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1984年元宵節剛過,上海黃浦區東昌街道老馬家,發生了一場家破人亡的悲劇,馬家的三兒子馬定和為了幾滴水,竟然用牛奶瓶打死了姐夫。

原標題: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老檔案故事:破碎的牛奶瓶

1984年元宵節剛過,上海黃浦區東昌街道老馬家,發生了一場家破人亡的悲劇,馬家的三兒子馬定和為了幾滴水,竟然用牛奶瓶打死了姐夫。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2月19日早晨,馬定和與姐夫袁剛都在房門外的過道上搞家務。馬定和生煤爐做早飯,袁剛為孩子洗尿布。袁剛因為急著上班,所以尿布洗得很快,沖水的時候不慎把幾滴水灑到了小舅子馬定和身上。

馬定和脾氣暴躁,立刻吼著責問袁剛:是不是一大早就要找麻煩?

袁剛嘆口氣道歉說:「對不起,不是存心的。」

馬定和冷哼一聲,隨手抓起一把煤灰,朝袁剛扔去,用同樣的語氣說:「對不起,我也不存心!」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袁剛本來急著上班,這下衣服髒了還得換,心中不服,就跟小舅子理論了起來。都是30多歲的壯年,這個手指過去,那個手戳過來,越說越上火,最終扭打在一起。

展開全文

兩家的房子本就是分割老房子的「鴿子籠」,都在同一個過道上,僅僅隔著一道薄磚。打罵聲驚動了各自房子里的妻子,兩個女人同時衝出房門,幫助自己的丈夫指責對方,姐姐罵弟弟,弟媳罵姐夫,罵著罵著四個人打成一團。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蹬爐子摔鍋的聲音驚動了老馬夫婦,兩個老人趕緊出來拉架,他們愛兒心切,先拉住了自己的女兒馬梅芳,不讓女兒打兒子。就在這時,馬定和的媳婦劉粉女見沒了對手,轉而上前幫助丈夫一起廝打袁剛。

劉粉女一把揪住袁剛的頭髮,死死按住不放,馬定和瞅准機會,抄起灶台上的一支空牛奶瓶,對著袁剛的後腦勺狠砸了三下。正想敲第四下,沒想到牛奶瓶已經碎了,而袁剛也像喝醉了一樣,身體失去控制,癱倒在地。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這一幕嚇壞了在場的幾個人,急忙喊人,呼救聲驚動了周圍的鄰居,大家一看袁剛不省人事,立刻叫了救護車,但為時已晚,等到人到醫院時,早已沒了呼吸。

常理來說,即便再莽撞的人,也不會為了幾滴水打死親人,馬定和之所以對袁剛恨之入骨,實際上還是夙日積怨——馬定和認為袁剛這個上門女婿有意爭奪馬家的家產。

1982年初,馬梅芳跟袁剛結婚,由於沒有房子,馬梅芳就把父母的灶房改成了卧室。弟弟馬定和對此很有意見,他認為姐姐和姐夫這是趁機搶佔了家產,無形中縮小了自己的結婚用房面積。

可因為他在安徽馬鞍山工作,一年沒有幾天時間待在上海,所以儘管對姐姐和姐夫很有意見,但一直無法解決。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細說起來,袁剛作為上門女婿,本就沒有所謂的「侵佔家產」的意思,他自認為是馬家的「外人」,因為無房居住,做了上門女婿,勉強跟妻子擠在岳父母家。由於這個身份,袁剛有些抬不起頭,所以平時總是小心謹慎,與人為善。

可饒是如此,直到兩年後妻弟馬定和結婚了,他仍舊被當做搶奪家產的危險人物。

馬定和娶了上海女子劉粉女,這個新媳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丈夫馬定和在馬鞍山工作,夫妻兩地分別,這讓劉粉女一直心存芥蒂。她每日見到馬梅芳跟袁剛成雙成對,夫妻和睦,內心很是嫉妒,並生出一股厭惡感。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馬定和每次回家時,劉粉女必定猛吹枕邊風,訴說姐姐馬梅芳和姐夫袁剛的不是,並判斷他們倆是想侵佔本來屬於馬定和的家產。

時間長了,劉粉女向馬定和攤牌了:要麼馬定和調回上海,要麼重新掙來一套住房,要不然就離婚

已經30出頭的馬定和一聽說離婚,立刻著急上火,他本身就因為家裡條件有限,沒有獨立的住房,所以才在近30歲時娶妻,現在好不容易結婚了,又因為房子的事跟妻子鬧離婚。馬定和來回合計,自己的狼狽要追根溯源,還是姐姐和姐夫霸佔了灶房,所以才讓他沒有足夠的居住面積,惹得妻子不滿。

同時他還猜測:姐夫袁剛作為上門女婿,今天能霸佔一個灶房,明天就能佔了整間老屋,這個人跟姐姐合謀,就是為了侵佔原本屬於他馬定和的家產。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在馬鞍山工作的馬定和心神不寧,他擔心離家久了,哪天回家的時候,姐姐和姐夫真的把房子佔了,自己連落腳的地方都沒了,於是總借故離開廠回家裡,曠工次數多了,工廠給了他處分。

背了處分,馬定和憤怒不已,自己家產被人惦記著,工作也受到牽連,這一切都是姐姐和姐夫惹的禍,他一定要出了這口氣。

春節前夕,他回到上海家裡,劉粉女再次向他吃枕邊風,直言家裡老人年紀大了,隨時都會離開,到時候這房子八成要落到袁剛手裡。馬定和聽了這話,怒不可遏,他等待一個機會,要好好教訓姐姐和姐夫。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2月19日,他終於發泄出了心中鬱結的怨氣,同時,也把自己送進了班房。

實際上,袁剛並沒有佔馬家便宜的意思,他作為上門女婿,本就自卑,有一個容身之處就不錯了,哪還敢搶奪家產?退一步說,老人去世后,就算袁剛要參與房子的分配也情有可原,畢竟他的妻子也姓馬,有資格分馬家的財產。

馬定和這個人,心胸狹窄,頭腦簡單,不僅沒有容人之量,同時又易受蠱惑,妻子的枕邊風聽上去雖然全是為他著想,但仔細想一想,全是蛇蠍之語,只是他聽不明白。

自己沒有主見,又受到外界影響,馬定和舉起了牛奶瓶,結果就是賠上了一切。

男子用牛奶瓶打死姐夫,因為姐夫是上門女婿,怕他爭奪家產

文丨稜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