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生:去年TCL電費17億多 建議降低基礎設施服務費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芳潔  每年兩會,熱點有變也有不變。例如房地產稅,是最近幾年不變的熱點話題,而去年引起廣泛討論的實業企業稅負問題,在今年幾乎沒有被提及,今年和稅有關的熱點話題圍繞個人所得稅,多位代表和委員均建議提高個稅起征點。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芳潔

每年兩會,熱點有變也有不變。例如房地產稅,是最近幾年不變的熱點話題,而去年引起廣泛討論的實業企業稅負問題,在今年幾乎沒有被提及,今年和稅有關的熱點話題圍繞個人所得稅,多位代表和委員均建議提高個稅起征點。

根據《政府工作報告》,過去5年,我國率先大幅減稅降費,分步驟全面推開營改增,結束了66年的營業稅徵收歷史,累計減稅超過2萬億元,加上採取小微企業稅收優惠,清理各種收費等措施,共減輕市場主體負擔3萬多億元。

3月10日,全國人大代表、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確認,通過減稅降費,企業確實節省了稅費。但他同時認為,相對於美國、韓國等國家,中國的基礎設施費用還比較高。因此,在今年的兩會上,他建議政府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可以從降低基礎設施服務費用開始。

一、通過營改增,減稅降費等工作,TCL在稅費方面的負擔是否有所減輕?

李東生:過去幾年政府在減稅降費方面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TCL也受惠於相關政策和措施,2017年我們通過減稅降費節省了大概1億元的經營成本,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再次提出要減稅8000多億,這些措施對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政府減稅降費,企業得到實惠,實體經濟的發展最終促進了政府稅收的增長。以TCL為例,雖然我們通過減稅降費節省了1億元,但2017年我們整體銷售增長了,實際上的納稅總額是增長的。

二、為何要提出有關降低基礎設施服務費用的建議?

李東生:政府已經做得很好了,我覺得做到了100分。但是政府可能已經關注到,我們很多基礎設施服務費用還是比較高的,以往我們國家在基礎建設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也建立了全球相對最完善的基礎服務設施,包括機場、高鐵、高速公路、港口,基礎的電信寬帶服務設施,這些都為企業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但我們同時看到,這些都是通過不同企業主體去投資的,這些服務都是要收費的。現在這些費用最終又是轉嫁到企業的經營成本。我寫這個建議的時候還沒有聽到李克強總理的報告。但是我很欣喜地看到,總理的報告中已經提到,今年移動網絡流量資費要降30%,一般工商業電費要降10%,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三、就基礎設施服務費用較高,TCL有什麼切身感受?

李東生:TCL集團總部位於廣東,我們的工業用電是每度8毛多,這在全國也是偏高的,這個價格同樣高於周邊國家,例如韓國、日本,也高於美國。去年TCL集團在廣東的企業用電費用是17億多元,位列廣東省前三名。

但我認為電網服務費用,通過加強管理,提高效率,完全可以進一步節省。現在國家開放了大的用電用戶可以和電廠競價買電,但是怎麼競價都得通過電網,電網是獨家的。我建議對電網方面,國家政府要加強引導和監管,要把這個費用降下來。

當然,除了電費以外,寬帶數據資費、高速路網的收費,我也希望它們能夠持續下降,這些都將對實體經濟起到很大的幫助作用。

四、是否還有其他的建議?

李東生:此次兩會,我帶來了兩項建議。除了降低基礎設施服務費用之外,另一個建議是加快資本市場的改革。過去幾年,資本市場有比較大的波動,相關部門也出台了很多新規,其實這個做法是一個過渡的安排,我希望盡快完善、完成《證券法》的修訂。

動不動就發新規,這種做法會讓相關企業在操作方面很難預期未來的結果。作為企業來說,做資本市場操作的時候,是根據現在的規則來做的,做完之後,監管方面出了一個新規,企業就很難適應,因為原來的事情已經做了。

另外,在現在這種監管規則之下,上市公司再融資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企業通過股權融資是增加企業資本最有效的方法,過去幾年由於規則的限制,只有個別企業通過發行股份來融到資金,就因為現在的規則幾乎不太可能通過定向增發、公開增發來融資,所以希望新的證券法盡快完成修訂之後,能夠把這些問題規範化,讓企業能夠通過一個規範的方式在資本市場融到資本金。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