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1984年5月22日凌晨,火車司機張文德看看手錶,再有幾十分鐘就到丰台站了,他拍拍臉頰,讓自己保持清醒,就在此時,他暗叫一聲:不好!

原標題: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老檔案故事:522鐵路兇殺案

1984年5月22日凌晨,火車司機張文德看看手錶,再有幾十分鐘就到丰台站了,他拍拍臉頰,讓自己保持清醒,就在此時,他暗叫一聲:不好!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張文德發現前方的鐵軌上橫躺著一個人。作為老練的司機,他判斷這段距離只有150米,立刻制動已無濟於事,但他還是拉了制動桿,希望列車的剎停聲音能夠驚醒卧軌者。

然而,幾百噸重的火車根本停不下來,碾過了卧軌者之後才緩緩停下。

張文德和列車長跳下車,打開手電筒四處尋找,在第七節車廂下發現了死者,一個女性。

從外表上看,傷勢並不嚴重,只是頭部被擦碰,右小腿折斷,應該還有生還的機會,可經過仔細辨認,這個人卻死了。

列車長迅速向調度中心做了報告:5月22日3點20分,950次火車行至距丰台站39公里處,撞死一女青年,停車35分鐘。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5點20分,大興縣公安局值班局長帶領刑警隊的技術員和法醫火速趕往現場。

展開全文

經過勘查,出事地點位於大興縣紅星孫村鄉王立庄村南的京津鐵路上行線39公里處。很奇怪,現場不僅沒有死者的血跡,偵查人員還在遠離鐵路的公路旁發現死者的一隻皮鞋。鞋怎麼會被撞飛到20米外?

在周圍的草叢中,偵查員又發現了兩組男性足跡,順著足跡追到石橋,痕迹消失。他們在橋面觀察,發現地上有拖拉的痕迹。過了橋,到了水閘房時,足跡又變成了三組:兩男一女。

經過與死者穿的鞋比對,可以斷定女性足跡就是死者本人的,那麼另外兩組鞋印可能就是兇手留下的,換句話說,鐵道不是第一現場,有人殺人後將屍體挪到鐵路上,想造成被火車碾過的假象。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在水閘房外,偵查人員發現了一坨用過的紙,在閘房內又發現了死者坐躺時留下的痕迹,這說明水閘房可能就是作案的第一現場。

法醫發現,死者生前曾被玷污,死因是機械扼頸,至此,案件被定性為兇殺案。

按照一般的邏輯推理:在水閘房內,兩名犯罪分子將女子玷污后掐死,然後把屍體拖到鐵路上,試圖造成火車碾壓的情形,然後跑回閘房,隨後離開。

據大興縣氣象台的信息,21日中午至傍晚17點一直下雨,現場的紙卻是乾的,說明它是雨後出現的,那麼,兇手活動的時間應該是雨停后。

然而,最關鍵的一個問題還沒解決:死者是誰?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公安機關成立了「522」專案組,馬上收集了附近報失人口的信息,後來一個王立庄的老人來到現場,認出死者正是其侄女小燕。

據小燕母親說,21日小燕早上就離家了,下午才回來,晚上8點40分左右又出去,此後就沒有消息了。根據這個線索,偵查員從21日與小燕接觸的人員入手展開調查。

一名群眾主動聯繫專案組,稱21日上午10點左右,他見到小燕曾在魏善莊農貿市場與兩個男青年在一起,一個姓崔,一個姓王。經查,王某和崔某劣跡斑斑,兩人一個入獄4次,一個勞教3年,現在都住在附近。

從兩人的背景來看,他們很可能就是兇手,專案組直接接觸了崔某,要求他交代21日自己的全天活動。

崔某十分心虛,嘆氣說:「我知道犯了罪,我交代……」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崔某交代,21日上午,他跟王某在市場上賣麵包,作為兩人的共同朋友,小燕也來幫忙。中午大約11點,他騎車送小燕回家,途中遭遇下雨,兩人就躲進了水閘房,兩人在屋裡發生了關係,後來王某也趕來,在水閘房裡做了跟崔某一樣的事。

崔某的交代與現場勘查情況基本一致,水閘房周圍確實有自行車的痕迹。如果崔某的作案時間與死者死亡時間一致的話,他就是兇手,案子就破了。現在的關鍵問題是,時間能不能對上。

正在這個時候,一份勘察報告送來了,崔某和王某的足跡與現場不符,他的自行車輪胎印也不符,兩人作案的可能性被否定了,偵破工作陷入僵局,難道後來還有其他人?

專案組成員重新梳理了一遍整個案情,最終得出兩點意見: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第一,兇手一定對鐵路很熟悉。根據鐵路部門的信息,22日3點20分950次火車從上行線駛過之前,下行線的2056次列車於3點16分駛過。也就是說,要把死者挪到鐵軌上,必須抓住這4分鐘的窗口時間。

第二,兇手一定熟悉死者。如果兇手是流竄犯,他在水閘房實現了自己的目的后,完全可以就此離開,沒必要殺人滅口。

由此分析,專案組開始排查死者的社會關係,希望從她熟悉的人中找到突破口。經過一天的問詢,偵查員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鐵路職工樊明,這個人在鐵路部門工作,熟悉鐵路情況,同時,他又是小燕的前男友,二人關係密切。

偵查員到鐵路段了解情況,發現樊明口碑不好,此人性格暴躁,十分魯莽,容易衝動。接著,偵查員又前往樊明的宿舍尋找線索,他的皮鞋上沾有泥土,尺碼與現場留下的腳印相似。經過技術員鑒定,樊明的皮鞋,正是在現場留下足跡之一,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在證據面前,樊明沒有過多狡辯,很快承認了罪行:21日晚8點多,他和另外一個人把小燕帶到了王立庄附近的水閘房,先後玷污了她,然後在屋外扔了一坨紙。由於擔心小燕事後報警,兩人臨時起意把小燕掐死了。

樊明當時聽到下行線火車剛剛駛過,他知道4分鐘後上行線火車就會開來,於是把小燕抬到了鐵路上,隨後跑回水閘房,騎上自行車就跑了。

時間、地點、作案手段、逃跑路線全部明了,522鐵路兇殺案告破,此時距離案發只過了4天。

522鐵路兇殺案:20歲姑娘被火車碾壓,調查后發現「案中案」

文丨稜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