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負夜譚:課外負擔減少焦慮就會消失?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新浪2018國際學校擇校巡展將於3月-4月,在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西安啟動!點擊[新浪2018國際學校擇校巡展]搶票!

減負夜譚:課外負擔減少焦慮就會消失?

新浪2018國際學校擇校巡展將於3月-4月,在北京 、上海 、廣州 、成都 、西安啟動!點擊[新浪2018國際學校擇校巡展]搶票!

原標題:胡牛一刀:「減負」夜譚

為什麼說「減負」要夜談,為嘛白天不談?實在因為白天容易浮躁,易說胡話。這幾天,拿「減負」說事的人實在多,鬼話、空話、大話充斥網絡。夜,也許能讓人冷靜,也許能對「減負」作些深思。

「減負」的「負」為何物?指的是過重課業負擔,過重的心理負擔,減負是減掉過重的,不合理的部分。沒有負擔的學習是不存在的,那麼減負應是減去學生身心發展不符的負擔。這是談論「減負」的基礎,所以不存在什麼「片面減負」這樣的命題,談論「片面減負」的教授顯然是不食人間煙火。

減負說了幾十年,減了幾十年,事實上沒有減下來,如果能減下來了,那減負的話題如今就不可能如此熱門。為什麼?值得我輩深思。這幾天,某教授針對「某部,不要給我的子女減負」而大喊「某部要把減負進行到底」,請問,什麼叫進行到底?想進行到底,就能夠進行到底麼?底是什麼?以什麼作支撐?以什麼作保證?以什麼為基礎?這些問題搞清楚了,估計他也不會說這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進行到底之類的話,「減負」需要一些事實分析,而不是總說一些應該減下來的空話。摸著良心說,誰敢保證這次就一定能夠減的下來?

學生負擔太重,這是事實。應該減下來,確實應該減下來!但是也要分析一下,所謂負擔是指什麼?到底是哪裡過重?是學業負擔還是心理負擔還是綜合性的負擔。無的放矢,缺乏針對性,只有翻來覆去的道德正當性,這種正當性值得懷疑。學生的負擔的確太重,看不到這一點缺乏起碼的良知。但是,我們又要分析,這些負擔中,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過重要減下來或可以減下來的,哪些事實上是不能減下來的。同理,一個班級中,一門學科中,哪些學生需要減負,哪些還吃不飽,這都需要精準分析,否則,減下來以後付出的其他的代價更加大。明明知道做不到,但還是要去做,要去說,據說,只有這樣做才是道德的。真的是這樣嗎?為什麼不談談怎樣才能夠做得到,具體怎樣做。說來說去都是應該做得到,意義重大,然則於事無補。毛澤東說過,不解決橋和船的問題過河就是空話。

減負夜譚:課外負擔減少焦慮就會消失?

圖片來源於網絡

我們的許多所謂專家,其實就是二元對立的思維。比如說,負擔重不好,那是不是負擔越輕越好呢,這界限又在哪裡呢?資本主義罪惡、腐朽,但貧窮的社會主義,跑步進入共產主義,這就對嘛,這就好嗎?最近談「減負」的幾篇大論中,就存在此問題,論據不能證明論點。邏輯不能做到自洽,不能做到前後一致。概念化的理想與複雜的現實生活發生矛盾,那就要仔細地釐清,矛盾聚焦在哪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為什麼這個矛盾長期不能解決。可能解決的途徑是什麼,解決到最好的結果是什麼,而不是所謂進行到底的勇氣,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的虛火。

某些專家理直氣壯的舉例,美國的中小學生幾乎是只上半天課。假的!同樣,把減負進行到底。大話!減負的偉大意義,嘮嘮叨叨。套話!數據?許多的數據是哪裡來的?老刀以為,常見的謊言有三種。一本身謊言;二彌天大謊;三假數據。泛泛地說減負就是空話,基於事實是首先一條,比如美國的孩子,是不是普遍低負擔學習很輕鬆,還是窮人的孩子負擔輕,有錢人家的孩子並不是。現在有許多中國人生活在美國,也有很多訪問學者在美國交流,他們反饋回來的消息是什麼?據最近老刀熟識的一位訪問學者說,他近來在美國印第安納州考察,該州里有統一的教材和學生練習冊,可以供教師、學生使用,但是鼓勵教師們進行自主整合或研發教材。他們學生課程學習的學業評價都是由教師評定,更多地注重過程性評價。教師會將課程標準的評價內容分解每週,每週進行一定的測試,然後給學生一個評定,同時也告知家長。整個印第安納州十分重視教學成績,以法律的形式規定每年都要對三年級以上的學生進行全州的學業水平測試,主要包括語文(英語)和數學、科學。並以學校為單位進行排名,名次直接影響學區對學校的投入。一、二年級不參加全州的統一考試,但學校也會進行統一的測試。而且三年級的成績直接影響一、二年級教師的薪酬。因此,美國的校長和教師對教學質量也是十分地重視。他們的小學下午三點左右放學,也不是教授們說的半天學習或一兩點放學。可以想像,美國的學生學習負擔會很輕嗎?教授們在用美國的教育作比較的時候要用上真實的材料,而不要總是信口開河。

在老刀看來,負擔重與輕,減與增,充滿了矛盾,這些相悖的命題建立起了討論與爭論的空間,充滿了張力,這種張力是推動社會發展,推動教育改革的動力。專家們發表一下意見也無可厚非,然而,許多文章都缺分析、自得其樂。一減到底與堅決不減,顯然都是不恰當的。這其中關鍵的要素是,各個角色都要做好自己的事,釐清自己的角色定位,專家們不需臣謀君事妄自揣度,有關部門也不必事無鉅細規定到學校、家庭的具體行為,這其中自有邊界,在合理的範圍內留有中間地帶,讓學校家庭自主選擇。教育發展也與國家發展一樣,有東部與西部之分,同一區域也有城鄉之別,就是同一城區的窗口學校與普通的學校相異。同一校內、同一班內,學生的接受程度,家庭教育的環境各不相同。如果期待著一個報告、一個文件或一次會議能解決問題,抑或一個「進行到底」的口號能解決問題,不好意思,那老刀不客氣地告訴你,只會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減負夜譚:課外負擔減少焦慮就會消失?

圖片來源於網絡

總之,解決此類問題要穩妥,不能越減越負,要更多地考慮多元方法,地方自主,改變教育與課程的工具化,實現教育與課程的促進心靈成長的內在價值等途徑來解決。我們不能把傳統的勤學苦練全丟了,去學人家的「寬鬆教育」,實則教育文化傳統不同,弄不好畫虎不成反類犬。而現在的實際情況是,英國等國家卻在引進我們的數學教材,美國正在學我們的統考,在進一步提高教學質量,這難道不發人深思嗎?教育應以立德樹人為宗旨,以弘揚民族優秀文化為主要任務。減負並不意味著放棄我們民族鼓勵勤奮學習的優良傳統,更不能允許某些教育公知借減負為口實,抹黑中國的基礎教育,吹捧美國教育、神話美國教育。目前來說,負擔過重的問題總要解決的,過重的課業負擔、心理負擔定要適度減輕,教育部門、學校與家庭應各負其責,要有邊界。

其一,教育部門要謹言慎行,以事實為依據實施「減負」。政府或教育行政部門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能大呼隆,尊重教育規律要放在「人民滿意」之先。應組織專家以事實為依據,比較中西方教育,優劣各是什麼,到底我國中小學生的負擔有多重?重多少?是課業負擔過重還是心理負擔過重?這些需要可靠的報告。要以此為基礎制定相關規則,確定底線,相關規定宜粗不宜細。同樣,要在教育宣傳中堅決摒棄效率崇拜,減少社會輿論給學校與家長施加的壓力。要大力開發社會教育資源,實踐「教育並不單單是學校的工作,而是全社會共同的義務」的理念,絕不可以一談教育就單方面指向學校,也不能以犧牲學校或教師的利益迎合部分有話語權群體的無理要求,由學校來承擔本該由社會或家庭承擔的教育責任。教育部門與學校要致力於建設隊伍建設,提高教師的水平,關心教師的生活,尊重教師人格與改善師生關係等等,而不是空談減負,咒罵學業負擔!不要輕易降低學業標準,使公辦學校過於寬鬆而將壓力傳導至校外,使學有餘力的學生家庭陷於焦慮之中。要努力辦好公辦教育,約束民辦教育,不能以「公辦保基本,民辦供選擇」的名義,自廢武功,削弱公辦教育,將教育推向市場,讓家庭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

其二,學校在「減負」中要盡到主體責任,重點是加強教師隊伍建設。無論外部環境如何,學校在「減負」中完全可以有所作為。學校有責任尊重教育規律,自覺抵制非教育性的要求,更不能對社會中的教育功利主義推波助瀾,切勿揠苗助長,堅決保證學生的睡眠與休息時間,堅決避免機械重複的作業。要深化教育研究,重在激發學生學習的內部動機,使學生能主動學習,有積極的學習心態,在此狀態下,我們原來視為過重的負擔也許就不再過重。改變單一的課堂教學作業狀態,多培養提高學生的動手能力和實踐意識,具身認知學告訴我們,人類的思維並不僅僅發生在人的頭腦中,大部分的知覺、思維和行動都涉及身體及身體所處環境之間連續而豐富的交互作用,這一點也許是中西方教育真正的差別。學校要加強教師隊伍的建設,教師教學水平高,教師全身心投入,對工作負責任,教師關心孩子,那麼盲目的、片面的、過多的作業佈置就會減少,練習的針對性就會加強。教在點子上,那麼學生學習的效果會比較好,舉一而反三,而不至事半功倍學生的學業負擔和心理負擔也就比較而言會輕鬆一點。教師水平低 、教學不得法、課內損失課外補、必然轉化為學生的過重負擔,這是學生學業負擔重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教學不得要領的老師偏偏都比較地焦慮,甚至比較暴戾,這就會使師生關係緊張,也會導致學生焦慮和痛苦,這是學生心理負擔的加重主要因素。

其三,家庭要去焦慮,真正認識自己的孩子。減負需要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的協調,需要系統思維,需要教師和家長的聯手,需要就孩子的學習問題、學生的發展問題,家校形成一些基本的共識,否則學校減下來了,家庭加上去了,依然如此或變本加厲、適得其反。孩子的成長自有規律,各有特點,作為家長,對孩子成長的焦慮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社會競爭的壓力家長能直接感受到,但是,作為家長一定要正確認識自己的孩子,對孩子的發展有個適當的評估,過高的要求有時效果恰恰相反,徒增負擔與焦慮。還是一句老話,適合的才是最好的。作為家庭,要關注孩子全面的身心發展,對孩子的評價不能唯考分論英雄,也不要人為加重孩子的負擔,給孩子留點「閒暇」時間與空間。還是要營造符合孩子積極學習的氛圍,對他們的學習產生積極地影響,對孩子的學習盡可能地做到關心、支持、鼓勵與幫助,激發孩子的學習積極性,增加學習信心,強化學習動機,化解學習壓力。

綜上,減負不是偏執地、片面地、形而上學地所謂一減到底,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而是要考慮減下來的空白的時間和空間怎麼使它豐富起來、活躍起來、充實起來,而不是放任自流、撒手不管,結果無事生非、反而搞得雞飛狗跳。減負也可能僅僅是為課外的教育培訓機構的擴張擂鼓助威,造成教育的更大不公平,加劇貧富差距,堵塞平民上升通道,這更需要警惕。所以,將「減負進行到底」的口號,對它形左實右、誤導國民的危害性,我們要有充分的估價!

本文轉載自齊澤宏名師工作室的新浪博客,點擊閱讀原文

小編註:本文為轉載新浪博客文章,觀點只代表作者本人,不能代表新浪立場,新浪尊重原創。

國際學校擇校巡展商務合作請聯繫尹老師:010-58983664

減負夜譚:課外負擔減少焦慮就會消失?

如何上國際學校

責任編輯:實習生張雅靖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