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重症患者康復后橫渡長江 超越自我創紀錄

  • A+
所屬分類:體育
摘要

  西北望長江,武昌漢陽門。  這裡,是武漢人渡江的起點,也是長江救援隊日常訓練下水的位置。5月18日是長江救援隊成立的日子,到今年整10年。19日上午9:30,長江救援隊成員、漢口江灘冬泳隊的骨幹,60歲的王雙寧,與幾位感染新冠肺炎治癒的隊員相約橫渡長江,到漢口王家巷附近的14碼頭起水,全程33分鐘刷新了之前35分鐘的個人最好成績,再沖個涼、換好衣服,沿著江灘巡邏到長江二橋。再次暢遊長江,如魚在水中般自由,仰面湛藍的天空白雲朵朵,遠處長江大橋車水馬龍,近處輪渡上的乘客熱情地揮手……生機勃勃的武漢回來了,自己又能自由遨遊於斯,王雙寧思緒萬千。

新冠重症患者康復后橫渡長江 超越自我創紀錄

完成橫渡長江后的王雙寧

西北望長江,武昌漢陽門。

這裡,是武漢人渡江的起點,也是長江救援隊日常訓練下水的位置。5月18日是長江救援隊成立的日子,到今年整10年。19日上午9:30,長江救援隊成員、漢口江灘冬泳隊的骨幹,60歲的王雙寧,與幾位感染新冠肺炎治癒的隊員相約橫渡長江,到漢口王家巷附近的14碼頭起水,全程33分鐘刷新了之前35分鐘的個人最好成績,再沖個涼、換好衣服,沿著江灘巡邏到長江二橋。再次暢遊長江,如魚在水中般自由,仰面湛藍的天空白雲朵朵,遠處長江大橋車水馬龍,近處輪渡上的乘客熱情地揮手……生機勃勃的武漢回來了,自己又能自由遨遊於斯,王雙寧思緒萬千。

超越自我創紀錄,新冠康復再渡江

5月19日上午9:00,王雙寧準時搭上了前往中華路碼頭的輪渡。9:30和同伴們在武昌漢陽門集結下水。

「今天天氣真好,江水流速也不錯,這個點行船不多,很適合渡江。」這是王雙寧康復后第十二次和康復隊友暢遊長江。

20分鐘左右,在王家巷的14碼頭的躉船上,遠遠看到兩個橙色的泡泡越來越近。「舒服、暢快,今天很順。」王雙寧揮手喊道。

「33分鐘,創紀錄了,蠻舒服。」很快,王雙寧到達14碼頭附近的起水地點,看了一眼手錶,有點驕傲地說道,引得旁邊玩水少年的羨慕,「伯伯好厲害,我都還不能游出躉船」。

這片水域王雙寧再熟悉不過了,2016年他加入漢口江灘冬泳隊,是長江救援隊的一員。他記不清橫渡過多少次,也和同伴共同救過不少人,有游泳溺水者、輕生者、失足落水者……

「我們在長江里救起溺水者,醫護人員救起岸上溺水的我們。」王雙寧說,感染新冠肺炎時才讀懂了那些溺水者的掙扎和求生的眼神。新冠肺炎痊癒再次暢遊長江,還刷新了紀錄,感覺此刻是值得被記住的。

感染新冠肺炎就是「在岸上溺水了」

1月13日,王雙寧從武漢市農業技術推廣中心退休,他每天都有時間去渡江了,這讓他很高興。

「1月23日上午10點公交停運,當天我還特地趕早去江里遊了游。」王雙寧說,當時他並沒感到異樣,直到1月26日出現低燒癥狀,前往金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才意識到可能感染了。1月26日至2月7日,他每天都去漢口醫院打抗病毒的吊針。

「我親眼見過有人倒在輸液室的路上就再也沒起來,那種恐懼感倏地就來了,緊接著就是焦慮,抵抗力和免疫力也隨之急轉直下,十來天瘦了30斤,看上去就是越治越嚴重,以至於2月8日進入醫院時已是重症。」入住醫院當晚,王雙寧刷了一條朋友圈,安心地睡了個好覺,「我知道我有救了,已經抓住了救生圈」。

「溺水是呼吸困難,新冠肺炎重症也是一樣,就是岸上的溺水。」王雙寧說,他入住醫院的時候已是重症,平躺著都喘不上氣,靠著24小時高流量氧維持。和絕大多數重症患者一樣,厭食嘔吐和失眠焦慮困擾著他。

「我吃不下,真的一口也不想吃。」喘不上氣的病友們都這樣說。「你得吃,難受也得吃,吃飯是增強抵抗力最好的辦法,你不吃我就來喂你。」在醫院25病區的病房裡,這是護士說得最多的話,也是每天都做的事情。王雙寧說,不吃飯就好比溺水的人,很痛苦想求生又瞎撲騰,反而影響救援,所以他從一開始就特別「聽話」,每餐都不讓護士操心,強忍著痛苦吃完整盒配餐,感覺稍微好點時,還能主動要求再多吃半份。

人不自救,誰救你?王雙寧說,醫護人員已經超負荷運轉了,吃飯睡覺這類事情,能自己做到的就必須自己做好,做個合格的患者,不給醫護人員再添負擔。

「我積極配合治療,是個聽話的患者,3月19日就出院了,和醫護人員相約今後暢遊長江。」經過了康復驛站和居家隔離28天期滿后,4月20日王雙寧拿到了「綠碼」。

就在王雙寧治療期間,漢口江灘冬泳隊隊長、武漢市中醫院職工夏肇敏,在投身戰疫持續工作數十天後也感染了。在夏肇敏的提議下,285人的漢口江灘冬泳隊里的感染者建了個10人小群,在群里相互鼓勵,相約治癒后再戰長江。

5月1日,7名康復者病癒后首次相約下水。「那天大家都有點激動,但保險起見只在漢口江灘水域遊了20分鐘,之後只要天氣好每天都三五成群地來游。」王雙寧說,他們10人康復小分隊面對新冠肺炎的經歷都很欣慰,岸上溺水被救活了,他們才有機會救援長江里的溺水者。

就要做長江守望者

「淺喜似蒼狗,深愛如長風。」這是王雙寧死裡逃生后對長江的眷戀。

住院的日子,他們最想念的就是這一片江水,大家邊治病邊向醫護人員分享暢遊長江的感受,描述著水中「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的豪邁,講述著毛主席暢遊長江的故事。

「好多醫護人員都被說動心了,想著加入長江救援隊呢,我們約好了待到時機成熟定要暢遊長江。」王雙寧說起這些神采奕奕,他希望更多的人學會游泳,降低溺水死亡率。他特彆強調,不是會游泳就能在長江里游泳的,江水有脾氣,要有老手帶著,多人結伴才可下水,他很樂意做渡江的嚮導。現在,王雙寧和他的隊友們經常在沿江巡邏。

「沒退休前,只能周末來值個班,剛退休就感染新冠肺炎差點就沒了,如今重獲新生,就想著把長江救援當事業來做。」王雙寧說,他已活過一甲子,從他本輪甲子元年開始,就到江灘來「上班」救助溺水者,也讓更多人認識、感受長江。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長江守望者守望長江。

武漢晚報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