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三點半」放學難倒家長 這些學校出手解決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昨天下午放學後,大興區第八小學的學生被集中在「臨時班」內,由老師統一管理。

學生「三點半」放學難倒家長 這些學校出手解決

學生「三點半」放學難倒家長 這些學校出手解決

昨天下午放學後,大興區第八小學的學生被集中在「臨時班」內,由老師統一管理。

大興解決「三點半」難題 推行課後延時

60所小學和幼兒園給予免費集中看護,看護時間至晚六點半;9月將推廣至全區99所小學和幼兒園

孩子放學無人接管的「三點半」難題一直令很多家長頭疼。2018年春季新學期,大興區在大興新城直屬地區的60所小學和幼兒園全面試行低齡學生、幼兒「課後延時服務」,為不能按時被家長接走的低齡兒童給予免費的集中看護,看護時間直至晚上6點半。今年9月,此項服務將在大興區99所小學和幼兒園中推廣。

已在3所小學、3所幼兒園試點開展

孩子三點半放學,而家長的下班時間多在下午5點以後,無法按時接孩子一直是雙職工家庭頭疼的問題。為解決這一難題,大興區首推「課後延時服務」,在公辦學校一至四年級學生和幼兒園在園幼兒中開展。服務為免費提供,家長自願選擇。

據瞭解,「課後延時服務」前期已經在大興八小、大興六小、北京小學翡翠城分校3所小學以及大興一幼、大興五幼、大興十一幼3所幼兒園進行了試點。在試點過程中,幾所學校、幼兒園根據學生、家長的需求,安排教師對不能正點被家長接走的孩子進行看護。每天放學後,這些來自不同班級的孩子們都組成20人左右的「臨時班」,在老師的管理下,或是看書、寫作業,或是休息,而家長則可以隨到隨接。

據統計,在開展「課後延時服務」的20天中累計服務兒童400多人次,受到家長們歡迎。

延時時段不會教授新知識、新技能

2018年春季開學後,在前期試點的基礎上,大興區教委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制定了《關於大興區小學、幼兒園開展低齡學生、幼兒「課後延時服務」工作的實施意見》,進一步明確了「課後延時服務」工作的相關要求。

《意見》同時確定了服務學生群體,為確因工作原因、實際困難,不能按時接走的小學一至四年級學生和在園幼兒。此外,始終堅持家長自願、學生自願、服務教師自願的原則,不教授新知識、新技能。

從今年春季新學期開始,大興區「課後延時服務」在試點成功的基礎上,正式在新城直屬地區的60所小學和幼兒園進行全面試行,覆蓋了大興新城所有的公辦小學和幼兒園。今年9月,此項服務還將在大興區99所小學和幼兒園中推廣。

大興區教委相關負責人介紹,有服務需求的家長,需要提前向學校提出申請,學校根據申請安排教師。不同班級的學生將組成規模不超過20人的「臨時班」,由兩名教師管理。三個小時的時間裡,教師會將學生聚攏到固定場所,帶領學生看書、完成作業。家長採取隨來隨接的方式,在六點半前將孩子接走。

據大興區教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對於參與「課後延時服務」工作的教師,大興區政府將通過區財政對其給予一定數量的經濟補貼。

■ 現場

課後延時服務老師簽字交接

昨天下午三點半,記者來到了大興區第八小學,雖然已經過了學校放學時間,但在教室裡,20幾名學生在李峰老師的帶領下,安安靜靜地寫著作業。

「以前,孩子因為家長沒能及時接走,大冷天裡等著,看到他們滿臉焦急,我心裡也很不是滋味。」李峰老師說,現在不能被及時接走的學生們放學後,可以在教師的看護下讀書、寫作業,「我們辛苦點,但很欣慰。」

大興八小校長李曙東表示,為了做好「課後延時服務」,大興區第八小學實現了學生交接「無縫銜接」。班主任把不能及時回家的學生帶到延時服務教室與值班老師簽字交接。同時,保安負責接待家長,指引家長到教室接孩子,家長孩子互相確認後,才能離開校園。

大興八小推出「課後延時服務」後,及時解決了一些家長接送不便的難題。家長李女士說,「我們是典型的雙職工家庭,工作都很忙,下班沒準點。」李女士說,自從有了「課後延時服務」,她再也不為接孩子發愁了。

校長李曙東介紹,上周,大興八小的課後延時服務從試點變為正式實施。「現在家長正在申請報名,我們也在進行審核,初步已經有90多人報名,占1至4年級學生數量的10%以上。」

■ 觀點

「三點半」難題不能全靠學校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三點半」後的學生看護問題不能完全依賴學校,家長和社會也必須承擔起一部分責任。「之所以有很多人傾向於學校看護,是由於他們在觀念上進入一個誤區,認為孩子只能在學校和家庭兩點一線的空間裡生活。」

他認為,處在小學生階段的孩子對外界事物最為敏感,需要機會去感受自然、接觸社會。對於必須由學校進行看護的低學段兒童,可以在課後時段內由學校開設特色課程,引導孩子親近自然,瞭解社會。而年齡較長的小學生就應該放手讓孩子自主行動,選擇參與甚至設計自己的活動,要給孩子更多的信任、時間、空間。

同時,儲朝暉也指出,學校對學生在校期間有看護的責任,但不能損失學校的教學功能,尤其是不能在難以保障教師備課、休息的情況下,延長學校對學生的看護時間。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表示,解決好「三點半」問題,一是要落實學校自主權,讓學校自己決定怎麼做,用多種方式滿足家長的實際需求;二是要解放思想,打破在經費使用上的清規戒律,激勵學校把為家長分憂的課後服務做好。

■ 背景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多種模式解決「三點半」難題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將通過多種模式解決小學生「三點半」放學給家長接孩子造成的難題。而對於伴隨「三點半難題」出現的校外托管班亂象,陳寶生表示,將加強相關立法予以治理和解決。此外,還要加強督促,使好的意見、建議和各地好的做法切實得到貫徹落實。

陳寶生說,「三點半現象」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中國教育發展特定階段的產物。他表示,針對「三點半難題」,2017年2月,教育部就印發了《關於做好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各地充分發揮中小學校主渠道作用,通過「政府購買服務」、「財政補貼」等方式不斷完善經費保障機制,按照學生家長自願原則,普遍開展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

據陳寶生透露,在全國範圍內,已有25個省份發佈了符合各自實際的政策措施。

在「校後服務」的內容中,除了大興區正在推行的課後延時服務外,作為解決「三點半」難題的另一種途徑,其實從2014年1月開始,北京市就在著手推行全市中小學生課外活動計劃,明確要求各中小學在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放學後的3點半至5點這段時間安排課外活動。按照計劃,教育部門將採取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每年投入5億元用於中小學生課外體育、文藝、科普社團活動,由財政部門按照學生人數給予補貼。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裴劍飛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浦峰

責任編輯:YF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