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 A+
所屬分類:娛樂
摘要

2020年1月,因為疫情,王霏霏原本要參加的韓國綜藝Bar Persona暫停錄制。《乘風破浪的姐姐》在這個時候找到她,問她想不想和二十多位女藝人比賽,重新組成女團。「怕」是很快出現的情緒,「我是真的很慢熱的一個人,想到要跟這麼多的不認識的姐姐聚在一起,還不是友誼賽,太可怕了!」另一層擔心則來自曾經的女團經歷,因為「你成團了不稀奇,但要是不成,天哪,那得多丟臉」。後來知道Miss A的前隊友孟佳也收到了節目邀請,她去找孟佳聊了聊,聽孟佳說想去,王霏霏的糾結突然也不剩什麼了,「至少我最親近的人在對吧?那就沒什麼可怕的啦!」雖然早晨5點睡7點就起,又拍了一整天雜誌,電話那邊王霏霏的聲音卻挺有力氣,聲調隨情感起伏明顯,語氣詞豐富,讓人聽了能猜到她的神態,但又很想坐到她對面去看一看。

2020年1月,因為疫情,王霏霏原本要參加的韓國綜藝Bar Persona暫停錄制。《乘風破浪的姐姐》在這個時候找到她,問她想不想和二十多位女藝人比賽,重新組成女團。「怕」是很快出現的情緒,「我是真的很慢熱的一個人,想到要跟這麼多的不認識的姐姐聚在一起,還不是友誼賽,太可怕了!」另一層擔心則來自曾經的女團經歷,因為「你成團了不稀奇,但要是不成,天哪,那得多丟臉」。後來知道Miss A的前隊友孟佳也收到了節目邀請,她去找孟佳聊了聊,聽孟佳說想去,王霏霏的糾結突然也不剩什麼了,「至少我最親近的人在對吧?那就沒什麼可怕的啦!」雖然早晨5點睡7點就起,又拍了一整天雜誌,電話那邊王霏霏的聲音卻挺有力氣,聲調隨情感起伏明顯,語氣詞豐富,讓人聽了能猜到她的神態,但又很想坐到她對面去看一看。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印花長裙 Iris Van Herpen

粉色手套 Lotusa Vintage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紅黑拼色上衣、紅黑拼色長褲

均為Givenchy

高跟短靴 Jimmy Choo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紅色抹胸裙 Annakiki

紅色皮質手套 Cheryl Zou

綠色拼接耳夾 Mithridate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的乘風破浪之旅,是在觀眾難以想像的生澀和緊張裡開始的。第一次和姐姐們見面,王霏霏在暗中觀察。看到「女神」萬茜,她想去認識,但怕大大咧咧去搭話會給人造成不好的印象,便安慰自己以後應該也有機會吧。看到寧靜,王霏霏怕她是「很難講話很兇的人」,不自主地先稍微待遠了一點兒。節目前采的時候,被問到想跟誰組隊,王霏霏說了沈夢辰的名字,因為夢辰能如此自然地活躍氣氛,而自己對這件事一無所知。王霏霏真正放松下來,是「大碗寬面」七人團的時候。同組的女生們年紀相仿,大家都能玩到一塊兒去,每天除了拼命訓練,就是一起鬧、點奶茶、吃蛋糕、講笑話。「大碗組」提供了一種方式,讓王霏霏覺得自己可以去走近這些姐姐了。事實上,看起來放松能做開心果的沈夢辰如果某個地方做得不好會很著急,又經常發呆,思緒飄走,需要隊友「時不時把她叫回來」。寧靜很有氣場,對她說什麼話,她都不會有太多表情,起初王霏霏總覺得「完了,不知道靜姐心裡在想什麼」,後來她才搞明白,靜姐沒表情的時候原來就是什麼都沒想。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大碗」期間,王霏霏和孟佳再次站在一起。身邊的團員已經不是 Miss A原本的隊員了,但兩個人仍然在為同樣一件事努力。十年前第一次出道的舞臺什麼樣,自己穿了什麼樣的衣服,拿大獎時哭得多麼稀裡嘩啦,一切都像電影一樣在王霏霏眼前閃回。除了覺得奇妙,她還發現了另外的東西,「經過這次 我發現佳佳比我想像中的更需要保護,愛護和鼓勵,因為她很少在我面前展現她的脆弱和不自信,甚至很多時候是她在鼓勵我。」王霏霏還記得,她和孟佳一起做練習生的時候還吵架吵哭過。自以為已經足夠成熟的20歲女孩總會忙著較勁,偷偷比較你是不是比我好一點,我是不是比你好一點。但這些階段都過去了,她們的眼光更細膩,情感卻變得更節制。王霏霏察覺她和孟佳之間有了一種屬於大人的親人關係,「永遠相互扶持,雖然是親人般的關係,但我們會留給對方一份彼此該有的空間和尊敬。」

當然,當姐姐們湊在一起,還是讓王霏霏顛覆了一些認知。比如,她原本以為成團只是大家的「興趣愛好」,但沒想到大家是真拼,「這段時間真的已經把女團當成自己的職業了」。第三次分組後,靜姐會一直跟王霏霏在內的組員說,沒有人是單純為了來玩來交朋友的,大家要有戰鬥的準備,上了舞臺就是戰士。「所以靜姐真的很認真,沒有一天休息過。」在之前的職業生涯裡,王霏霏沒想過什麼都要去做第一名,低頭把自己的專業做好,得第一或第二也沒什麼不同。但來到這個節目之後,她被身邊的人喚醒了。「我發現我要做第一名的想法真的是越來越大,做第一不是壞事,做第一當然是好事,而且做了第一更好!」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沈夢辰和萬茜組的「Manta」公演播出後,身為隊長的她發現觀眾對她的表現褒貶不一。好評有很多,但帶刺的批評哪怕零星也能劃傷人。王霏霏看到,有人說她的舞臺也就這樣了,說她只能用過往的女團經驗去教別人而已,說其他兩個團員不也跳得跟她一樣好嗎?「我沒有心虛,專業這一塊我從來不心虛,」王霏霏說,「大家覺得我沒有進步,我覺得沒關係,我給別人帶來進步,這也是我的進步。不然怎麼樣?姐現在是要在舞臺上頭轉才叫突破嗎?」雖然是無奈的幽默,但可能是腦補了自己頭轉的畫面,那邊的王霏霏也笑了起來。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現在Vlog和視訊採訪裡的王霏霏是相當快人快語的,不太小心翼翼,也坦誠地分享自己的事情。但她是受過標準偶像訓練的,之前公司經常會提醒:說每句話的時候一定要深思熟慮。王霏霏那時想,我是歌手,要想這麼多七七八八累不累啊,那就乾脆不說了吧。不久前,她發了微博回應惡評,第一次告訴別人她因為一些話生氣了。「你不是我跟孟佳,你怎麼知道我們的感情是真是假?你為什麼一定要用紅不紅來去判斷一個藝人?唱歌跳舞是我自己喜愛的事業,就算《乘風破浪的姐姐》沒成為爆款,我也會很開心,難道工作中當老板才是你唯一出路?」看視訊評論的時候,在節目裡讀「懟懟卡」的時候所積累的很多東西都借這個機會說出了口,這是女團時代的她絕不會去做的事情。雖然一直以來王霏霏知道自己遇到事情也會很慌,習慣把「完了」當口頭禪,但這些表達和情緒也在提醒,她從心底裡好像變得更勇敢一些了。

四年前Miss A解散的時候,王霏霏29歲。在那之前,她總在想當她們三十歲了,應該要做什麼風格的女團,有什麼樣的歌曲形式,要做什麼樣的專輯。在王霏霏眼裡,二十多歲如果去演百老匯感的歌舞,或是穿旗袍上臺不會有時間和經歷帶來的女人韻味,但過了三十歲或許真能試試。「我都有去想過這些美好的畫面,但真的29歲那年就解散了。」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印花連衣裙 AT-ONE-MENT

金屬項鏈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皮質手環 Givenchy

戒指 Georg Jensen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離開Miss A,單獨發展的王霏霏準備在韓國發專輯,但就在發布的前幾天,她在微博為國家發聲,卻引發了抵制。在海外發展的很多年裡,王霏霏參加了很多綜藝,路人好感度和國民度一直是正向的,「但突然大家對我就不行了」。用心做的專輯被荒廢,網路上有人讓她「滾回中國」,打歌舞臺觀眾總是稀稀拉拉沒幾個人。那段時間王霏霏每天早上出門工作,回家就放聲大哭大叫,憂鬱情緒非常嚴重。她不想上臺表演,不想去出告示,於是2017年,王霏霏沒有在舞臺上再繼續了。她回國拍了兩部戲,這段時間所有的經歷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直到經過兩年的沉淀,王霏霏相信自己能慢慢把這些情緒全部排掉,才能像現在一樣,語氣平常地在電話那頭提起這些起伏。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也經常在小紅書上分享自己的日常

時間對女性來說到底是什麼?接受自己的年齡增長可能確實像是被路上的石頭顛了一下,比如當王霏霏好朋友的小孩叫她「霏霏阿姨」,王霏霏的第一反應是:「吔?!我真的老了?!」 但是同樣地,「沒有什麼是時間解決不了的,你所渴望的一切可能在這段時間過後就不渴望了,你所難過的一切可能就不難過了,除了我發現自己還是愛舞臺。」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如果最終你能成團,想對自己說什麼?」我問。

「開始浪吧!」王霏霏答。

今年是王霏霏出道的第十年,但很多觀眾還是第一次認識她。女團是王霏霏的一個起點,也在她的思考方式中留下了隱形的印記。她會因為有同伴在身邊而對陌生的競賽舞臺不再猶豫;會把整團的水平提升當作自己的進步;會因為身邊姐姐的鼓勵變得好勝;會在採訪裡隻說一點點自己,卻更多講大家的事。王霏霏說:「最初組成女團那個時候的勇敢,對未來所充滿的期待,敢為夢想突然放下身邊所有的一切,去其他的國家重新來過的勇氣,都是不可復制的,現在可能不會有了。」可是她忘了,自己就正用另一種節奏做著這樣的事。現在,她可以在臺上演百老匯、穿旗袍。在她之前參加過的海外綜藝視訊裡,也開始飄過很多從《乘風破浪的姐姐》來的「考古」彈幕。確實,王霏霏的兩個女團夢之間有長長的時間差,但就像一首叫做《十年一刻》的歌裡寫到的:「十年的功聚成燦爛那一分鐘的夢……是我的執著搏來,在你面前歌唱。」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攝影師: 王子千

造型: 金繼平 Charlie Chin

撰文:閆夏

編輯: 張靜 Mia Zhang、朱凡 Juvan Zhu

側拍攝影師: 袁小涵

制作: %101;月女 Summer Guo

化妝: 李濟群

發型: 高鵬

時裝助理: Piper Dai、何婧

制作助理: 袁憶寧

場地:長沙和壹光影藝術空間

關註VOGUEfilm

公眾帳號後臺回復王霏霏

查看隱藏版美麗

留言寫下王霏霏觸動你的舞臺瞬間

截止8月20日15:00,點讚量最高者

有機會獲得霏霏子簽名拍立得一張

王霏霏:重塑女團夢

預覽時標簽不可點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