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幣圈最有權力玩家:年營收超25億美元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來源:創業家  文 cent  非議在增加,但是對國內區塊鏈、比特幣的熱度,沒有太大影響。

來源:創業家

揭秘幣圈最有權力玩家:年營收超25億美元

文 cent

非議在增加,但是對國內區塊鏈、比特幣的熱度,沒有太大影響。

比起炒幣的行情起伏不定,區塊鏈技術應用落地的遙不知期,比特幣「挖礦」更像是一門已經擁有成型鏈條的生意。這裡展開的,是一場「算力」的曠日持久的軍備競賽。由於比特幣的機制,礦圈的這場「權力遊戲」,勝者甚至可以決定比特幣的命運和走向。

吳忌寒和他的比特大陸,是其中最具權勢的玩家。

這家在2013年成立的礦機芯片公司,被外界認為,掌控了比特幣世界超過50%的算力,成為了世界最大的比特幣芯片和礦機解決方案提供商,並且擁有了完整的比特幣採礦供應鏈。數據顯示,全球80%-90%的礦機芯片市場,已經被比特大陸所佔據。

算力的集中,讓吳忌寒牢牢掌控了圈中的話語權,也讓他成為業內最具爭議的人物。

同時,比特大陸也在向一家AI芯片公司轉型。2017年11月,比特大陸基於ASIC架構的人工智能芯片SOPHON(算豐)正式公佈。2017年12月,比特大陸收購機器人公司蘿蔔科技,開始向更多的產業佈局。

在2018年初,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CEO詹克團接受了《商業週刊》的專訪並透露,比特大陸2017年全年營收達到大約25億美元。他還表示,自去年下半年起,比特大陸已經成為台積電中國第二大客戶,並超越展訊,成為僅次於海思的大陸第二大IC設計公司。

比特大陸表示,公司一開始的定位,就是一家「高性能計算公司」。它似乎正意圖向英特爾、AMD,以及在AI時代崛起的英偉達,踏出追趕的腳步。

成立僅僅4年的比特大陸,不僅將業內幾十家礦機芯片開發商甩在身後,也輕易超越了英偉達黃仁勳花了24年才達到的營收額。

與其說吳忌寒是比特幣的信徒,不如說,他更具備一個合格的成功商人的特徵:大膽、冷靜、「叛逆」而又充滿野心。

幣圈「布道者」往事

礦機是區塊鏈領域為數不多的可以用來「炒」的硬件。一台礦機的成本在2000-3000元左右,價格主要隨著比特幣的價格上下波動,共同進退。近兩年比特幣漲勢明顯,一台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價格曾經賣到3萬元以上。在礦工之外,礦機和芯片生產商、大礦場以及礦池的擁有者,都處於生物鏈的上游。在這個信奉叢林法則、野性生長的體系裡,比特大陸是霸主。

一位圈內的礦場主向創業家&i黑馬形容吳忌寒是「梟雄」。比特大陸能有如今的地位,和它的先發優勢密不可分。能夠在一切都尚不明朗的情況下,拿出全部身家all in一個領域,需要非常的膽魄。

吳忌寒早期進入時,國內幣圈尚是一片荒蕪,他也從未有過任何技術研發的背景。

揭秘幣圈最有權力玩家:年營收超25億美元

(吳忌寒)

2009年,吳忌寒獲得了北大的經濟學和心理學學士學位後,進入私募股權投資領域。

比他大10歲的詹克團,在2010年時,還在運營一個名為DivaIP的創業公司。一天,吳忌寒在北京街頭漫步,詹克團公司的一名業務員主動上前推銷業務。就這樣,兩位比特大陸的創始人相識了。當時,詹克團正為DivaIP籌集資金。雖然最終吳忌寒並沒有投資他,但是,他們都給彼此留下了印象。

2011年,吳忌寒出於自己風投業績的需要,開始接觸比特幣。當時在很多人看來,比特幣還只是一個高風險的開源項目,充滿了不確定性,更像一種「傳銷」式的遊戲。但是,據後來吳忌寒接受QZ採訪時透露,他讀完了一篇論文後,變得和現今比特幣的信徒們一樣,對這個可以由任何人參與、沒有中央銀行的貨幣體系,充滿了信心。

吳忌寒出色的行動力體現出來。他拿出自己的全部銀行積蓄,湊了10萬元,通過淘寶和當時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Mt.gox,全部換成了比特幣。2011年初,比特幣的價格只有0.3美元。而到了2014年,吳忌寒把這些比特幣全部清盤時,價格已經飆升至了幾百美元。

當時和他一樣把全部身家都投進比特幣的,還有一名叫做長鋏的作家。同年,他們一起湊了幾千元錢,買了一台服務器,創辦了比特幣社區巴比特(8btec.com),吸引當時幣圈內僅有的十幾個人在上面註冊了賬戶。現在,巴比特作為國內最大的比特幣中文社區,不久前拿到了1億元的A輪融資。為了更清晰地解釋比特幣的概念,那年年底,吳忌寒翻譯了中本聰的白皮書,這是它第一個也是流傳最廣的中文版本。

以QQagent的ID活躍的吳忌寒,當時被幣圈內尊稱為「布道者」。

挖到了比特幣第一桶金的吳忌寒,在2013年辭去了投行的工作,準備挖礦。然而,他預定的礦機卻遭遇了發貨延遲,讓他一度損失慘重。

那時,他已經是業內風頭最勁的礦機生產商ASICMiner的股東之一。ASICMiner於2012年在深圳成立,公司中文名為「烤貓」,和創始人蔣信予的ID「Friedcat」同名。這家新成立的公司以比特幣發起眾籌,為礦機的研發生產融資,原始股價格為每股0.01比特幣。現在看來,這或許可以說是ICO的最早雛形。而吳忌寒的「賭性」不改,他又一次全倉「押注」,傾其所有買入了15000股。

在比特幣經濟裡,時間就是金錢。挖礦的速度,也就是算力,決定了獲得的回報數量。隨著比特幣數量的減少,挖礦的競爭日趨激烈,挖礦設備性能的提高,也一下子變得緊迫起來。

「烤貓」創造了歷史。它開發了世界上第一個比特幣挖礦ASIC芯片,算力能夠達到以往GPU的千倍。比特幣採礦業,也由此從幾台礦機的「個體戶」模式,向規模化時代進化。隨著烤貓的礦場正式運作,每個月能挖出近4萬個比特幣。如果吳忌寒願意,到了2013年,即使他坐著不動,也能從烤貓獲得每週超過500個比特幣的分紅。

但遭遇了礦機跳票的吳忌寒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圈子的商機。與此同時,他投資的烤貓也遇到了麻煩:隨後出現的Butterfly和Bitfury等公司,研發了更低功耗的挖礦芯片。吳忌寒決定,成立一家礦機芯片公司,自己進入礦機的上游領域。不過,他還欠缺一個芯片設計師。

於是,詹克團收到了吳忌寒發過來的比特幣資料。詹克團後來說,他只「花了兩個小時,閱讀了維基百科上關於比特幣的內容」,就立即同意加入。

詹克團於比特大陸的意義是,他帶來了一支具有豐富芯片設計經驗的團隊,他們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設計一個可以高效運行SHA-256(用於比特幣加密計算)的ASIC芯片。據後來圈內傳聞說,當時雙方達成的協議是:吳忌寒出資,詹克團不領工資,一旦達成了芯片的兩個關鍵性技術指標,技術團隊則將拿到60%的股份。

揭秘幣圈最有權力玩家:年營收超25億美元

(圖:詹克團解釋「Sophon」  來源:QUARTZ)

時間對比特大陸而言,意義非常重大。外界有ASICMiner和Butterfly Labs等在同場競爭,而最重要的是,比特幣的價格波動劇烈,一旦錯過,比特大陸可能就失去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從比特幣價格反彈中獲利。

詹克團肩上的壓力巨大。他也常常抱怨,這簡直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終,他創紀錄地僅花了半年時間,就把這款產品從想法變成了成品:比特大陸挖礦芯片BM1380面世,並且,它代表了當時55nm芯片的最高水平。

2013年11月,詹克團研發的比特大陸第一台螞蟻礦機Antminer S1上線,比特大陸正式開始運營,比特幣也在此時走到了1200美元的高位。「2014年全年,我們的業績飛漲。」吳忌寒說。

揭秘幣圈最有權力玩家:年營收超25億美元

(圖:比特大陸鄂爾多斯礦山中的比特幣採礦機架  來源:QUARTZ)

寒冬

比特大陸雄心勃勃地制定了接下來的全盤計劃,但就在此時,礦圈的第一次大洗牌開始。

2014年2月,當時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中心Mt.gox發生了欺詐和盜竊事件,丟失了85萬個比特幣,在三個月內,比特幣價格遭遇腰斬,到了2014年底,幣價下滑到了200美元。

隨著比特幣的減少,挖幣的難度也在增加,為了爭奪算力,需要投入大量的電力。而那時,誰又願意付出高昂的成本來挖掘這樣一個價值在不斷下跌的數字貨幣呢?

所有的礦機芯片公司都迎來了寒冬。美國的Butterfly被FTC(聯邦貿易委員會)起訴,另一家公司KnCMiner破產。烤貓走向衰落,2015年,蔣信予失蹤,成為幣圈中最大的一個未解之謎,甚至沒有人能夠確認,現在他是否還在人間。吳忌寒也承認,2014年底,比特大陸也迎來了「最艱難的時刻」。

對於比特大陸如何能夠度過那段「冬天」,圈內有從業者認為,吳忌寒的經濟和金融背景,為他提供了助力。而詹克團能夠盡快研發出芯片,讓比特大陸在比特幣價格還處於高點時切入,完成早期的資金積累,也功不可沒。2014年12月,搭載了比特大陸礦機芯片BM1384的螞蟻礦機S5量產,功耗比S1大約下降了三分之一。同時,比特幣回春的那刻終於來臨了。「(比特幣)價格再繼續下降,也許我們就倒閉了。」詹克團說。

2015年,比特幣價格下跌觸底,隱藏在其背後的區塊鏈技術開始浮出水面並得到重視。年中幣價開始回暖時,礦工們不無驚訝地發現,在市場上,螞蟻礦機S5已經成為了他們唯一的選擇。詹克團是個出色的芯片設計師,比特大陸的挖礦芯片,能夠實現最高的運算效率。即使是和吳忌寒在比特幣擴容問題上針鋒相對、一向喜歡懟他的前BTCC首席運營官繆永權也承認,「他們的礦機效率更高,其他產品過度設計,成本很高」。

比特大陸的命運開始扭轉。「那是個非常棒的芯片,」吳忌寒說,「它讓我們起死回生。」

自此之後,螞蟻礦機基本在市場上再無對手。2015年8月,第四代芯片BM1385發佈,11月,螞蟻礦機S7量產。當年年底,詹克團接受彩雲比特採訪時表示,短短兩個月間,S7的銷售額就達到了4億人民幣。2017年,比特大陸已經擁有全球比特幣礦機市場超過70%的份額。

比特大陸能夠成為礦圈霸主,所依靠的並不僅僅是這些。如果說螞蟻礦機S7最終奠定了比特大陸在礦機行業的壟斷性地位,那麼,其他的佈局,則支撐著比特大陸隨後走上了礦圈中食物鏈的頂端。

礦池就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礦池的競爭,在當時已經趨於白熱化。如果說礦場作為「機房」,更類似於淘金運動中的「賣水者」的話,那麼,礦池則是更大的「房地產商」。礦池出售的挖礦的「土地」就是「算力」,它將分散在全球的礦工及礦場的算力進行聯合,一起挖礦。礦池負責信息打包,接入的礦場負責競爭記賬權,礦池算力占比大,礦工挖到幣的概率就更高。礦池快速回收現金流後,可以再去快速開發新的礦場。

2014年11月,比特大陸螞蟻礦池(Antpool)上線。到了2015年初,螞蟻礦池的算力就在全球登頂。2016年-2017年,比特大陸相繼推出了BTC.com和ConnectBTC兩個新礦池,並且投資了ViaBTC。據說,另外一家大礦池BTC.TOP也與比特大陸結成了同盟。業界普遍認為,目前,比特大陸的挖礦算力已經達到了全球的一半以上。

比特大陸進一步做的,還有算力的生意。2014年9月,比特大陸收購雪球雲挖礦平台,更名為算力巢(HASHNEST.COM)。它支持「雲端挖礦」,無需購買礦機,即可通過交易算力體驗挖礦;在2015年,更是推出了加速回本雲挖礦合約(PACMiC),類似於房地產業的「房貸理財」產品。

把算力生意玩到這種程度,大約只有經濟學出身的吳忌寒做到了。

對於幣圈而言,算力即權力。在實現算力「壟斷」的同時,吳忌寒也踏上了比特幣世界的紅線。

惡魔?

作為當年的「布道者」,吳忌寒可能也沒想到,有朝一日,在海外數字貨幣網站CoinDesk的年度評選中,他被冠上的稱號是「Villain」(意為「惡棍、反派」,創業家&i黑馬注)。

吳忌寒本人並不可怕。他真正的威脅性,來自他手中的權力。在比特幣世界裡,有一條「51%算力」的道德紅線。源於比特幣系統的規定,比特幣交易具有不可更改等特性,但是,一旦有個人或組織能夠集結51%的算力攻擊,在理論上,則完全可以帶來顛覆比特幣系統的風險,將已完成的交易推翻。

而比特大陸,已經踩在了這條線的邊緣。

今年2月,當各路三點鐘社群活躍的同時,在Twitter上,bitcoin.org的負責人Cobra發佈公開信表示,全球算力正在向一個人手中集中,比特幣正面臨中心化的危險。

這個人,當然指的是吳忌寒。

這不是吳忌寒和比特大陸第一次受到外界對它的批評:比特幣的開源生態和比特大陸作為私營公司的衝突日益嚴重,但是吳忌寒並無意去處理它。繆永權就曾公開質疑,比特大陸「可以威脅BTCC礦池成員,如果不離開我們的礦池,就不賣給他……」

耐人尋味的是,吳忌寒自己似乎也並不否認這點。他曾在Twitter裡寫道,不止是他對開源文化不感冒,在整個中國它也不受歡迎。

近年來,最大的爭議來自於吳忌寒在比特幣擴容問題上,和比特幣開發者Core團隊的分歧,以及他主導的比特幣現金BCH的創建。這也令他在比特幣世界的權力,再次得到了大規模的增長。一時之間,輿論沸騰,爭論一度趨於惡化,吳忌寒自己也一反神秘大佬的業界形象,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活躍,甚至對「敵人」破口大罵:「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

比特幣擴容問題足以寫出一篇論文來。你可以簡單理解為,比特幣的區塊大小已經不夠用了,比特幣網絡的擁堵,正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而吳忌寒代表的大礦池和Core團隊在如何擴容問題上的爭議則在於,是否要保持比特幣區塊大小不變,採用不同的方式擴容。

2017年8月1日,比特大陸投資的ViaBTC實施了區塊擴容方案,也就是比特幣第一次硬分叉。在比特幣主鏈上,硬分叉產生了一種新貨幣:比特幣現金BCH,更多業內人士也稱之為BCC。這個克隆的比特幣,開始和比特幣直接爭奪算力,更多的人用礦機開始去挖BCC而不是比特幣,在極端情況下,BCC曾經分流了比特幣近一半的算力。

這也是比特大陸系勢力在比特幣世界中最近一次的大規模擴張。大礦池的「商人」們,也由此徹底和技術社區宣告決裂。

也許,吳忌寒從來就不僅僅滿足於成為比特幣世界裡的一個「信徒」。他想要搭建的,是一個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

轉型

10年前,內蒙古鄂爾多斯是曾經被媒體報道過的「鬼城」。這裡人口僅有200萬,地廣人稀,到處是空置的樓房建築。而現在,它已經是世界範圍內比特幣礦業的中心。這裡最大的比特幣礦山,就屬於比特大陸,擁有25000台機器,電力由燃煤發電廠提供,每天電費達到39000美元。

目前,全球三大礦機生產商均來自中國,它們不僅生產銷售礦機,同時搭礦場、建礦池,擴充自己在幣圈的權力。由於礦機能耗巨大,因此,電力成本是決定礦場所在地的重要因素之一。除了內蒙古,國內的其他能源較為便宜的地區,比如新疆、雲南、四川等地,也受到了比特幣礦工們的歡迎。

比特大陸近年來在礦場上繼續發力,在新疆、內蒙古等地區投資建設了多家礦場。但2017年,國家對數字貨幣管控逐步加緊。隨之也逐漸傳出礦場建設即將受到嚴格管理的傳聞。2018年初,各大區塊鏈微信群甚至紛紛聲稱國內將清理礦場,儘管隨後被闢謠,但是也一度造成人心惶惶。

吳忌寒似乎對此並不擔心。在上述流言傳出後,他還對外發佈了一份聲明,表示:「正常經營的礦場並不會被關閉,央行聯合地方政府關閉的主要是偷電的礦場。而且正常經營的礦場還對當地經濟起到了促進作用,幫助一些小水電廠還了貸款,這種可以算是精準扶貧。」

但實際上,大型礦機芯片廠商們,也都在考慮業務延續的問題。畢竟,把礦機芯片作為唯一業務,公司面臨的風險未免太大了。再加上,隨著越來越多的礦機生產商加入進來,在這場算力軍備賽中,為了公司的長期發展,也必須尋找新的商業模式。

比特大陸開始佈局出海以及轉型,「兩條腿走路」。

比特大陸早期就在舊金山、阿姆斯特丹等地設立了研發中心。時至今年,更是在瑞士和新加坡,加快了建設分公司的腳步。據比特大陸內部人士透露,公司的比特幣相關業務,未來將更多地佈局海外。

而在國內,以比特大陸和嘉楠耘智等為代表的礦機公司,則為公司的算力和硬件技術積累找到了全新的出口:人工智能。

早在2015年,詹克團就親自帶隊,開始了AI芯片的研發。2017年4月,比特大陸第一款AI芯片「SOPHON BM1680 (算豐)」流片。類似於谷歌的TPU,這是一款專門用於張量計算加速的專用芯片,適用於神經網絡算法的推理預測和訓練。

SOPHON的命名,來自於劉慈欣的科幻作品《三體》。據說當詹克團苦苦思索設計新芯片時,有一天夜晚,偶然從書裡的超級智能機器SOPHON(智子)得到了靈感,「這個機器能夠通過二維粒子,展開極強的學習能力。而其中文名算豐,則意為『算天地玄空,豐認知智能』,來源於中國古代的玄學。」

從這個中西結合的命名,也可以看到吳忌寒和詹克團對它寄予的厚望。

比特大陸產品戰略總監湯煒偉告訴創業家&i黑馬,和比特幣一樣,深度學習架構,也將走過從CPU到GPU,再到ASIC的路。在2018年,比特大陸也將主要佈局三個行業的落地:安防、互聯網以及城市大數據。

這仍然是算力生意的延伸,而這次,比特大陸是想運用自己的超級算力,向其他行業賦能。畢竟,算力正是制約AI發展的最大要素。但是,在AI芯片領域,現在比特大陸所要面對的,是英特爾、谷歌、AMD、英偉達等頂尖選手。在它們面前,成立僅僅4年的比特大陸,還是個新秀。在算法、數據等方面,比特大陸還有著一段很長的路,需要發力追趕。

現在,比特大陸在全球的員工已經超過1500人。在北京的北奧科技園,原有的4層建築外,公司也租下了隔壁的兩層辦公樓,容納AI團隊的200餘名成員。比特大陸也從當初「短平快」的結構,開始逐步補齊公司的各項職能部門,進行公司內部架構的建設。這家從草莽時代、礦圈的叢林法則中拚殺出來的公司,正在向更加規範化、規模化的方向努力。

一個可喜的現象是,比特幣和區塊鏈中,正在孕育出直接衝擊傳統IC領域的力量。

商人吳忌寒,仍然和以前一樣,大膽而又步步為營。但是,當他一步步構築自己心目中的商業帝國時,當年那些「布道者」的誓詞,已經在風中漸漸消散。

* 本文系創業家&i黑馬原創(ID:chuangyejia)作者,cent。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