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我的大學同學是東北人,畢業后很久沒見,好不容易湊一起喝頓酒,他像過去一樣,吹牛胡侃,把自己這些年的經歷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說了一會兒,他停了下來,突然拿起一支啤酒瓶狠狠摔碎,地上的啤酒泡沫翻滾著,他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喊:「我心裡一直憋著一件事,不說出來難受!」

原標題: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我的大學同學是東北人,畢業后很久沒見,好不容易湊一起喝頓酒,他像過去一樣,吹牛胡侃,把自己這些年的經歷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說了一會兒,他停了下來,突然拿起一支啤酒瓶狠狠摔碎,地上的啤酒泡沫翻滾著,他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喊:「我心裡一直憋著一件事,不說出來難受!」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2003年,我們大學畢業后,同學到瀋陽工作,當時沒什麼錢,只能租住鐵西區的公房小區,搬家的時候有很多書,他一個人往樓上背有些吃力。

隔壁家男主人出來倒垃圾,看到他一個人呼哧呼哧地搬東西,也一塊幫忙,忙了兩個小時,東西全都歸置妥當。同學要請鄰居吃個飯,對方大咧咧一笑:「出去吃破費,在家吃吧,你嫂子給做倆菜。」

在鄰居家,男主人自我介紹,他叫王勇,土生土長的瀋陽人。兩個男人聊起了天,女主人去廚房做飯,說是做飯,其實就炸了一盤花生,煮了兩個雞蛋。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嘿,別嫌棄,就拿這下酒吧。」王勇拿出兩個二兩杯,倒了一點散裝白酒。

同學客氣了兩句,心裡明白這家人不是很富裕。他打量了一下屋子,木傢具的漆面都掉的差不多了,露出了底色;牆皮斑駁,有些地方用報紙糊著;屋頂有個燈泡,是唯一的照明工具,還是老式的拉繩式開關。整個屋子看起來破舊、老氣,但收拾得挺乾淨。

展開全文

認識了之後,同學每天忙著工作,跟這對夫妻來往不多,有一次周末,他心血來潮,買了幾個小菜,邀請王勇來家裡小酌。

「哥,這麼久咱們也沒嘮嘮,今天喝一頓。」同學倒上了一杯白酒。

兩人推杯換盞,喝到略有醉意,王勇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因為囊中羞澀,他平常很少約人喝酒,也就沒機會跟外人聊天,那天借著同學請他喝酒,這個中年漢子把自己的心裡話都說了出來。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王勇40多歲,下崗七八年了,一直在家待著照顧孩子。當初他的工廠效益不錯,挺受人羨慕,經人介紹,跟鄰廠的女工結婚了。但好景不長,他自己的廠在第一輪國企改革中就垮了,他成了最早一批的下崗工人。

當年整個城市都處於陰霾之中,所有人都在想出路,王勇拿著家裡僅有的幾千塊錢,做起了賣玩具的生意,那個年代所有人生活都很拮据,吃飯都不太飽,哪有餘錢給孩子買玩具?王勇的生意徹底賠本了。

從此之後,他就在家待著,好在妻子不是一個勢利的人,沒有給他甩臉子。妻子的工廠雖說沒有倒閉,但也沒有效益,每個月只能領400塊錢工資。王勇有時候在家待得煩了,也會出去撿點垃圾,一個月下來能有100多塊錢。

「老弟,你是不是瞧不起老哥?」王勇紅著眼圈問同學。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同學默默倒上兩杯酒,跟王勇碰了一杯,嘆氣說:「哥,我明白,我家大人也是下崗工人。」

當天兩個人喝醉了,嘻嘻哈哈聊了一晚上,忘記了所有煩惱。

此後同學又開始早出晚歸的工作,很長一段時間沒跟隔壁的夫妻碰面。一天午夜,隔壁突然發出一陣噪音,王勇和妻子大聲吵架。不一會兒,突然有人砸門,門外的人喊:「兄弟,幫幫忙!」

同學聽出是王勇的聲音,連忙打開門問:「哥,咋的了?」

王勇顫抖著說:「你……嫂子,你嫂子突然摔倒了,快,快幫我把她送醫院!」

兩個人扶著女主人下了樓,攔下一輛計程車直奔醫院。醫生檢查完,跟王勇小聲嘀咕了一會兒,然後嘆了口氣,聲調提高了一點,同學聽到醫生最後的話是:不樂觀,你們準備準備。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王勇告訴同學,當天他跟媳婦吵架的原因很簡單,媳婦身體一直不好,為了省錢從不體檢,最近一段時間尤其不好,王勇晚上發現妻子臉色鐵青,極力要求去醫院看看,妻子還是拒絕,然後兩人就為去不去醫院吵了起來。

「兄弟,那是我跟你嫂子十年來第一次吵架。」王勇用袖口擦了擦眼淚。

妻子患了什麼病,王勇始終不肯說,他拍拍同學肩膀說:「兄弟,這事兒你幫不了,回去吧。」

那個時候,同學的公司正在談一個大合同,他精力有限,只能把這件事暫且擱置。兩天後,他下了公交車往家走的路上,看到一群人圍成一個圈,裡面有個人似乎在呼喊,他湊了過去。

一個男人帶著大棉帽子和護面,只有兩個眼睛和嘴巴從護面的三個眼中露出來,他跪在地上,向四方的人作揖,口中大聲說:

「各位兄弟姐妹,我是鐵西的第一批下崗職工,媳婦廠子效益也不好。孩子今年學費也沒交。孩子懂事,啥都不要,日子緊巴緊巴過也沒啥,可是媳婦突然病了,我實在拿不出錢了。親戚們都跟我一樣,家裡揭不開鍋,我實在沒法問他們借。只能出來求大家了!」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說到這裡,男人朝地上「咚咚咚」磕了三個頭。

「兄弟姐妹們如果也是下崗職工,你走你的,不用給。如果兄弟姐妹不是下崗工人,手裡有點零花錢,給我個10塊20,我感激不盡,求求你們了!」

同學一聽這個聲音覺得耳熟,懷疑這就是鄰居王勇,正巧這個時候男人捧著一個臉盆,跪到了同學面前,男人抬起頭一看,愣了一下,眼睛立刻瞟向一邊,趕緊換個人去跪。

這人就是王勇大哥吧,同學心裡一陣苦澀,掏出100塊錢放進臉盆里,轉身就走了。他回家后,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晚上聽見隔壁開門的聲音,也不敢去問好,他害怕一個男人最後的尊嚴被擊碎。

第二天一早,他洗漱完畢去上班,剛下樓就看到王勇蜷縮在門洞外,身旁放著幾個空酒瓶。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同學上去拍拍王勇,「哥,你咋在這躺著?」

王勇轉過身,用通紅的雙眼望向同學,輕聲說:「我媳婦沒了,你嫂子死了。」

同學的心緊了一下,他沒有料到悲劇來得如此之快。他攙扶著王勇起身,把他送回了家裡,本想留下陪一陪這個漢子,但手機一直響,上司不斷催他,無奈輕輕關上門,趕赴公司。

因為項目緊急,當天他就坐飛機去另一個城市出差了,等到合同談妥,他返回瀋陽,回到出租屋,發現隔壁房門大開,王勇不在,屋子裡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只有一個陌生人。

同學問:「屋主人呢?」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陌生人正在掃地,聽到有人問話,停下掃帚,直起腰說:「不知道。聽說女人死了,男的把房賣了,我是幫新房主收拾屋子呢。」

同學再沒有聽過王勇的消息,很快他就升職去了另外一個城市。

「你們知道嗎?這些年我一直記著那對夫妻,」同學流著淚斟了一杯白酒,「多好的人啊,每個月就靠500塊錢活著,他們十年就吵了一次架,吵完那個家就散了!」

同學站起來,端著杯子向四方遙敬,然後用盡全身力氣把杯子砸得粉碎。

東北往事:月收入500元的夫妻,十年吵了一次架,隨後就是永別

文丨稜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