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 A+
所屬分類:新奇
摘要

原標題: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在金錢面前,對愛情的忠誠是否不堪一擊?40年前的這個真實故事,或許能告訴我們答案。

原標題: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在金錢面前,對愛情的忠誠是否不堪一擊?40年前的這個真實故事,或許能告訴我們答案。

1983年,24歲的陳勝英快要結婚了,未婚夫跟她青梅竹馬,兩個人葉門當戶對,陳勝英是上海某醫院的護士,未婚夫是某機器廠的工程師,雙方家長很是期待這兩個一起長大的孩子結成連理。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然而,婚事卻在一個所謂的外商出現后,發生了戲劇性轉變。

陳勝英所在醫院的三病區來了一位華僑外商,名叫約翰·楊,這位青年病號雖然其貌不揚,卻聲稱是億萬富翁的兒子,他每天都要吃人蔘,邊吃還要邊嚷嚷太便宜。

有一次,陳勝英在幫外商擦桌子時,不小心把他的手錶摔在地上,當時一塊普通手錶都價值不菲,何況是這種富商巨賈的玩物,陳勝英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擔心,沒關係的,」約翰漫不經心地說,「我跟妹妹去動物園玩,妹妹要逗猴子,我們找不到石頭,就脫下手錶扔過去,我們倆的都扔了。」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還有一次,約翰要去友誼商店買東西,醫院派陳勝英陪同,在商店裡,約翰一擲千金,花錢如流水,陳勝英第一次見識了什麼叫有錢。

展開全文

在回去的路上,兩個人聊得很投機,約翰說在外國生活其實並不開心,相對於金髮碧眼的外國女人,他還是覺得中國人好看,感謝陳勝英陪伴他。

這種隱晦的表白,讓陳勝英既害羞又自豪,她的內心生出了不一樣的感覺。

沒過幾天,約翰又要去友誼商店,陳勝英依舊陪同,這次約翰大手一揮,買下一條價值500元的金項鏈送給陳勝英。

無功不受祿,何況拿人手短,陳勝英不敢收,約翰笑著說:「這都是小事情,我在爸爸的公司里掛了個經理的名字,一個月領1萬多美元工資,500塊錢也就是我兩天的薪水,何足掛齒。」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我一個月工資才60塊錢,500塊錢的項鏈頂8個月工資,這才是他兩天的收入,陳勝英為之一震,默默收下了禮物。

從此之後,陳勝英對約翰的態度大變,關心程度遠遠超過護士的工作職責,她左一句約翰先生,右一句約翰先生,而約翰也是左一聲陳小姐,右一聲陳小姐,在醫院裡打情罵俏,兩個人不斷玩火。

陳勝英不是沒有想過別人對她的看法,但一想到約翰一天工資約等於300人民幣,等於她五個月薪水時,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陳勝英家離醫院不遠,以前每天都回家,幾乎天天都要跟未婚夫見面。現在她總加班,還經常無償代替同事值班,對家裡人和未婚夫則撒謊說工作忙,沒法回家。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未婚夫的直覺感到一絲不妥,就對陳勝英說:「要不然咱們最近就把婚禮一辦吧。」

陳勝英冷冷回答:「我們都還年輕,應該把精力放在工作和事業上,結婚的事以後再說。」

未婚夫一下明白了,陳勝英這肯定是外面有人了,於是他調查了一下,發現了約翰的事情。

他苦口婆心地勸說陳勝英:「約翰怎麼可能是億萬富翁的兒子,哪有這樣的人隻身到你們醫院看病的?」

陳勝英板著面孔並不回答。

他又說:「這些富商哪個不是前呼後擁,一堆人伺候,他一個人來上海肯定有問題。而且外國的技術那麼先進,他要有什麼病在外面治不好,為啥找你們?」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陳勝英怒氣沖沖地說:「人家是慕名而來,相信祖國,你懂什麼!孤身前來,不正是對國家的信任!」

未婚夫知道勸說已經無濟於事,心冷了,兩家因此斷了來往,一樁20多年的交情就此結束。

陳勝英和約翰曖昧的關係,引起了院方的重視,他們把陳勝英調離了三病區,但她仍舊每天都去看約翰。

三個月過去了,約翰準備回國,陳勝英左思右想,決定陪他南下,送他到廣州的機場。她的打算很簡單:一路上以照顧之名陪伴約翰,藉機把兩個人的關係確定下來。

病假請不到,事假又不批,調休天數又不夠,怎麼辦?既然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索性狠到底,她曠工了,反正有了錢,什麼都不怕。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在廣州,約翰又臨時決定不走了,他跟陳勝英像夫妻一樣生活了幾個月,這種「准新婚蜜月」沒過多久就變了味,因為約翰花錢越來越少,陳勝英認為約翰可能對自己的新鮮感已過,此時必須趕緊結婚,要不然這種公子哥肯定要跑。

陳勝英對約翰說:「我們結婚吧!然後咱們去你爸爸的公司工作。」

約翰沉默了一陣,冷冷地說:「陳,實話跟你說,我不是億萬富翁的兒子,我在外國其實是個thief,也就是『梁上君子』。」

「我既沒有固定收入,也沒有固定住所,靠別人口袋裡的錢過日子。我現在沒有積蓄了,準備回去。我不打算再耽誤你了。咱們分開吧!」

陳勝英聽了呆若木雞,等反應過來,立刻給約翰兩記耳光,怒吼:「我要去告發你!」

約翰冷哼一聲,慢條斯理地說:「那恐怕沒用,因為我從來沒在中國動過手。」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陳勝英想縱身跳入珠江,但又沒有勇氣,她恨自己,恨華而不實的美夢,同時又想起了未婚夫,也許他能原諒自己。

陳勝英收拾好了行李,問約翰要了50塊錢路費,頭也不回直奔火車站,她要回去找未婚夫,好好認錯,破鏡重圓。

然而覆水難收,她終究沒有得到原諒,愛情沒了,工作丟了,父母對她也是愛搭不理,陳勝英為自己的野心和貪婪,付出了一輩子的代價。

護士照顧外商日久生情,與未婚夫分手,一年後她拿著50塊錢回家

文丨稜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