人稱寶二爺的郭宏才進行了一場持續3個多小時的中美隔空對話。寶二爺既坦承了他對站台區塊鏈項目,拿1%回報的來龍去脈,披露了其頗有智慧的熊市生存方法,也爆出他曾大膽設想「收購」樂視的驚人往事。他還談到幣圈發源地車庫咖啡,介紹了自己最新的硅谷幣圈宇宙中心籌建和比特幣登月計劃等天馬星空的想法。

以下為對話原文整理:

王峰:Hi,大家晚上好,歡迎來到「王峰十問」的第八期。

給大家介紹今天來的嘉賓,也是幣圈大佬撲克牌中的角兒,雖然他排名第十黑桃K,但是名氣極大。他就是郭宏才,江湖人稱寶二爺。

我們看看他的傳奇經歷:

2013年,任平遙牛肉集團有限公司銷售部負責人;

2014年,在內蒙古建成了當時世界最大的比特幣礦場;

2015年,開始「美國行」、「中國行」等比特幣宣講之旅;

2016年,在達沃斯論壇上高調發出比特幣社區革命的聲音;正式加入WINGS基金會顧問委員會;

2017年8月,寶二爺聯合洋洋訪談、人人愛西歐等在廣東省中山市發起幣圈黃埔軍校;

2017年9月,發起「愛西歐普法中國行」。

寶二爺,現在比特幣行情震盪得厲害,最近三個月裡,從最高點近2萬美元,跌到現在的8000多美元,幣市已經漸入熊市。這讓我想起不久的一段小視頻,你在一個飯局上提到,如果將來破產了,繼續回平遙賣牛肉。所以,我們今天預告上用了「是時候該回家賣牛肉了」這句話,哈哈,算是開個玩笑。

王峰十問,四成談產業,三成談歷史,三成談人性。寶二爺,你在幣圈廝殺多年,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希望今天的「王峰十問」,你可以多賣乾貨。下面,我們的十問開始吧。

一、美國韭菜長勢兇猛 硅谷500個區塊鏈項目暗流湧動

王峰第一問:感覺到公開將韭菜兩個字不離口的大佬就是你了,而且金句不斷,比如:「沒有韭菜,就沒有社區;沒有社區,就沒有行業;沒有行業,大家沒飯吃。總之,韭菜不能割!韭菜要勤施肥」,「培養未來新韭菜,使勁澆水,每天開Party搞氣氛」,「韭菜們還在門口站著,還有無數人準備踏足而入,所以我先進去就在裡面等著就行。」

聽說你最近專心在美國培養韭菜,哈哈,美國韭菜的長勢如何?你一個自小在山西長大的中國人,憑什麼有把握割到人家門口的韭菜?

郭宏才:同志們,火星財經最近很猛,做的「王峰十問」,時間選的也太折騰人了,因為我這邊是美國時間早上7點鐘,我正常起床應該是10點鐘,起完床以後吃一個早餐,和午餐就一起吃了。

第一問是韭菜,美國的韭菜長的挺猛的,最近在硅谷有500個區塊鏈項目在進行中,暗流湧動。好的有沒有呢?有的,不過說實話,馮小剛怎麼說的呢?叫美國的狗屎也有臭的,都是一樣臭的,就是說這個東西爛項目也挺多的,好項目也有,但是很少。

美國的這幫人加在一起,也就3個多億,中國有13億,美國的人太理性了,中國的人太感性了,太理性的這些美國人都相信概率,概率上面都覺得不可能出現這種大的概率,不可能出現一堆的好項目,只能出現個別的獨角獸。

所以說美國人前期的投資都比較猛,亂七八糟的投了一大堆,但是最近也少了。我突然不敢看現在這個視頻,長這個樣子,播出去是不是會影響幣圈形象呢?讓我換一個地方,換衛生間跟大家聊吧,躺在這裡大家看不清我,我先洗一把臉去。

二、放棄賣牛肉加入比特幣因為想買豪宅豪車

王峰第二問:聽說一開始你也認為比特幣是傳銷,是什麼導致你的轉變,讓你放棄平遙牛肉集團的銷售部負責人轉型全職搞比特幣生意?

蘇菂給我們火星財經總編輯講了一個故事,說你來北京之前曾在南方做了紗巾的外貿生意,因為經常去機場接老外,為了顯得有排場,你買了當時國產長城唯一一批自帶酒吧的加長車,還是手動檔的,只花了30多萬,老外都被震倒了。後來你就是開著這輛車去做比特幣中國行,巡遊全國,到處結交朋友。蘇菂評價說,二寶這傢伙,即使不做區塊鏈,做別的事也能成。我的問題是,如果沒有比特幣,你最有可能做成什麼事?

郭宏才:同志們,現在亮了,洗了一把臉,徹底醒了。

回答火星財經「王峰十問」第二問,為什麼放棄了賣牛肉,加入了比特幣呢?因為掙錢,因為想掙更多的錢,因為想掙了錢就買一個豪宅、豪車,這是我的人生夢想。玩比特幣是唯一的機會,玩別的東西沒有這麼大的可能性,因為比特幣沒有多少人玩,在這個小領域裡面有大機會。

我們只做別人不玩的,不敢做的事,不做別人敢做的事,別人都在做的事,所有人都幹的事情我們就不幹了。只有一幫勇敢者,我說這是勇敢者的遊戲,勇敢者才敢做,沒有這個膽量的不敢做。

當年為了裝B是買了一個加長車,那個車30萬塊錢,但是裝出了100萬的B,很裝B,但是那個畢竟是國產加長車,都是自己沒自信的表現,沒有自信就得用車來給自己添這個自信,慢慢不就有自信了嘛。

現在是先把牛逼吹出去,說我要買豪車、豪宅,其實現在是租的Airbnb,還沒買呢,其實是付了訂金了,28號就往裡搬了,到時候再跟大家開視頻,看我的豪宅。

1萬平米的豪宅真不是蓋的,這就是因為2013年在車庫咖啡買了比特幣掙的,花了500個比特幣買了一個豪宅。

豪車得等到3個月以後才能提,因為這輛豪車美國就這一輛,不允許提車,現在只能是看一看,當一輛車展覽,3個月以後就可以把我這個60個比特幣買的豪車開回來了。

昨天我又買了一個豪車,剛開回來,就在院子裡停著呢,是給我媳婦買的,一個白色的勞斯萊斯,我自己還是開著我那個100個比特幣買的勞斯萊斯。乾脆給大家看看吧,這個鏡頭不知道能不能換過來,估計換不過來。

我現在租的Airbnb,因為還沒有搬家。這是2016年100個比特幣買的勞斯萊斯,這個車比較舊了,當時3萬美金(老爺車)。

郭宏才:(寶二爺發來一段煮方便麵的視頻)看我煮的西紅柿牛肉麵。

三、寶二爺現在不投資只站台拿1%顧問費

王峰第三問:我一直認為山西人是最聰明的北方人,晉商最早從票號做起,善於和錢打交道,有故事說山西人精明,一塊錢船費要砍到九毛九,萬一生意賠了將來靠這一分錢起家,你怎麼評價你的聰明?

你自己說過,個人背書的項目80多個,也有說法是已經有100多個。每個拿1%的Token。設計這個投資模式是基於怎樣的考慮?

你還曾說過,你之前是「徐小平模式」,遍撒種子;到了美國則提出了要做「Yuri模式」(Yuri是DST老闆,俄羅斯投資大鱷,投資過FacebookTwitter騰訊京東等),揚言只投有潛力成為世界第一梯隊的項目。問題是,目前通過站台的方式你真的能幫助這些項目嗎?換言之,那些有潛力成為第一陣營的項目為什麼需要你的站台?

郭宏才:回答「王峰十問」的第三問,站了那麼多台,這些人到底想什麼呢?我也很納悶,說實話我本來的意思,就是跟他們說因為找我的人太多了,我就說我現在不投資了,就是只站台,還要拿1%的顧問費,顧問也不幹別的事,你就拿我的照片去掛一個站台就行了。

簡單說就是不想明確地拒絕別人,以這種方式去拒絕他。沒想到,有時候人性很奇怪。本來的意思是說別找我了,我這邊不投資,只站台,我也給你帶不來什麼資源,別麻煩我了,我很忙,我跑到美國不是陪家人來了嘛,不想再折騰了。

結果呢?結果這個只站台不投資的消息不脛而走,所有的人都來找我,上來就1%,讓我給地址,要給我打幣,於是就霹靂啪啦最近又收了40多個項目,加在一起亂七八糟的估計有100個項目了。

我真沒想到,到底他們圖什麼呢?我很奇怪,天天就看我這個人在這裡吃一個面,弄一個直播,我也不知道大家現在怎麼了,特別喜歡我這種真實。我上次直播的時候100萬人在看我直播,可能那些人就想讓我直播的時候說一說他的項目,就能對他這個項目起到很大的效果,可能這就是我的價值。

你們這幫人有一點奇怪,看我天天在這裡吃一個面你們就爽了。我那天說我做的是流量生意,就是說粉絲多、流量多,所以項目方就找我站台,我也不知道可以給他帶來什麼,你們說呢?

四、ICO、比特幣最大的應用就是炒作

王峰第四問:前不久,我跟沈波聊天。問他如何看待中美公鏈的區別,他說:美國的公鏈是好壞的問題,中國的公鏈是真假問題。你從北京到硅谷,應該看過足夠多項目,你對這個問題怎麼看?業內還有一個看法,就是區塊鏈還處在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階段,應用層是空中樓閣,還不到時候,你又怎麼看?今年的市場行情似乎一開年就不利,如果市場沒有出現好的應用場景,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價格還會繼續上漲嗎?如果接下來兩年市場都很低迷,你會有什麼舉措?

郭宏才:回答「王峰十問」的第四問,區塊鏈最大的應用在2015年是去開會,2016年也是開會,結果到了2017年以後,最大的應用其實是炒幣,2017年炒幣和炒ICO。

怎麼說呢,這個ICO、比特幣最大的應用就是炒作,為什麼這麼多人炒呢?它肯定有可炒的點,這些點你們自己也能搞出一大堆來,可是它為什麼聚集了這麼多人的炒作呢?它反映了人性,很多人都希望這個幣趕緊跌,跌了以後好上車,上了車的人希望幣趕緊漲,希望這個幣漲到天上去。

其實你不管怎麼弄,都是進賭場,進了賭場你別想贏錢,因為天道酬勤、天道不酬賭,你想贏賭場的錢怎麼可能呢?不可能的。

所以說,同志們最好的掙錢方式就是持有這個賭場的股份,比特幣這個大賭場你們買一點它的股份,就是買一點比特幣,以太坊這個大賭場也很大,現在也風聲很猛,所以也投一點它的股份,買一點以太幣。

以太坊的賭場裡面還有很多貴賓廳,就是以太坊是一個大賭場,賭場裡面還有很多貴賓廳,每個ICO都是以太坊的貴賓廳,每個貴賓廳都有新的玩法,你如果願意投資就買一點以太坊大賭場的股份就夠了。

最終的目標是什麼?最終的目標是以增加自己的比特幣數量為第一標準,即使是以太坊掙了錢,也應該把以太坊換成比特幣。

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屁股決定腦袋,我持有的大股份是比特幣,所以我就宣傳比特幣,肯定是這樣的。

如果行業進入熊市,那更好啊,就是說澳門生意不好了,大家想一想除了澳門生意以外還有什麼生意可做嘛,我不是講過嗎?慢即是快,要慢下來,放慢節奏,如果進入熊市就不要著急來回忙於操作了,操作來操作去,都是一個損失,還不如不操作。

所以說,進入熊市以後,幹嘛呢?回家抱著老婆、孩子睡覺去,該幹嘛幹嘛去。不要操作太急,等到了牛市的時候也別操作,反正就是說佛系炒幣的邏輯就是寧肯錯了也不錯過,每一波行情都在,你得抓住,哪一波都算。

所以,還是這句話,慫了就別幹,干了就不要慫。這個行業是勇敢者的遊戲,膽小的誤入,這是我一直以來的觀點,「王峰十問」的十問問到點子上了,也問對人了,這是一個讓屌絲逆襲的機會,我這種屌絲也有可能逆襲,如果不是比特幣我逆襲不了,我要感謝比特幣。

五、幣圈就是娛樂圈 火就是大家唯一訴求

王峰第五問:去年8月你發起了一個草根創業平台,直接起了個名字叫區塊鏈黃埔軍校,一般我們常打比方說某某公司很厲害像是黃埔軍校,為什麼你把自己創業平台直接喚做黃埔軍校?半年過去了,郭校長你人在美國,誰在管理呢?誰是你的得意學生?這所軍校還在辦嗎?這個圈子存在一個「寶二爺系」嗎?

你的一個朋友評價你說,你很仗義,也可以說是老好人,給了很多項目站台,裡邊也出了很多差項目。你不怕一些項目壞了「寶二爺」這個品牌嗎?

郭宏才:同志們,繼續回答「王峰十問」第五問,一邊出來溜躂,一邊和大家聊,回答問題。

黃埔軍校是我開的,幣圈的黃埔軍校挺熱鬧,當時形成了一圈的人,這一圈人現在大部分正在做各個地方的俱樂部,大家所知道區塊鏈螞蟻聯盟,什麼廈門站、深圳俱樂部、成都俱樂部、杭州俱樂部、鄭州俱樂部、武漢俱樂部,都有我們的人。

我們這些學員們回去以後幹的事情和我現在幹的事情很像,就是組織人不停的開開會、聊聊天,其實最得意的項目就是這個俱樂部形成了。ICO項目倒沒有什麼火的,去年國家不讓做,都退了幣了,退了幣以後沒錢也就做不起來了。

到了海外我還繼續搞,我現在黃埔軍校韭菜莊園已經正式建成了,不能停。然後好多人說這個問題裡面還有一個問題,說站台那麼多,萬一這個項目黃了、紫了怎麼辦?我說實話,其實你看我理解成我就是一個Noboby,通過了大家讓我站台,把我變成Someboby,因為你想每一個項目宣傳的時候,都說是寶二爺站的台,其實你們想,我就是一個賣牛肉的。

舉一個例子,這個項目黃了,大家說二寶你看錯了,你這個項目選的不怎麼地。不怎麼地情有可原,因為很正常,因為我本來就不咋地,選的項目不咋地很正常。

但是,因為我參與的項目多,總有那麼幾個好的,一有好的,大家說二寶你牛B啊,選得很好,你的眼光不錯嘛,其實不是眼光不錯,因為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哪個好哪個不好。說實話,你們覺得我懂項目嗎?我可能懂嗎?

其實幣圈就是娛樂圈,火就是大家唯一訴求,心裡的願望,火了自然就有流量了,有流量就漲,就這麼簡單,沒有話題性質的幣種沒有什麼希望。

所以說,我也看明白了,看透了,就是想明白點,自己別把自己當根蔥,插上什麼大蔥就裝大象是吧,我不當。說實話,我們有一些項目有看不準,有些項目特別火的,我一般不在市場上投資,我一般需要二級市場抄底,因為這些好的項目募資額大,他們把二級市場的錢在一級市場就募完了,所以到了二級市場以後,一般都會破發,爆跌,我們為什麼不在二級市場等著買,抄底呢?

所以,大家說好項目要等著,穩住了,在二級市場抄底就行了,現在Telegram,包括V神這一類的幣募資額度過大,所以它的融資我們等著它上交易所爆發,爆發以後再抄一點底,EOS當時我就是抄底買的,沒想到當時在雲幣上跌到2.7元,我就買了一大堆,就是抄底掙錢了。

六、崇拜老鄉賈躍亭 本想用海外ICO方式拯救樂視但發現盤子太大

王峰第六問:咱們把你的「幣圈黃埔軍校」的事情放在一邊,聽說你在硅谷又成立一個「硅谷幣圈宇宙中心」,我理解是你要在硅谷蓋個樓,現在的建設情況怎麼樣?

你還有一個做電動車的山西老鄉也在美國,總是宣稱要下周回國,你們有見過嗎?你怎麼評價這位同鄉?

郭宏才:「王峰十問」的第六問裡面,問到了我挺崇拜的一個人,這個人是山西人裡面很厲害的人,大家以前叫他賈布斯,後來叫他賈會計。

確實,樂視的股票也暴跌了,之前我也想著要收購樂視,實際上收購的方式就是說把樂視在海外發一個ICO,但是後來聊了半天,發現這個不切實際,因為樂視現在盤子很大,而且不單純是經濟問題,還有別的問題,所以沒法插手。

其實樂視的股民們都被割韭菜了,損失也挺慘重的,說實話也想救救他們,救他們於水火之中,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樂視全球的業務發ICO,發個ICO叫樂視幣發出來,一共募集比如說20萬個以太坊,然後把樂視幣發出來,發2000億個樂視幣,然後樂視的原有股東都分一些,所有樂視的樂視TV,我家裡就買的樂視TV,樂視TV的用戶分一點,樂視的所有粉絲也用一點,也分一點,所以要給大家分幣。

用戶就能帶來1-10個億,然後再請賈躍亭回來出山,讓他出來繼續搞,但是賈老闆不認識,人家不知道在洛杉磯哪個地方待著呢,因為我在硅谷,也沒見過這個人,但是也挺崇拜的。

為什麼呢?畢竟人家玩過上千億的盤子,上千億不是有幾個人玩過的,所以說我們即使是英雄末路,窮途末路的時候,我覺得該尊重的還是要尊重,畢竟人家在中國的互聯網上面做了一些事情,就算是他以後回不了國,不回國了,我覺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實現在都是Community的方式,自治組織的方式去運行各種各樣的形態了,未來都沒有公司了,同志們未來不需要公司了,未來就是用戶和idea的創意者一起把一個項目打造起來的一個Community社區行為,所以說我們希望樂視也用這種Community的方式繼續盤活,繼續給股民一個交代,給用戶一個交代,因為我家裡一下子買了5年樂視的年費的會員,所以也買的挺貴,我不希望樂視倒閉。

七、幣圈的關鍵人物們:蘇菂、李笑來、吳剛、趙東……

王峰第七問:說說你在車庫的故事吧。我和蔣濤2012年成立極客幫創投的時候,有一段時間總是去那裡。很多人說,車庫是整個創業大街的起源,是草根創業者的聚集地。你怎麼評價車庫的氛圍和他的價值?車庫的創業者一度並不被看好,但卻接連在區塊鏈和互聯網金融領域成為先鋒,你怎麼評價這個現象?

我看過你夫人洋洋做的洋洋訪談,裡邊也有你的採訪,提到過車庫咖啡,你說過車庫咖啡裡的很多項目都是一幫子兄弟們在裡邊從早到晚扯淡中扯出來的。那種創業感覺,你今天還有嗎?你怎麼評價你夫人?也是幣圈撲克牌中人啊。

郭宏才:繼續回答「王峰十問」的第七問,關鍵詞是車庫咖啡,我覺得沒有車庫咖啡,就沒有今天的幣圈,所有車庫咖啡這個出來的一波人加在一起,打造了今天的幣圈,這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就這麼一個車庫咖啡,而且還掙不了錢,也不盈利,就買一杯咖啡就可以在那裡辦公一天,就是這麼一個地方,在2013年的時候,突然來了一個偉大的「傳銷大師」李笑來。

李老師來了以後,辟里啪啦講完區塊鏈以後,很多人就加入了,加入以後就進去了,進去以後就發財了。

所以,在這裡,我覺得一是有車庫咖啡,這裡面關鍵人物是蘇菂,第二個關鍵人物是李笑來,三是吳剛,吳剛帶了一台礦機過來,第四就是趙東,車庫咖啡原來的CTO。後來趙國風人大的,過來以後就開始弄礦機,還有楊文文,還有老林,林連偉,都弄到車庫來,後來李林、徐明星也都來這來採訪,張作東是第一個來的,比特幣交易網的。

然後幣圈的會就天天在這兒搞,何一、杜均天天來,沒事就來,這個地方主要是我覺得還有一個靈魂性的人物,就是著名的洋洋訪談的創始人,金洋洋同志。金洋洋同志在某高人的指點下,創辦了洋洋訪談。其實說白了,不是別人,這個高人就是我。

我說洋洋你別閒著,你自己錄一個節目去,你採訪一下幣圈,到底我們是不是被李笑來騙了,這個比特幣是不是真的能漲呢?但是,沒想到洋洋真的上心,真的做了一個自媒體,然後就開始拍,不停的拍,拍了不少東西,挺好的。

我有幸跟著洋洋加入了幣圈,其實是洋洋她們先進來的,她們和趙東,李笑來玩的時候,我還沒有加入幣圈呢,我是在2014年才進入幣圈的,那個時候老婆生孩子,我才加入幣圈。

但是,我說實話,這個時代就是一群人互相影響、互相成就,才形成了今天的幣圈,我希望幣圈的老朋友們還是繼續這個風格,我們都是屌絲出生,所有的人都別裝逼,裝B難受,裝B容易遭雷劈。

所以,我經常跟他們說我們還是恢復本真,我在美國韭菜莊園已經準備好了各種各樣的好吃的,擼串、啤酒都有,大家只要來了美國,我就開勞斯萊斯去舊金山機場去接你去,接到韭菜莊園我們就把酒言歡,這裡不是只是針對車庫咖啡,我是說所有的幣圈朋友,因為你們和我一樣,都經歷了被別人看不起,被別人冷落、被別人嘲笑這麼一個過程,終於持有比特幣到了今天,發了財,是不是應該犒勞一下自己,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牛逼?

所以,我覺得你們確實很牛逼,你們很有眼光,比特幣只要一直漲上去,你們就有希望發財致富,發財致富是第一標準,發財致富的標準主要目的別忘了,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的下一代,老婆、孩子,這才是我們的未來。

八、先把雷人雷語說出去 萬一實現了呢

王峰第八問:你有兩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買一個比特幣,留住,等你孩子結婚的時候送給他!」「將來比特幣會到100萬美金一枚!有生之年,如果不到100萬,我直播吃雞雞!」從你的話可見你對比特幣幣價長期增值有很大信心,但也有人說你喜歡講雷人之語。說句心裡話,忽悠的成分有沒有?

另問,如果讓你必須把目前擁有的所有比特幣,拿來去交換你認為最寶貴的一樣東西(除生命以外),你會選擇什麼?

郭宏才:繼續回答「王峰十問」的第八問,我經常有雷人雷語,就是比特幣不到100美金,直播吃雞雞,買一個比特幣就夠了,然後如果比特幣很值錢,留著一個就行了,等等。

最近我又說比特幣買一個,然後留著給孩子結婚的那天,送給自己的孩子等等。

我覺得雷人雷語是大家的看法,在我看來,我覺得還挺真實的,就是說有這個可能性,只要有這個可能性就要有表達的方式,我的表達方式其實有一點吹牛B的意思,但是我的邏輯就是這樣的,先吹吹牛B去,萬一實現了呢?

當年我跟別人吹牛B說豪車、豪宅的時候,也不是只是一個牛B嘛,最後吹著吹著不就實現了嘛,所以說買一個比特幣,如果真的到100萬美金了,大家就說我是股神了,所以到時候20年以後,大家都說我是股神了。今天這個視頻說不定還被20年以後的人傳送著,誰知道呢?

所以說,先把雷人雷語說出去,萬一實現了呢,所以經常愛這麼吹吹牛B,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後還有一個問題叫如果用我所有的比特幣去換,讓我換一個什麼,說實話,我的比特幣也沒有多少了,我都花了,為什麼要花掉呢?我剛到美國的時候,開的是四手的普銳斯,豐田的油電混和的那款車,還是四手的。我要是不花掉這些錢,哪天在美國被一個歹徒給搶了,拿槍抵著我,給我老婆發視頻說:洋洋,把比特幣給交出來,打到這個地址上,要不就把你老公崩了,我老婆鐵定的把幣全交出去。

現在我就不用擔心了,他從我的勞斯萊斯裡面把我拽出來,然後我說把你的比特幣交出來。我說兄弟沒有了,比特幣全買豪車了,沒有錢了,他說你家裡還有,你要不給我老婆打一個視頻吧,洋洋一接電話說,錢都買豪宅了,要不這個豪宅你拿去住吧,留我老公一命,還有比特幣沒有了?沒有了,全花了,你看這不就安全了嘛。

為了安全,所以肯定我是沒有多少幣了,但是幣都是一個孩子留了一個幣,將來給他們長大了一分就完了。我覺得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工作的動力了,因為實現財務自由以後,也沒有什麼心情去工作,越是這種的人,所以回電話也回得慢,回信息也回得慢,越是這種的,別人就覺得我肯定是很有價值的,這個人一定要跟他合作,給他百分之一吧,所以很多項目都過來弄,尤其是那些老外。

昨天我還在德豐傑跟一個老外團隊簽了協議,又給我打了1%,我說實話那個項目叫什麼,我發音都發不准,但是人家願意給那就要吧,就是這麼回事。

如果用我所有的東西換的話,我就是能換來我的時間,時間延續的辦法,就是讓我的基因傳下去,所以核心是想生一個兒子,到美國來問了,想生兒子大概是20個比特幣,能生一個雙胞胎兒子,等我抱著兒子的時候,等兒子百歲的時候,歡迎這幫老兄弟們都來美國,我們一起把酒言歡。

九、想跟馬斯克去談開發月球護照

王峰第九問:前天凌晨,你發佈微博稱「開腦洞了,100個比特幣上月球船票一張,和Space X合作,全球限1000人,30年內有效,想去月球的請留言報名。」為什麼不乾脆把這條微博內容放到你的Twitter上,@給Elon Musk?這樣做豈不是更有影響力?如果今天要你用視頻轉述給Elon,你會說點什麼?

這個比特幣上月球的腦洞,你是怎麼想到的啊?你很會替自己宣傳,幣圈的小視頻傳播的最多的就是你寶二爺了。你是有營銷天分,還是有高人指點?

郭宏才:對了,同志們,現在跟你們說正經的,「王峰十問」的第九問,這個問題我是比較嚴肅的想跟大家聊一聊,就是說上月球可能不可能,30年時間可能不可能,我覺得可能。

需要多少錢呢?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第一次坐飛機的時候,我自己都覺得太爽了,我坐了一趟飛機,但是30年以後去月球玩就跟現在飛美國一樣,而且還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可能10幾個小時都用不了,5個小時有可能從地球就飛到月球去了,轉一圈又回來了。

所以,我一直想在月球上面建一個迪士尼,每個小孩都應該登上月球玩一玩,所以將來開發月球這個生意是一個大生意,這些小孩們都在想像,我年輕的時候我也有這個夢想,我的小孩現在也有這個夢想,但是技術一直實現不了。

從硅谷有了狂人叫Elon Musk以後,我覺得這事靠譜,我是Elon Musk的忠實粉絲,我給我爸買了一個Elon Musk做的特斯拉,ModelX,這個車確實好看,開完那個車以後別的車都不想開了,這是後來聽說Elon Musk做了一個Space X,Space X就是星際旅遊,很牛逼。

所以,我一直想著能不能上月球,但是上月球自己跟他談沒法談,我一個人兩個人談也沒法談,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我先組織1000個人,每個人都至少有100個比特幣,買了一張船票,然後買了一個月球的護照,拿著這個月球的護照以後,我再去跟Elon Musk談,說我要開發月球護照,然後我們要登月,你能不能幫我們實現,我給你錢,你給我們送上去,就這麼簡單,如果他說不行,那就談吧,來回搞不定我們單程也可以。

所以,我們說單程就是我30年以後,你這個技術實現不了,我都掛了,我等不及了,你把我們死了以後裝到一個太空倉裡面凍起來,凍起來以後直接飛上去了,飛上去以後,自動的定點的Location就降落了,降到我自己的坑裡面,那個坑都是挖好的,我的棺材直接就降到墳墓裡面去了,土自己就埋起來,然後碑就立起來了。我給大家表演一下這個碑怎麼立起來,就是啪一下就立起來了,感覺挺爽的,我要是死了以後能埋在月球上,這就是我的人生追求,不能白死了。

然後我的子子孫孫將來就朝著月球朝拜,說「爺爺,我給你燒香、燒紙了」,我說「挺好,不錯」,這是我的人生追求,這個夢想應該有100個比特幣可以實現了,但是一步一步來,不著急,大家慢慢看我怎麼去實現它。

夢想要有嘛,萬一實現了呢?這就是我的一個想法。

十、等到中國幣圈揚眉吐氣的那天才能回國

王峰:照例是最後幾個問題:

第一小問:你在美國要待多久?

郭宏才:同志們,回答火星財經「王峰十問」第十問,也是最後一問,最後一問有三個小問題。

剛才都忘了,一錄視頻就忘了問什麼問題了,在美國待多久是吧?我回國的那一天就是春暖花開的那一天,就是中國幣圈揚眉吐氣的那一天。

最近在美國,美國政府給了一個區塊鏈傑出人才的綠卡,綠卡辦下來的期間都在美國等著。我也很奇怪,他也不查我學歷,我說我是高中學歷,他說你高中學歷都能這麼傑出,說明你很優秀,所以給了我一個傑出人才,綠卡就這麼拿到了。很奇怪,那就待著吧,傑出人才的綠卡拿到以後再回去。

王峰:第二小問: 如果給監管層領導提一個建議,你會怎麼說?

郭宏才:希望對監管層說的話是吧,監管層的各位領導你們好,我是幣圈一個小韭菜,現在是幣圈老韭菜一根,我叫二寶,我給監管層的建議是這樣的:寧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

不監管了沒有聲音了是不行的,本來期待3·15來一個重大新聞,結果也沒有監管,也沒有重大新聞,這個不行,還是希望再監管的嚴一點,首先是把那些在微信上面做傳銷的騙子、騙錢的那些項目全部抓了,抓幾個人,不要悄不聲息的,你抓了人就宣傳宣傳,要不我們都不知道哪一個項目被抓了。

打擊傳銷,一定要不留餘地,我就說寧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一個,傳銷有時候也太坑爹了,騙的都是大媽的錢,大媽大爺的錢都這麼被騙了,因為他們就跟大媽、大爺說比特幣那麼貴了,太貴了,我們不要玩比特幣了,玩他們那個什麼什麼山寨幣吧,這個山寨幣就是什麼什麼幣,他說這個幣將來也會跟比特幣一樣貴,就騙大媽們買單,這種騙大媽們的養老錢的人不只是該抓,抓完了以後還該打,主要是現在刑法是不能殺他們,現在只能是罵一罵他們,所以經濟處罰也沒有什麼用,還是應該把那個扣了的錢給大媽們退回去,抓住這些人以後,把大媽們的錢都退給大媽。

王峰:第三小問:如果請你出主意,選「王峰十問」的下一個嘉賓,你推薦誰?

郭宏才:希望「王峰十問」的下一位嘉賓是誰,我的推薦是下一位嘉賓是火幣網的李林,為什麼是火幣網呢?火幣網是中國交易所裡面最合規、最合法,希望正規化合法化的一個平台。

所以說,我希望火幣網的李林出來給大家也分享分享,有很多話他可能不方便說,但是我覺得他作為清華大學的高材生,一定有這個能力,把這個問題回答的很完美。

謝謝大家,今天這個採訪就到這裡吧,祝大家2018年發大財,多陪陪家裡人,賺了錢以後,多陪陪家裡人,拜拜!

王峰:感謝灑脫率性的寶二爺,陪我們度過了一個歡樂難忘的夜晚。

再次謝謝寶二爺,感謝你今天能來到這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