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呼籲鄉村孩子讀大學 根據自我喜好追尋理想

  • A+
所屬分類:教育
摘要

  新浪教育訊 8月6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受邀參與由新浪教育公益聯盟發起的原創公益欄目《教育星益官》。本次活動兩位嘉賓通過在線直播、現場互動等形式,為全國的鄉村孩子們講述了自己的公益經歷和奮鬥故事。

新浪教育訊 8月6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受邀參與由新浪教育公益聯盟發起的原創公益欄目《教育星益官》。本次活動兩位嘉賓通過在線直播、現場互動等形式,為全國的鄉村孩子們講述了自己的公益經歷和奮鬥故事。

俞敏洪呼籲鄉村孩子讀大學 根據自我喜好追尋理想

俞敏洪呼籲鄉村孩子讀大學 根據自我喜好追尋理想

直播開始前,懷著期待與緊張,來自四川、西藏、雲南等各省市的26名鄉村孩子在現場搶先感受了一堂別開生面的公益課。面對面提問、唱歌表演、獻哈達……這些看似很普通的事情卻在這一刻被賦予了不一樣的意義。俞敏洪對孩子們說:「我希望同學們能夠做到有目標,有自信,多交朋友,多讀書,考上好大學,以後有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僅讓自己和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還能有力量幫助更多的人」

知識本身的獲得不是最重要的,掌握學習方法對未來人生大有裨益

中國兒童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現場分享了「春蕾計劃」實施30年以來的發展歷程,從當初簡單地幫助失輟學女童,到擴展為幫助家庭貧困的高中生、大學生,包括在學前教育、春蕾教師培訓、職業教育培訓等方面的延展,越來越多的女童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也幫助眾多家庭改變了命運。談到鄉村孩子的學習問題,他認為知識本身的獲得並不是最重要的,更應該關注的是學習方法的掌握,掌握了這些方法對於未來人生的成長是大有裨益的。他提議每個鄉村孩子都應該提早規劃自己的人生道路:「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遠,知識是立足未來社會的基石。」

人生需要豐富多彩的生命和生活,而考大學可以影響一生

俞敏洪在直播中談到:「對於孩子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真的讓孩子們內心意識到未來學知識、上大學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對農村孩子來說上大學這件事情絕對是180度改變了他們的命運。」 他認為人生需要有豐富多彩的生命和生活,對農村孩子來說,能夠進好大學這件事情,對他們一輩子有著重大的影響。而考大學之前的各種選擇,俞敏洪認為孩子們最重要的就是先問問自己最喜歡做什麼,沿著自己喜歡的方向往前走,更加容易取得成功。學什麼東西最感興趣、最喜歡才是遠大理想,理想是跟你的喜歡連在一起的,不是憑空產生的。對於未來理想的設定,朱錫生也有同樣的建議「一個人從小開始就應該有理想或者說要有夢想,當然這個理想不一定多麼偉大,而要有自己的小目標。」他認為未來的理想要切實可行,根據自身能力、自身處境,綜合各方面因素,跳一跳就能達到小目標,通過小目標的積累最終達到自己的理想。

艱難也是一種財富,它讓你擁有站在不同角度看待世界的能力

對於很多農村孩子自卑的問題,俞敏洪表示農村的孩子沒有必要有自卑的心態,重要的是孩子們在當地能不能把學習學好。學習沒有問題了,未來人生的其它遺憾會慢慢被彌補。他坦言自己的確有一些遺憾,比如不會體育,不會音樂,不會繪畫,這些當年在農村不可能學到的東西都成為了他覺得遺憾的事情。但是因為有了自己成功的事業,有了自己的思想和發展,那些遺憾最終並不會構成自卑的基礎。所以,他鼓勵大家把農村的生活包括艱難,都看成自己未來人生的財富,用好了意味著未來可能比城市孩子有更多的人生體會、領悟和站在不同角度看待世界的能力。同時,他也給農村孩子們的未來成長提出了三點建議:第一,要立定自己的志向;第二,農村孩子要保持自己的自信;第三,一定要保持每天的努力和進步,多讀書、多學習、多和同學們一起交流。

鄉村教育中目前最缺乏的是父母的陪伴和優質的師資

針對目前的鄉村教育發展,俞敏洪認為存在兩個問題:第一父母不在孩子身邊的問題,第二整體農村老師水平下降。同時他也提出了提高鄉村教師水平的解決方法:通過社會情懷的鼓勵,讓更多優秀教師有投身鄉村教育的情懷。從長久來講,在經濟上平衡才是最重要的。除了教學本身,近年來校園安全、兒童性侵案等有害事件的曝光也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同時也暴露出未成年人對於生命價值教育、安全教育等方面的缺失,其中鄉村孩子更是成為易受傷害的群體。針對這一現象,俞敏洪認為減少校園傷害事件的發生頻率需要家庭、學校、社會共同努力。首先是父母需要回歸家庭,加強對孩子的陪伴和關愛;第二,有更多的社會組織不斷的向全社會普及兒童權益保護的重要性;第三,政府不斷完善法律法規,健全兒童保護機制;最後,孩子們的自我保護意識加強。朱錫生對此也表示除了法律武器之外,家庭、學校和社會各自要把責任扛起來。在兒童特別是女童保護方面,只有把各自的自然搞清楚,各自的責任扛起來、抓起來,才能形成一個群防群治的局面。同時,他也建議全國的少年兒童,特別是女童,都應該主動學習一些自我保護、自我防範的知識,包括必備的技能。希望幫助孩子們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有條件、有選擇地相信別人。

「農村孩子沒有那麼多的出路,農村孩子只有一條路,就是考上好大學。既然只有一條路,就往這條路上拚命奮鬥,沒有別的選擇。但是就像這樣一條路,其實不窄,至少跟我們當初相比要寬很多。既然機會很多,目標又這麼簡單明了,努力就行了。」俞敏洪的一番話或許就是很多鄉村孩子的真實生活面貌,面對來之不易的機會,拼盡全力的去爭取和努力。此次,新東方公益基金會與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攜手開展「新東方春蕾助學行動」,重點資助貧困地區兒童的學習與生活,並面向受助兒童開展遊學活動,來自多省市貧困地區的255名小學生、80名初中生受到資助。在直播的最後,我們也與兩位嘉賓一起呼籲更多的社會公益組織及志願者一起身體力行,共同推動中國鄉村教育的發展,公益無大小,行動起來你就是榜樣。

  以下為訪談文字版實錄: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這裡是新浪會客廳,我是主持人佳睿。公益無大小,行動起來你就是榜樣,由教育公益聯盟發起的原創IP欄目《教育星益官》通過在線直播的方式邀請各行業的著名人士,來分享自己的成長經歷與奮鬥故事。我們希望以榜樣的力量助力教育公益的發展。今天我們現場也邀請到了兩位教育星益官,也是非常重磅的嘉賓,他們是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

俞敏洪:各位網友大家好,我是俞敏洪。

主持人: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

朱錫生:大家好,我是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秘書長朱錫生。

主持人:歡迎兩位。今天非常高興能夠邀請到兩位,在整個訪談開始之前,我也希望跟我們的網友來交代一下我們今天活動的一些背景。

1989年,在全國婦聯領導下,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發起並組織實施了「春蕾計劃」兒童公益項目,春蕾計劃這些年來一直匯聚社會愛心,資助貧困地區失輟學女童繼續學業,改善貧困地區辦學條件,輔助國家發展兒童少年教育福利事業等等。今年2月,新東方捐款500萬元,與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共同發起「新東方春蕾助學行動」項目。為了讓孩子們感受到來自社會的關愛和溫暖,趁著暑假春蕾兒童也來到了北京參加研學活動。藉此機會今天想請兩位分享下關於助學行動的一些情況和兩位對鄉村教育的發展的個人看法,以及兩位的經歷和故事。也歡迎各位收看直播的網友關注我們的官方微博賬號:教育公益聯盟,歡迎大家進行實時互動。第一個問題,問一下俞老師,為什麼會選擇春蕾這個計劃來進行合作?

俞敏洪:因為兒基會的「春蕾計劃」做得非常非常成熟,對農村的少年兒童尤其是對少年女兒童的關懷做得非常非常到位。我個人認為農村的發展其實女兒童是處於某種弱勢狀態的。一個是中國傳統上,從農村地區來說,中國幾千年的傳統都是重男輕女,無論是獨生女還是獨生子,父母一般都會偏向於兒子,覺得女兒反正到最後都會嫁給別人。第二,由於這樣一種偏見,有可能會導致農村的父母們在女兒童的教育投入上和關懷上會顯得更加得缺少一點。這些東西你一下子想扭轉中國傳統的觀念不是那麼容易的,儘管現在已經好很多很多了。所以,我覺得兒基會的「春蕾計劃」實際上專註於對農村地區的女兒童的關懷,我覺得這件事情做得特別特別好。後來我知道了這麼一件事情以後,跟朱秘書長聯絡以後,我覺得這是特別好的一件事情,新東方可以提供兩方面的支持或者貢獻。一方面自然是資金上的支持,因為新東方參與了很多有關農村地區教育的支持項目,大概現在應該多達5、6個,其中春蕾計劃就是我們參與的其中之一。我相信有錢之後應該把這個錢交到能利用得最好的人手裡,毫無疑問兒基會絕對能夠把這個事情做得特別特別好,非常非常到位的。第二,新東方除了給錢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可以提供,就是給學生提供學習計劃、學習幫助和教育資源上的支持。不管是通過遠程的方式還是通過其它的方式,比如說像這一次接近30個女孩子從全國各地,在老師的帶領下坐著飛機第一次來到北京看天安門升旗,還有我們的新東方老師給他們上課,看北京的各種東西,對孩子未來的成長都會起到巨大的作用。

主持人:非常豐富的一次經歷。

俞敏洪:當然這件事情本身是兒基會在做,但是新東方提供支持,包括讓這個項目變得更加豐富,我覺得我們還是能做一些事情。另外,這些孩子未來回到農村地區上學之後我們可以繼續跟蹤給他們提供教育支持。這方面我們和春蕾計劃應該是天作之合,大概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有了新東方的支持,可以有更多的孩子來完成他們學習上的願望。朱秘書長給我們談一下,包括跟新東方的合作,這次春蕾的助學計劃,包括春蕾計劃本身未來會有一些什麼樣的發展?會從哪些方面幫助我們孩子成長和提升?請您也分享一下。

朱錫生:剛才俞老師講得非常好。實際上「春蕾計劃」到今年為止,我們正好實施了30年,我們也非常自豪。這30年應該說在社會各界的關心、支持下,也包括在新東方所有的愛心單位的愛心人士的支持下,走過了30年。這30年我們認為很不平凡,從當初我們發起的時候,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想幫助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的女童能夠獲得平等受教育的權利,減少一些失學輟學現象,這是我們當時發起這個項目的最直接的目的。30年來我們的項目走過了不平凡的歷程,從當初簡單地幫助失輟學女童,我們現在擴展到幫助家庭貧困的高中生、大學生。從義務教育階段有了很大的延伸。另外,包括在學前教育,包括我們對春蕾老師的培訓,包括考不上高中、考不上大學的女童的職業教育的培訓,我們都有延展。

主持人:覆蓋的人群越來越多。

朱錫生:人群是369萬,而且這個數據我們是2018年年底的數據,今年的數據我們還在統計之中。實際幫助369萬,我們在這些女童中不僅僅是改變了一個女童的命運,改變了一個家庭的命運。我很自豪的,是為社會輸送了有用人才。我們有很多孩子想完成九年義務教育是非常簡單的問題了,讀完大學,包括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大有人在,她們的職業也是覆蓋了方方面面,搞科研的,當老師的,當公務員的,當軍人的,各方面都有,甚至當了十八大代表、十九大代表、全國人大代表,也有春蕾女童的身影。所以,這個項目對社會非常有用。另外,講到30年我們接下來還要做什麼,除了我們繼續對自己貧困女童給予輟學幫助之外,我們還有一個重大的調整,實際上就是圍繞總書記講的立德樹人,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所以社會實踐教育包括遊學、研學,也是我們今後的重點方向。另外,職業培訓。很多女童並不一定要考大學,考不上大學的,直接當一線產業工人,當技術工人的,我們給她提供更多的機會進行職業培訓,使我們國家從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的轉移承擔更多的責任。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生命關愛教育。女童年也許包括怎麼保護自己,女童保護也是非常重要的。這一系列,都是我們春蕾計劃今後的重點內容。

主持人:其實剛剛兩位也提到了很多對於我們春蕾計劃的一些想法和實踐,請兩位說一說你們小時候一路走過來,大家都接受過教育,你們小時候最缺乏的是哪一種教育?

朱錫生:剛才我跟同學們有一個交流,現在的教育教學質量、教學內容,我們當年是不可比擬的。如果說我們當年的特點,我覺得跟現在相比,這個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以我來講,像我這個年紀,我出生在60年代初,我們小學只有五年,初中兩年,高中兩年,實際上只有9年,相當於現在的初中,是不可想象的。另外,教學內容跟現在也完全不可比擬,我們講到這個經歷,我們也說來慚愧,當年打下基礎,我想更重要的學習也好,教育也好,知識本身的獲得並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一種學習方法的掌握。有了這個方法,對人一生的成長收益應該是大大的。對現在的教育,對現在的孩子,按照我們倒退三十年、四十年,對現在的孩子我們還是充滿羨慕的。當然我們也希望現在的孩子成長得更好,能夠為今後社會,為民族,為國家能承擔更多的責任。

主持人:也就是不能死讀書,希望大家有自己的思維。

朱錫生:讀死書是沒有用的。

主持人:俞老師覺得呢?

俞敏洪:過去我們小時候上學跟現在的孩子相比,最重要的區別,現在的孩子一個是學習環境比我們當初要好,當然現在也有很多農村學校條件很差。但整體來說,現在的校園硬體方面與我們小時候相比不可同日而語,我小時候在一個破廟裡上學,從小學到高中是不同的破廟,基本上連操場都沒有的一個環境。打乒乓球就是水泥台壘的,用磚當網,自己鋸個木板當乒乓球板的狀態。再從學習知識的寬度來說,現在孩子學到的東西比我們當初要多,當然這也增加了孩子學習的難度,因為學習多了,壓力就大。第三,學生學習的渠道多了。我去過最小的農村小學,都是有視頻教學系統的,工具多了。

主持人:可以在線學習。

俞敏洪:但所有這些東西都不是孩子學習的最需要的東西,有兩件事情其實國家可以把前面的錢省下來一部分,當然不是不要,來做更好的兩個最重要的事情。第一個是國家通過怎樣的產業調整,能讓孩子的父母跟孩子在一起。要不就是你允許孩子跟著父母到打工地區上學,要不就是你通過產業調整,父母能夠回家鄉工作。至少在12歲之前,孩子不應該離開父母。

俞敏洪:他離開父母之後,一個是沒有父母的照顧、關心。第二,親情會變得很缺乏。第三,孩子的行為沒人管。因為爺爺、奶奶或者姥姥、姥爺管孩子的這種行為方式和成長要求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老人們的知識結構也是落後的,沒法跟孩子在知識上進行交流、溝通。

另外,父母如果老在孩子身邊,在孩子受到挫折的時候,能夠不斷地鼓勵,如果孩子在學校遇到了麻煩的時候,可以幫孩子解決這件事,給孩子帶來很大的心理安慰和心理上的安全感,包括人生的安全感。這些都是孩子成長的必要條件。所以,我認為比教育還要嚴重的問題就是父母跟孩子分開的問題。

主持人:能夠看到的情況是確實比較糟糕。

俞敏洪:我到農村,那些農村孩子哭成一團,我一問他們的父母在哪裡,孩子就嘩嘩哭,我就抱著孩子一起哭,這方面國家做的事情還不夠多,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農村地區的教學質量依然很差。另外,現在可以通過高科技技術手段,把遠方的教學質量,比如新東方老師每年給貧困地區的孩子上課,但肯定遠遠不如現場老師的水平來得更加重要,現場老師水平的重要性直接導致了孩子是不是願意學下去。說到這個我就要講我小時候,我作為一個農村的孩子,父母都不認字,為什麼還能夠最後考上(,)?儘管我們當時沒有任何教育,一本教科書薄薄的,翻爛了沒有第二本書,我們所有的書都要用報紙包起來,當寶貝一樣小心翼翼地放在書包里,最好是到一學期結束書還是新的,那種感覺特別好,上面每一個字都要寫得畢恭畢敬的,這是我們當時的情況。我們當時有優勢,父母在身邊。父母在身邊給了你很大的安全感,這個時候如果父母能夠鼓勵你學習,這件事情就特別到位了。我剛好遇到了一個特別鼓勵我學習的母親,儘管她自己不認字,但是每天都要求我讀書,每天都要求我寫字。

主持人:她知道這是重要的。

俞敏洪:每個學期都要求我從學校拿獎狀回去,這樣的話我有了家庭的學習環境,我姐姐比我大五歲,她上比我高三到四個年級,她還能倒過來。我們一起寫作業。第二,我們當時老師的水平是高的。先不說小學老師,小學老師也有水平高的,一般都是有大學學位的。我高中的老師是(,)、(,)畢業的,你現在到農村畢業,哪有南京大學、南京大學畢業的老師到農村教書。所以,現在農村的這兩大問題:父母不在身邊的問題,以及整體農村老師水平下降。儘管現在一些名牌大學的學生去支教,今年我參加了北京大學的畢業典禮,發言的同學發言完了就到新疆支教兩年,國家當然應該鼓勵,但是光支教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必須給農村整體的老師想辦法倒轉過來,讓農村老師的水平高於城市老師。為什麼城市老師的水平不高反而沒事呢?因為城市的家長給孩子補習得多。農村老師水平又低,孩子又沒有機會補習,所以教育差距拉得越來越大。怎麼樣做呢?一方面當然通過鼓勵,社會情懷的鼓勵,讓一些人有情懷。但是從長久來說,情懷鼓勵是起不到太大作用。人是經濟動物,在經濟上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我在四五年前,在全國政協兩會寫了提案,要求農村老師的工資,只要在農村被界定為是農村學校,城郊學校不算,城裡學校不算,縣一級的學校也不算,只要被界定為農村學校,並且這個學校的學生,80%以上都是農村戶口,這種學校的老師就得比城裡老師的工資平均差30%,在地區差上面。工資高30%,城市老師就願意到農村教書,因為他住在城市裡,到農村教書,騎個摩托車過去,就十幾二十分鐘去了,現在馬路都很好。這樣農村學生接受優質教育的機會就增加了。

第二,國家真的是要鼓勵像新東方等這樣的機構,通過遠程的方式把優質教育資源輸送到農村去,現在新東方每年大概對10萬左右的農村孩子上課,有高三的學生,有小學的學生,小學階段主要是教英語,高中階段主要是教學生,讓學生高考分數儘可能提高,這樣他們能夠上大學。如果現在我作為一個農村孩子回到小時候,我寧願選擇父母在身邊、老師好,而不願意選擇現在給我一堆東西,我父母不在身邊,老師也就那麼回事。

主持人:確實是一種社會現象,我們也非常期待它快點改善。剛才俞老師提到了鄉村教育的痛點,還有很多社會組織包括像新東方一樣的企業,也都在做努力,在做很多公益的事情。請朱秘書長看一下,通過您這麼多年對「春蕾計劃」的實施,去各地一定見識了鄉村教育的情況,您覺得鄉村教育現在最值得關注的有哪幾個點,這樣也方便我們這些公益組織,願意做公益的人一起幫助大家,讓教育做得更好一些。

朱錫生:這個話題講起來很沉重。剛才俞老師講的,總體觀點我是贊成的。現在鄉村教育,也包括我們一些貧困地區農村的學校,我現場看過,硬體都很好。如果說上個世紀80年代甚至90年代一些農村的學校,還有危房、破房的話,現在我不敢說絕對沒有,但是我看到的都是很好的建築,硬體條件很好,包括一些先進的教學設施、教學設備也並不缺乏,首先缺乏的是優秀的教師、優質的教育資源,這是一個重要問題。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我拿不出辦法,我也不是專家,我只是僅從我的工作職業的角度,儘可能地給這樣的我能接觸到的地區、我了解到的地區,儘可能爭取一些包括新東方這樣的社會資源,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包括一些遠程教育,包括人工智慧、AR、VR設備的教學,這是從我的職業角度能做的工作。第二個痛點,就是留守兒童、困境兒童的問題。我們的教育部僅僅是教育學的問題,對這些兒童的心理關愛、心理關懷,無論是直接的還是間接方面,最終肯定是影響他的學習和他的質量,甚至是孩子的成長問題。對留守兒童、困境兒童怎麼樣提供進一步的多方位的關懷服務,這也是我們需要進一步引起思考的。我們的經濟社會越來越發展,社會越來越進步,但這個問題我們還沒有得到很好地解決,是需要進一步研究的一個問題。

還有一個重點的問題,這是家庭、家長的問題。現在我們都講要構建家、校、社一體的教育有機整體。我們的孩子並不是送到學校去就萬事大吉了,家庭如何承擔起對孩子的教育培養的責任。總書記講「家庭是孩子人生的第一課堂」、「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第一課堂、第一任老師怎麼發揮作用?對孩子的成長也非常重要。俞老師說寧可要父母在身邊,有一個好老師的成長環境,也不要有一堆東西,父母也不在。現在還有一個問題,父母即使在身邊,家庭作為第一課堂,家長作為第一老師,這樣的職能是否盡到?這是需要我們所有家長也包括我們全社會要高度重視的,要推進解決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其實就像剛剛朱秘(書長)說到的,除了教學設施之外,對於孩子本身的自我保護,包括生命安全的認識,其實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點。近些年來曝出了很多校園暴力、兒童性侵案等有害事件,特別是鄉村的這些孩子是最容易受到傷害的一個群體,他們真的是處於一個非常弱勢的區域。針對這樣的現象,兩位有一些什麼樣的看法?包括對鄉村孩子來說,他們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

俞敏洪:首先,還是回歸我剛才講的,如果父母在身邊,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比例就會下降很多,因為父母對孩子更加關愛。另外,父母更加有能力保護孩子。爺爺、奶奶、姥姥、姥爺一個是年齡比較大,有時反應也比較遲鈍。第二,畢竟還是隔了一代,跟老師去交流,在社會上彰顯能夠保護孩子形象方面還是比較弱的。

第二,社會組織必須健全。像兒基會這樣的社會組織就特別好,但地方上也要有這樣的社會組織,比方說是不是民間能夠組織起對兒童尤其是對女童進行保護的自發、自願的保護組織,因為畢竟一個地方有一堆政府下面的社會組織在那邊,比如共青團、婦聯,國家下面的基金會,兒基會就是國家下面的基金會。像這樣的組織,包括居委會等等,是不是能夠自發地組織起來更加有權威性的這樣的社會保護組織,並且這種社會保護組織要做兩件事情:第一,要不斷地向社會宣講你對孩子的保護,以及你侵犯孩子的權利以後會帶來的嚴重後果。第二,不斷地建立兒童保護方面的體制機制和基礎設施。第三,政府本身的法律法規要健全。因為如果法律法規不健全,被壞人利用的機會就會增加。如果法治、法規、司法、行政都相對來說對社會上的這種現象採取公權力之下有一個公正的判斷的話,孩子們被保護的可能性就會大很多很多。最後一個,孩子們的自我保護意識要強。

對於女童來說,不光是不能一個人,甚至兩三個人都不能跟著陌生甚至熟悉的男人隨便亂跑,就得要在老師的保護下,在家人的保護下。因為現在社會心術不正的男人還是蠻多的。如果學校本身男老師對女同學有不軌行為,這樣的人就必須是國家特別嚴刑峻法,因為作為老師能夠非常方便地接觸到女同學,你還本身心術不正或者說做對女同學不利的事情,嚴厲懲罰是必須的。在國外要是對兒童性侵案,那個懲罰相當相當嚴厲,中國的嚴厲程度完全不夠,有的時候批評指正開除就算完了,你侵害了女同學的生命利益,一定是要更加嚴厲。

主持人:朱秘書長,您作為比較權威的公益組織,您覺得春蕾計劃未來在這方面會有什麼涉及?

朱錫生:首先在兒童保護方面特別是在女童保護方面,發生這些問題我們不能忽視它,確確實實是一個重大問題,現在中央非常重視,各級公檢法也非常重視。最近我們也通過不同渠道知道,包括最高檢、最高法,都是對侵害兒童,尤其是對女童性侵的打擊力度空前地提升,保持高壓態勢。除了法律法規對兒童的保護、女童的保護,我想說的就是,還是家庭、學校、社會怎麼辦的問題。除了法律武器之外,家庭、學校、社會各自要把責任扛起來,家庭在兒童、女童保護方面有什麼樣的責任,學校有什麼樣的責任,社會有什麼樣的責任,只有把各自的責任搞清楚,各自的責任扛起來、抓起來,才能形成一個群防群治的局面。作為一個社會組織,以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為例,我們有兒童保護政策,有女童保護政策。春蕾計劃,我們這麼多年女童保護一直是我們的一個重點內容。我們到今天為止已經向廣大的女童和家長僅僅發放一個護衛手冊,其中有家長手冊、女童手冊,我們都發放了260萬套,但這個數量遠遠不夠。我們跟任何一個合作方都要強調,你要知曉我們的兒童保護政策,在合作中不得損害、侵犯兒童權利。這個就是要明文公示的。以我們最近搞的兩個活動為例,今年暑期,我們按照中央的要求,全國婦聯、民政部、教育部、共青團中央聯合發起了「守護童年暑期大學生牽手留守兒童困守兒童」的牽手共成長活動,這是由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具體負責的。我們就強調一條,暑期大學生我們發動了上百所高校的大學生,有大批的大學生回到家鄉或者是有組織地跟留守兒童、困境兒童結對陪伴、志願服務。我們提出一條,男大學生不得與女同學單獨接觸。不是不相信男大學生,而是從制度上設計對女童的保護。包括我們搞各種夏令營、研學營、遊學營,我們都有一條,女童不得男老師帶隊。不是對男老師不信任,而是從制度設計上怎麼樣形成對女童完整的保護。包括女同學在遊學營、研學營的駐地,男性工作人員包括我在內不得進入,這就是一個制度上的預防。這個是需要研究的,怎麼樣讓我們的兒童保護、女童保護這種漏洞也減少,這就是需要我們作為一個公益機構以及全社會研究的,我也想借這個機會,希望我們廣大家長要知道怎麼樣保護自己的兒童。光跟孩子強調要注意安全,但安全是什麼,怎麼樣做到安全,你作為家長,作為父親、母親或者爺爺、奶奶是否知曉,如果自己不知曉,怎麼教會我們的兒童保護好自己?這是一個重要問題。另外,現在還是暑期,全國的兒童,特別是這些女童,也都要主動學習一些自我保護的知識、自我防範的知識,包括必備的技能,不要相信任何人。當然我們不是說誰都是壞人,就是有條件、有選擇地相信,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相信。說到這一個,我們的兒童保護,女童保護這個工作才能夠做好。

主持人:防範很重要。

朱錫生:防範非常重要。

主持人:所以我們也是呼籲,希望有更多的公益組織、權威的機構能夠給我們鄉村的孩子和家長增加這方面的意識。我們剛剛聊的話題都是比較沉重的,接下來我們也希望聊一些比較勵志的話題。俞老師18歲之前應該是沒有離開過農村,基本上是在農村生活的。我們很多的偏遠地區農村的孩子跟您的經歷其實是很像的,他們也非常好奇,想知道怎麼樣才能夠讓自己能夠有更好的發展,怎麼樣可以從小做一個好的規劃,在這方面您可以給我們的孩子分享一下嗎?

俞敏洪:其實從小學來說,你沒法做一個好的規劃,關鍵是自己的大方向和志向的問題。現在的孩子接觸到外部世界的機會非常多,家裡的電視、手機還有學校的各種視頻、教學的教具內容,孩子們即使沒有走出大山,沒有走出農村,他們也知道這個世界在發生什麼東西。這些東西本來應該是變成孩子們走向世界的動力,但是很多農村的孩子往往看到的是表面的繁華、花花世界,結果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我要通過學習,能夠通過自己的知識積累,到最後上好的大學,來走進一個如此繁華的世界。有些孩子他反而形成這樣一個想法,不需要那麼學習,長大了就到城裡完了就行了。現在很多孩子的父母因為在城裡打工,父母本身也不是說對學習那麼感興趣的人,更加帶來一種誤導,反正我不學習也能到大城市裡。但是孩子們所不知道的是你通過知識的積累,最後去上大學,到在城裡闖蕩自己的世界,和你自己去打工,天天在機器邊上做一些很固定的工作,這是兩種不同的人生概念。所以,對於孩子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真的讓孩子們內心意識到未來學知識、上大學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對農村來說上大學這件事情絕對是180度改變了他們的命運的。如果說只是作為一個普通的農村初中畢業生甚至高中畢業生,好像從農村也出來到了城市,但是最後生活非常困難。

主持人:雖然進了城,但是看到的世界不一樣。

俞敏洪:對,站的高度不一樣,獲得的資源不一樣,知識結構不一樣,看到的世界不一樣。當然每個人心裡想的不一樣,比如我回到農村看到我小時候的小朋友,他們也差不多是老年人了,天天打打麻將、喝喝茶也覺得很幸福,但是我想我一輩子那樣過就白過了,因為他們連縣裡都沒走出過一步,我已經走遍了世界了。人生需要有豐富多彩的生命和生活,對農村孩子來說,能夠進好大學這件事情,對他們一輩子有著重大的影響。因為未來的世界是靠知識比拼的世界,光會打工不管用,再過五年到十年,中國至少有1/2現在正在做的工作會被機器和人工智慧取代,取代的話,最後就等於說沒工作幹了,上大學就會讓人變成一個有思想的人,有思想的人是不可能被人工智慧取代的。所以,對於農村孩子來說現在很簡單,農村的老師和家長也很簡單,就是鼓勵孩子們好好學習,未來考上大學,並且能夠生動地向孩子們描述你進了大學之後不同的生活狀態和生活場景,激發孩子們內心的學習熱情,讓孩子們願意為自己未來的那一個很明了的很明確的前途去奮鬥,這就是農村孩子的發展方向。不存在素質教育的問題,當然依然人品教育很重要,但是你現在農村孩子強調音樂、繪畫、美術、藝術當然也很重要,而他們高考的成績如果考不上去,對農村孩子來說是很可惜的。而且農村孩子很多方面天生素質比城市孩子強,比如吃苦耐勞的精神。再回過來還是我說的兩點,好的家長待在孩子身邊,以及好的老師引導孩子發展。

主持人:環境造就了。

主持人:比如對於農村孩子來說,確實是會有自卑的心態。

俞敏洪:城市孩子跟農村孩子比拼的不一樣,城市孩子已經比拼的不是能不能上大學、能不能上好大學,儘管已經在比,城市的孩子比拼的是未來創造力和能力,是在另外一個平台,比拼的是誰的膽子最大,誰擁有資源最多,包括比拼父母的背景,包括比拼自己的創意能力、想象力。所以,你沒看到現在為什麼城市的孩子現在要強調素質教育,因為素質教育跟孩子的創造力、想象力和他未來的創意能力是密切相關的。但是農村孩子到不了這個層次,城市孩子命運轉變不在於你上了一個好大學還是二流大學,農村孩子上沒上大學就是命運的轉變,上了大學以後,比如上三流大學和上一流大學又是命運的轉變,對農村孩子來說這個轉變太大了。城市孩子的問題是錦上添花的問題,農村孩子的問題是雪中送炭的問題,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層次。主持人:其實除了關於本身學習方面之外,還有很多農村的孩子,覺得可能也不只是農村的孩子,包括我們城市的一些孩子,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他覺得可能通過一些努力到達一定的高度,或者是還在努力當中的時候,他發現周圍其實有很多很多非常優秀的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可能會產生一些比較自卑的心理。

俞敏洪:農村孩子面對城市孩子的自卑未來可以克服,我進了北大整整四年都是自卑的,因為跟北大城市的孩子相比,儀態、姿勢都是不能比的。但是有了同樣的平台,你是可以努力追趕的。如果不在同一個平台上,你是在路上走,人家是坐著高鐵,怎麼追趕。大家都在高鐵上,我可以從最後一節車廂走到第一節車廂。

主持人:對於自卑的心態怎麼調整?

俞敏洪:農村的孩子沒有必要有自卑的心態,重要的是他們在當地能不能把學習學好。一路把學習學好了,未來你人生的其它遺憾後面可以補上的。我現在有遺憾,比如我不會體育,不會音樂,不會繪畫,因為我在農村不可能學這些東西。但是我靠其它方面的努力給補上了。這些東西依然是我心中的遺憾,但是因為我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發展,那些遺憾就不會構成我自卑的基礎。我在大學的時候,我的同宿舍的同學一拉小提琴我就自卑得要死,因為他一拉小提琴有無數女孩追他,一個女孩都沒追我,但是現在他再拉小提琴,我欣賞就好了,我聽他拉覺得拉得真好。

主持人:心態已經可以接受了。

俞敏洪:是,我周圍工作的人,包括我的助理拉大提琴拉得很好,我就欣賞,再也不會自卑了。

主持人:還是要讓孩子們不要想那麼多,還是先拚命學習達到一個高度。

俞敏洪:對,最重要是孩子知道自己往上走的台階。對於農村孩子來說,他的台階很少很少,城市的孩子可以考慮出國,可以考慮不同的學校,甚至可以考慮到德國、瑞士這樣的地方去學高級技能,甚至如果城市的家庭條件比較好的父母還養著他們。農村孩子沒有這方面這麼多的出路,農村孩子只有一條路,就是考上好大學。既然只有一條路,就往這條路上拚命奮鬥,沒有別的選擇。但是就像這樣一條路,其實不窄,至少跟我們當初相比要寬很多。我們當初全國的大學錄取人數是4%,一百個人只有四個考上大學,包括所有大學。現在全國的大學錄取比例是50%以上,接近60%,農村孩子確實要差一點,我到了幾個縣,他們的錄取比例只有15%。但是稍微努力一下,高几分常常就進去了。

主持人:機會還是很多的。

俞敏洪:機會還是很多。既然目標這麼簡單明了,努力就行了。

主持人:當達到一定高度,本身他們就會把自卑的東西看得很淡。

俞敏洪:現在有一個問題,我到農村縣、鎮去,連老師都跟孩子說上大學沒什麼前途,甚至上大學都找不到工作,所以上不上大學都無所謂,家長有時更加這樣,這種老師就是屬於特別要命的老師。

主持人:誤導了。

俞敏洪:因為這些老師本身自己就沒上一個好大學,或者是他自己本身上了大學,其實他回來工作就是這樣一份工作,他覺得也沒什麼精彩,甚至還沒出去上大學打工,這是無用論,實際上是這些老師自己本身也沒有體會到上大學給他們帶來的好處,因為並不是每一個上大學的人都能有一個光輝前程。但是要鼓勵農村孩子上大學,因為四年的大學生活至少給孩子帶來美好的青春回憶。

主持人:大學可能只是他們往上走得越來越好的一個台階。

俞敏洪:但是要鼓勵農村孩子上大學,因為四年的大學生活至少給孩子帶來美好的青春回憶。

主持人:大學的回憶很重要。最後我也想請兩位分別跟現場的鄉村孩子們,包括看直播的孩子們,分享一些學習上、經歷上、閱歷上的建議,或者是給他們一些鼓勵。

朱錫生:如果給同學們什麼建議,我試圖給兩點,不一定講得對。

第一,要牢記知識是通往人生進步的階梯,沒有了知識,你想幹什麼都困難,社會越來越發展,科技越來越發達,今後沒有知識,恐怕你立足的機會都沒有。這是我想送給孩子們的一個建議。第二,你站得多高,你看得有多遠。包括剛才俞老師講的知識是不是有用,包括一些老師甚至一些家長要不要學習?知識是通往人生進步的階梯,但你怎麼看待這個知識?怎麼看待自己今後的人生道路?希望同學們要站得更高、看得更遠,提前規劃好自己的人生道路。

俞敏洪:我剛才說的建議都在裡面了,對農村孩子來說,我覺得是三個,第一,還是要立定自己的志向,真的從心底里知道自己未來上大學對自己太重要、太重要了。這是第一個志向。我當時在農村的時候,我的志向就是上大學,沒別的。後來上了大學之後,你就會在新的平台上有新的志向出現了。現在農村孩子說我想成為一個科學家,我想成為一個什麼什麼企業家,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就是我想考上好大學。第二,農村孩子要保持自己的自信,你要知道你在農村的生活包括艱難,都是你未來人生的財富,如果用好了的話,因為你這樣的人生經歷是泡在糖水裡的城市孩子所沒有的,意味著你未來可能比城市孩子有更多的人生的體會、領悟、看法和站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的能力,反過來也是一種財富。第三,一定要保持每天的努力和進步,多讀書、多學習、多和同學們一起交流,讓自己的兒童時期、少年時期能夠過得越來越好,靠自己努力一定是能做到的。主持人:很踏實的目標。

主持人:這是俞老師的秘訣。其實我們剛剛也說到了,現場還坐著來自鄉村的老師和孩子們。首先我想請我們的兩位孩子上台,他們也有一些問題想問一下兩位嘉賓。

王國霞(音):俞老師好,朱老師好,我叫王國霞,來自寧夏回族自治區,現在是一名剛升初二的中學生。

唐以潔(音):俞老師好,朱老師好,我叫唐以潔,來自四川省新東方德陽……學校的學生,我今年十歲了,已經上四年級。

主持人:兩位有什麼問題可以問一下兩位老師。

我們應該如何樹立遠大的理想,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我們該怎麼去堅持呢?

朱錫生:同學問的個問題很有意義,也回答了主持人剛才向我提出的(問題),怎麼給同學提出建議。如果說理想,一個人從他小時候開始,無論你今後的道路怎麼走,是什麼樣的人生軌跡,一個人還是應該有理想或者是說要有夢想。如果我們一個人沒有理想、沒有夢想,走到哪裡算哪裡,這也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當然這個理想和夢想不一定多麼偉大,比方說我要當多麼多麼大的大人物,今後我要成為像俞敏洪這樣的大老闆,不一定,要有自己的小目標,這個小目標是什麼?就是切實可行,根據自身的能力、自身的處境,各方面的因素,我跳一跳能夠得著,這個目標就挺好。比方說今後我想當一個優秀的老師,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也擁有一定的財富。比如我想做什麼,都是非常好的。但是我們要牢記一件事,就是我們的成長道路上也會有各種各樣的誘惑。你們現在還小,一個是讀初中,一個是讀小學四年級。不瞞你說,前天晚上我跟我的一個朋友一家吃飯,他們家有一個5歲的小女孩,非常漂亮。她孩子吃飯的時候跟我講,我長大了我要當掙大錢的大老闆。5歲的孩子在幼兒園,這樣的概念、這樣的理念是誰給他灌輸的呢?肯定有原因。孩子不會自己冒出來這個念頭。我想與家長有沒有關係?與他的周邊親友有沒有關係?或者是與他現在的老師有沒有關係?我想是有關係的,就是我們這種理想,小的時候先不要想那麼多,先要使自己獲得知識,把知識奠定得越牢越好,人生的目標一步步基礎建立得更好,這是我們在初中以下的孩子是首先要考慮的,學習是第一位的,身體是第一位的,同時自己品德的塑造是第一位的,也就是總書記講的「德智體美勞」。剛才討論了農村、城市,我們的一些孩子是不是愛勞動,也不見得,我們怎麼愛勞動,包括體育的問題,都是非常重要。把自己的基礎做好,我們的人生目標、人生理想會越來越明確。我今天跟你說人生理想怎麼確定,今天確定了,明天你還變了,只能說不斷修正,保持大方向,現在把我們的學習做好,做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好學生,這就是我對你們的期望、要求。

俞敏洪:最重要的就是先問問自己我最喜歡做什麼,比如你最喜歡做什麼,比如說大的方面覺得我是喜歡學習,還是喜歡體育,還是有別的更加喜歡的事情。沿著自己喜歡的方向往前走,更加容易取得成功。如果你說我喜歡學習,幾門課中哪門課最喜歡,把那門課弄到最好,弄到別的同學沒法跟你比,這樣你未來的遠大志向自然沿著這個方向就會出現。比如鄧亞萍從小就喜歡打乒乓球,她就一直打到了世界冠軍、世界冠軍,最後還到北大還是清華學習,又到國外去學習,她的人生道路自然就展開了。你要去想我做什麼東西我最喜歡、最感興趣,我學什麼東西最感興趣、最喜歡,這就是遠大理想。千萬不要想著遠大理想是我要當科學家,我要當企業家,我要當電影演員。當然如果你喜歡演電影也可以,但最後你喜歡就往哪個路上去奮鬥,它就是你的理想。理想是跟你的喜歡連在一起的,不是憑空產生的。

主持人:問一下小朋友現在有沒有非常喜歡的東西,或者說確實有自己的目標了?

學生:我目前是初中,所以我想先考上我喜歡的高中,再在我喜歡的高中裡面考上我喜歡的大學。

俞敏洪:就考上你喜歡的高中就行了,你上了喜歡的高中你喜歡的大學就自然出現了,你考上你喜歡的高中就是人生中最遠大的理想。到了高中你就知道考什麼大學就變成你的遠大理想了。到了大學你就知道學什麼專業變成你偉大的理想,是連起來的。

主持人:希望你考上你喜歡的高中。

俞敏洪:一定都能考上的,這些孩子都沒問題。

唐以潔(音):俞老師好,朱老師好,我想請問一下為什麼你們要舉辦這次夏令營活動?

朱錫生:最直接的目的或者是最根本的目的只有一條,讓我們更多的孩子,尤其是平時一時、暫時缺少這樣機遇的孩子們能夠走出家鄉、走向社會,看更多的新鮮事,聽更多的新鮮故事,就是開闊眼界、增長視野,要把我們中華民族文化淵源5000年,我們有好多寶貝、好多優秀的東西,讓我們的孩子都能知道,都能了解,在知道、了解的過程中對人生航向不斷校正、不斷糾正。古人話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出來遊學、研學的過程也是增長知識、開闊視野的過程,對我們孩子的成長一定會帶來好處的。這就是我們的目的。

唐以潔(音):這次安排表,上面的活動很豐富,我都很喜歡,以後還有這樣的機會嗎?

俞敏洪:還有別的同樣的機會,我們會給別的女孩子,但是你要好好學習,未來會有很多比這個還要好的機會。

主持人:可以自己創造更多的好機會。

朱錫生:剛才主持人姐姐講的我們自己也可以創造機會,也可以要求家長創造機會,可以要求學校創造機會,我們是多種方式,爭取讓所有的孩子們都有機會多往外走一走、看一看,在游與學的過程中增長知識、增加才幹。

俞敏洪:以後要靠自己的本領,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你就到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去,光在北京玩是不夠的,北京只是世界的萬分之一的地方。

主持人:好,我們謝謝兩個小朋友,我們也感謝今天看直播的所有網友,感謝今天兩位嘉賓跟我們分享了很多非常值得探討、去關注的問題,再次感謝大家。

俞敏洪:謝謝大家。

朱錫生:謝謝。

原創編輯:張佳睿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