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鏈楊寧:人工智能還有待時日 區塊鏈已時不我待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新浪科技訊 3月12日晚間消息,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在「3點鐘火星財經區塊鏈學習成長群」對話消費鏈(CDC)常務顧問楊寧。

新浪科技訊 3月12日晚間消息,藍港互動創始人王峰在「3點鐘火星財經區塊鏈學習成長群」對話消費鏈(CDC)常務顧問楊寧。

資料顯示,楊寧是一個連續創業者:

1999年,創辦ChinaRen,2000年把公司賣給張朝陽;

2002年,創辦空中網;

2004年,帶領空中網登陸納斯達克,成為最年輕的上市公司總裁;

2008年,開發手機搜索引擎「悟空搜索」;

2011年,「悟空搜索」業務轉型後,全身心投入樂博資本做天使投資;

2018年,ALL IN區塊鏈項目消費鏈(CDC)。 

王峰十問,四成談產業,三成談歷史,三成談人性,探討的十個問題關乎於楊寧的成長、世界觀和方法論。

一、憶往昔:談陳一舟、王小川、和周楓等老搭檔與舊友

王峰第一問:我和你是老朋友,但面對面聊的並不多。上次見到你,聽你興奮地說,你現在的朋友都是娛樂圈,跟韓庚、周筆暢、黃征等明星一起做了樂華娛樂。現在一轉眼你就跑到了鏈上。你的兩個老搭檔,陳一舟做了人人網,另一個搭檔周雲帆則步入了仕途,你們三個最近見面還多嗎?這兩個人裡你跟誰聊得更多? 

楊寧:我們3個一起見面不多,我跟他們兩個人都還保持著很好的聯繫。因為大家的身份角色都不相同,我們更多的是保持在網友狀態,哈哈。

王峰:當時的陳一舟在你眼裡是什麼形象,當時的周雲帆在你眼裡又是什麼形象?據說,業界一大批技術背景的高層,比如王小川、許朝軍和周楓,都是那個時候你們三個人從清華宿舍挨個踢門找出來的,你們當時怎麼那麼牛?

楊寧:陳一舟是一個很會吹牛的人,他非常喜歡談格局。因為他是MBA出身,商學院的氣息很濃。他從來就是一個會賺錢的人。在斯坦福讀書的時候就教我跟周雲帆炒股。賺點小錢。

王峰:怎麼看雲帆司長?

楊寧:周雲帆從來就是一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他對我最大的影響是把我們拉回中國了。因為我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都是在美國讀的,我在回國之前對中國非常的陌生。周雲帆是一個非常腳踏實地做實事的人,非常關注細節。所以我們斯坦福三劍客的分工就是陳一舟出去忽悠錢,我負責技術產品開發,周雲帆負責運營盯攤。我們配合還是非常默契的。

王峰:那幾個清華的孩子,是你招進來的嗎?

楊寧:是啊,那幾個清華孩子現在好牛逼啊。王小川是搜狗的CEO。周楓是網易的CTO。

王峰:怎麼會這麼厲害啊?一屆的?

楊寧:對啊。最早殺進互聯網的大部分都很牛逼現在,所以參與新時代要早啊。

王峰:凡事都有第一波,第一波都厲害啊。

楊寧:哈哈,所以要堅持啊,fm365沒撐住。

二、人工智能還有待時日而區塊鏈已時不我待 開復會回來的

王峰第二問:你一直敏感於技術的前沿趨勢,我印象裡你過去幾年陸續在關注人工智能和VR等幾個熱點,尤其在人工智能上花了不少心思,現在一下子ALL IN區塊鏈,這幾天你談論區塊鏈的信息一直在刷屏,為什麼轉變得這麼快?你做了多少準備?無獨有偶,美國人工智能領域的旗幟人物張守晟教授,現在也以旗下的丹華資本積極佈局區塊鏈。為什麼大批人工智能的吹鼓手,一夜之間變成了區塊鏈的趕潮者?

楊寧:我13年就開始關注和投入人工智能相關領域,因為看到了新的深度學習算法使得人工智能從概念到逐漸可以投入使用的狀態。這是非常讓人興奮的看到人工智能這樣一個賦予機器生命的一個過程在我們這個時代展開。

為什麼區塊鏈?因為人工智能是一個循序漸進疊加式的發展,而區塊鏈是一個瞬間爆發的分水嶺,會有一個明確的分界線。它能夠影響的方面更加廣泛,跟互聯網一樣,是通過一個技術而改變我們行為方式,社會組織形式,我們的存在方式。

我全力投身於區塊鏈並不表示我對人工智能不看好,恰恰相反,我認為區塊鏈更好的鏈接了實體世界和人工智能世界通過區塊鏈所代表的價值網絡。只不過人工智能發展還有待時日。而區塊鏈時代已經時不我待。

王峰:哎呀,可是,創新工場的李開復老師,前不久退出了所有3點鐘區塊鏈群,對區塊鏈三個字幾乎避而不談,你怎麼看?

楊寧:我覺得李開復老師決定專注與人工智能挺好的。我相信區塊鏈最終會影響到每一個人,所以入場時機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判斷,我是那種必須第一時間進入的。

王峰:想念開復老師在群裡的日子啊。

楊寧:哈哈,開復老師遲早要回來的。

三、楊寧:以太坊底層設計有極大缺陷

王峰:第三問,我聽說你花了兩周時間研究了以太坊,把底層代碼全拷過來了,還寫了智能合約在上面跑。前一段時間,僅僅一個以太貓(CryptoKitties)遊戲,就把整個以太坊網絡搞癱瘓了。(CryptoKitties是一種電子寵物類遊戲,是一種基於以太坊協議開發的去中心化應用(DApp)。每一隻數字貓代表著一種獨一無二的加密資產,並且其所有權無法變更,因為這些所有權記錄將會被整合到不可更改的以太坊區塊鏈上。)

那麼,假設我們藍港互動要做一款遊戲,直接基於以太坊,是不是已經不是很好的選擇?你推薦我用誰的公鏈?是不是我們應該自己動手幹遊戲生態的公鏈?

楊寧:哈哈,春節的時候我跟大家一樣都特別的興奮,晚上不睡覺,我沒有在群裡泡著,而去Github上下載代碼和在我的蘋果筆記本上搭建開發環境。我已經多少年都沒有寫代碼了, 快有15,6年了吧。當年我們開發環境都是要在Linux上的。現在開到程序員都用macOS開發了。Linux只拿來當服務器了。我把以太坊和比特幣考下來之後開始研究他們的架構和機制,學習了以太坊自己編的語言Solidity (網上連教材都沒有)學習編寫智能合約,因為在以太坊跑程序是要消耗幣(gas)的,我就在測試網絡上跑。也要消耗測試以太坊,天天可憐巴巴的問以太坊要測試幣。

王峰:Solidity可以現學嗎?

楊寧:可以學啊

王峰:以太坊不好使,除了智能合約。

楊寧:但是我很快就得出一個結論,以太坊的底層設計是有極大缺陷的。第一也是最重要的缺陷是以太坊只有一條鏈,沒有側鏈,它把所有的程序對等的跑在所有的礦機上。這樣一個很耗資源的程序就把所有的礦機搞死。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

第二個缺陷,也許是因為第一個缺陷還有遭遇黑客攻擊以太坊虛擬機漏洞問題而設立的跑智能合約每一步都要收gas費。也就是說就算你想用以太坊來寫一個DApp,去中心化的應用,你也跑不起。

王峰:研究有半年嗎?

楊寧:沒有半年啊。我才關注半年,哈哈。

王峰:給我一點建議。

楊寧:如果藍港要做一款基於區塊鏈的遊戲,我真的不推薦以太坊。目前看來都不適合,因為區塊鏈的計算資源分佈在眾多礦工的機器上,計算資源相比集中的服務器是非常昂貴的。我建議要不自己開發一個公鏈,要不等一個帶側鏈功能的專門適合遊戲的公鏈出現。

王峰:我們發佈了一款遊戲,但是沒有用以太坊,用了國內的一個公鏈,Achain。加密狗,藍港美國做的。

楊寧:挺好的啊,因為Achain現在挺空閒的。應該跑起來沒問題。

王峰:哈哈,孫江濤和崔萌做的。我還打算和他們一起開發遊戲公鏈,他們總是潑我冷水啊。哎要我做好DApp。

楊寧:哈哈,怕你跟他們搶生意。

王峰:寫字的馮唐曾說過,文學的標準的確很難量化,但是文學的確有一條金線,一部作品達到了就是達到了,沒達到就是沒達到。我想問你,以你今天的技術眼光看,好的公鏈有沒有一條評價的金線?

楊寧:1.       我覺得公鏈的好壞重要在於是否適合自己,再好的東西自己用不了就像一件特別好看的衣服自己穿不上一樣。全功能公鏈現在很受追捧,但是我認為全能就像瑞士軍刀,什麼都能做,但是什麼都做不好。我認為未來是行業公鏈的時代。

2. 公鏈還有很多發展的方向和空間,還有很多未解決問題。

以後做個技術專場,我來噴噴公鏈。

四、投資圈好的投資人對區塊鏈嗤之以鼻 不得志的都進入了區塊鏈

王峰:第四問,我們私下開玩笑說,一個楊寧進入區塊鏈,後面還有成百上千個像你楊寧這樣的互聯網精英在做「起步跑」。光我們這個群裡,就有遨遊瀏覽器的陳明傑、美麗說蘑菇街的徐易容、前獵豹移動副總裁陳勇等人,你在互聯網做了20年,你覺得你的朋友圈有多少人已經進來了,有多少還在觀望,又有多少對區塊鏈仍然不看好?這一大批擁有成熟互聯網應用開發運營經驗的兄弟們如果很快上來,你首先是競爭心態還是合作心態?你希望和什麼樣的人合作?

楊寧:我感覺我朋友圈裡面幾乎所有人都對區塊鏈關注,但是看好看衰的參半。看好的總是轉發正面文章,看衰的反之。基本上創業者們普遍看好,如果不是手頭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例如準備上市,公司處於快速增長期,普遍都在入局區塊鏈。

相反投資人裡面做的好的投資人普遍對區塊鏈嗤之以鼻。也許在他們眼裡,江湖秩序不會改變。在傳統投資領域不得志的投資人幾乎全部進入區塊鏈了。

我認為區塊鏈世界會有前所未有多的優秀的人進入。以前區塊鏈是個小圈子,所謂的幣圈鏈圈大家互相都認識,未來就不在會這麼說了,就像現在沒人再會說互聯網圈怎麼怎麼樣。

王峰:當年互聯網是不是也類似?那些做PC的根本瞧不上做互聯網的,當年。

楊寧:互聯網圈和區塊鏈圈核心的區別是理念上的區別,互聯網更多的是競爭,平台的競爭你死我活,甚至例如餓了麼和美團還出現員工打架鬥毆現象。區塊鏈世界裡講的是共識和分享。互聯網早期也是個小圈子。源代碼都是開放的隨便用,不同意可以硬分叉,沒有什麼競爭可言。在圈子裡大家聽到最多的話就是咱們怎麼合作。

對啊,當年互聯網人被認為不靠譜。

王峰:一言不合就硬分叉。今天的事情也挺有趣,人的因素發揮到了極致,BM去了三次新公司。

楊寧:其實硬分叉挺好的,讓不同共識的人分別團結在一起。

五、這一次是90後的機會 去顛覆那幫70後80後老炮們

王峰:第五問,2014年你投資馬佳佳,幾乎以此掀開了90後創業者的序幕。3年過去了,我聽說馬佳佳也放棄了原有的生意,轉型到了新的方向。你怎麼評價馬佳佳以及過去3年的90後創業者?而今天的區塊鏈行業,似乎輕鬆地就被90後奪了旗,你又怎麼看這個平行世界的90後創業群體?此時的你宣佈區塊鏈創業,卻與90後同台競爭,有個人說「3點睡覺是及格,5點睡覺是優秀」,你的身體還能熬住嗎?

楊寧:我覺得90後是互聯網的原住民,但是也是被互聯網壓制的一代。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創業機會,甚至邊角料的機會,都被70後80後壟斷了。我特別能理解90後創業者的絕望,大批大批的90後創業者空有能力,激情,和努力,但創業創成狗。

當區塊鏈到來的時候,給了他們一個掀桌子的機會。重新洗牌。每一次大的技術革新就是一次掀桌子的機會。有人會說區塊鏈不是什麼新技術,20年前就有了,他們忽視了一點,一個技術的爆發要在一定的客觀環境下。

我90年代在斯坦福學網絡專業的時候,網絡技術是在70年代就有了,但是在計算機全面普及的前提下才有了互聯網的革命。 而區塊鏈的普及必須在互聯網的全面普及的前提下。由信息互聯網轉向價值互聯網。

這一次是90後的機會去顛覆那幫70,80後的老炮們。不管過去有多輝煌的成就,重要的是要有一顆謙卑的心。我在跟年輕人學習,他們是第一個發現時代變化的人。

確實體力沒有年輕人好,我還是要睡覺的,哈哈……

  六、投機者已冷靜 現在是區塊鏈寒冬

王峰第六問:幣圈有一句話,沒有穿越過兩次牛熊,不算真正入幣圈。你的產品一發,似乎就迎來了區塊鏈行業的春寒,雖然今天的數字貨幣市場又全線看漲,但今年新推向市場的區塊鏈項目,似乎遠不如去年那樣容易得到市場認可。這讓我容易聯想到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寒夜,你們把ChinaRen賣給了張朝陽,做了「互聯網的逃兵」,我記得陳一舟給我說過他去美國曬了兩年太陽才緩過傷痛,如果歷史出現驚人的輪迴,再次遭遇區塊鏈市場的持續不利,這一次你還打算逃嗎?換言之,你今天的選擇,是市場投機嗎,還是區塊鏈信仰?哈哈。

據說當時很便宜啊。

楊寧:不經歷寒冬,真的不知道堅持是什麼。寒冬最慘的一點是你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春天,還能不能熬到那一天。我記得春節前整個圈子都是一種亢奮的狀態,都不是在投項目,而是在搶項目。抓著手機就要轉幣拿份額。而現在群裡卻是哀嚎一片。

其實都不用國家來勸阻參與私募項目,現在的市場環境已經讓投機冷靜下來。作為創業老炮,有一點優勢那就是經歷過幾次行業寒冬了。

所有的寒冬都有一點一樣,那就是冬天不管再冷,都會過去。不同的是寒冬的時間越來越短。第一次2001年的寒冬持續了大概兩年,第二次2009年寒冬大概只有一年,而這次寒冬我認為會持續半年就會結束。

就像三體說的我們的文明在延續一個指數級增長速度,我們的寒冬週期也是一樣。在寒冬裡唯一能依賴的也只有信仰了吧,哈哈。

之前幾次創業戛然而止真的是很無奈。還是要熬到春天的到來。

王峰:區塊鏈就是三體生命體,至少像。信仰很重要啊。

楊寧:是的,區塊鏈寒冬。實體經濟寒冬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也許需要區塊鏈解救。

七、消費鏈小程序依托於微信這個中心化平台是無奈之舉

王峰:第七問,說說消費鏈(CDC)小程序吧,研發了投入了多少人月?你本人在其中參與了哪部分具體工作?你是怎樣理解的以太坊創始人Vitalilk提倡的理想組織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即去中心化自製組織?在你的項目裡是怎麼踐行的?你本人在其中的角色是什麼?對比過去我們習慣的幾個職務,CEO/CTO/首席架構師/PM,你更接近於哪一個?

楊寧:消費鏈團隊從去年11月的兩人到現在50多人全球化團隊(光技術團隊就20多人),消費鏈的社區從兩人到現在幾十萬人(團隊,+用戶,+合作夥伴,+投資人,+買幣的小散),這是一個迅速增大的過程,這就是區塊鏈精神,這個鏈不屬於任何人,它屬於所有參與者。

這就是Vitalik提出的DAO概念,那就是過去中心化公司的控制與命令的管理模式讓位與平等和共識的參與模式。團隊和社區的參與感和自豪感是爆棚的。

過去創業的時候一個創始人最關心的控股權,特別怕投資人參與後稀釋股份而喪失控制權。甚至上市之後還要通過A, B股的形式來維繫控制。

這在區塊鏈世界是完全荒誕的思維,如果幣都在創始人手裡,那根本就沒有人跟你玩了。

關於消費鏈做了多少人月,大家都知道區塊鏈世界是不睡覺的,工作效率是傳統的不知道多少倍,我經常開玩笑的說我們消費鏈團隊成員都不上班,因為他們都不下班,哈哈。

我們的第一步實驗型產品小程序已經上線了,我們的公鏈代碼已經部分上傳GitHUB了,我們的動作還是很快的。

我們是一個做實事的團隊,每天考慮的事情就是早日落地,早日擴大規模,而不是去炒幣價。

王峰:楊寧,此外,我更為好奇的是,為什麼你揚言致力於打破中心化,打穿數據孤島的區塊鏈應用,卻「寄生」於微信這樣一個強大的數據中心化場景?你的程序是基於微信小程序的啊啊,為什麼?

楊寧:很好的問題啊,哈哈,至於我們第一個產品是基於微信這樣一個中心化平台也是無奈之舉,因為微信的用戶和渠道的壟斷地位。其實就算我們做App也離不開蘋果的中心化體系。只有安卓,甚至於只有基於WEB才是真正能打破商業壟斷。很無奈啊。

王峰:數據還是自己的,這個是,但是還是覺得有點——楊寧,你們這個做法確實聰明,更像是從應用入手,自己找場景,搭系統生態。

楊寧:我們有計劃的落地,所有的工作都是為了我們的大計劃。

王峰:有高人策劃,李明遠在?哈哈。

楊寧:明遠可是產品高手啊。

  八、楊寧:我們消費鏈要衝擊谷歌百度和阿里

王峰:哈哈,咱們開始第八問,我們彼此都在互聯網行業廝殺多年,知道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一個產品要想成功,必須經歷從0到1這樣的冷啟動過程,你是如何實現這一步的?在你心中,你覺得多少用戶量級是第一個分水嶺?1年後,你希望消費鏈(CDC)上有哪些真正給人們以福祉的消費應用?如果做到這一點,你第一個要衝擊的是哪個互聯網巨頭的生意?

楊寧:我們的小程序短短幾天就獲得了幾十萬用戶足以證明其實冷啟動不是想像中那麼難,因為在區塊鏈的世界,用戶有空前的參與感和擁有感。

王峰:區塊鏈產業談增量和賦能,不是擠占和爭奪?

楊寧:因為利益在區塊鏈世界是大家分享的。而不是像傳統公司形態,用戶跟公司天然對立。消費鏈在一年以後公鏈功能大部分上線之後我相信一定會有數百萬級的用戶每天在我們平台上交易。

王峰:透露你後面上什麼Function?組織我們一起去開發吧,賦能給你啊。

楊寧:完成我們的功能啊,第一步數據收集,第二部數據挖掘功能,和給商戶廣告推送功能啊。我們是DAO的模式,歡迎大家來開發啊。

必須給獎勵啊,區塊鏈世界,誰貢獻誰獎勵。

我們的產品也在完善中,因為後台是基於人工智能學習算法的。我們第一個要衝擊的自然是Google,Baidu和阿里巴巴啦,哈哈。

人工智能算法識別率還需要提高。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九、為什麼敢於拿BATJ 挑眼球?

王峰:2002年3月,你剛剛創立空中網時,曾經在黑板上寫下了「新浪搜狐、網易、騰訊」四大巨頭的名字,後面加上「空中」,激勵自己的員工說:「我們以後是要和它們齊名的公司!」16年後的今天,你在接受我們火星財經記者專訪時,將BATJ(百度、阿里、騰訊、京東)四大巨頭視為靶子,指責他們利用數據的壟斷、對用戶的壟斷、對渠道的壟斷開始稱霸互聯網界,導致大家只能依賴於他們。很顯然,時代不同了,你的角色從跟隨者成為了顛覆者。

你不怕得罪這些巨頭嗎?馬化騰他們聽到會不會不開心?你不惜以挑動BATJ眼球為宣傳點,不怕微信有一天把你的小程序封了嗎?

會不會應該廣積糧、高築牆、緩稱王,先選擇其中一個巨頭打更合適呢?哈哈。

楊寧:哈哈,這個問題提的非常好,我們看到了這幾個巨頭通過數據壟斷製造了不平等,用戶和產業鏈被壓迫,這是客觀事實。

如果他們願意減賦,如果願意不能壓搾合作夥伴,我覺得我們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就算我提出這個觀點,我想他們也不會把我放在眼裡。 我是互聯網時代他們幾個的手下敗將,不自量力,妄想螳臂當車,癡人說夢。

古話說千里之堤毀於蟻穴。我就是那只螞蟻,會拉攏千千萬萬被他們欺壓的小商小販來組織一個沒有欺壓的平台,讓大家更好的做交易。

王峰:有DAO工作模式就是無敵。

楊寧:遇到問題,解決問題啊。需要更多的牛逼朋友們加入我們團隊啊。

十、楊寧:我跟娛樂圈朋友都在講區塊鏈 胡海泉聽得最認真

王峰:Finally,第十問,我分成幾個小問題。

第一小問,我聽說,你把去年區塊鏈市場的競爭比作亞運會,而你認為,今年才是真正的奧運會,是不是你認為去年的區塊鏈先驅們不如你?你怎麼看小蟻、量子鏈、AChain等一批先起步的公鏈?哈哈。

楊寧:我不是認為我比這些先驅強多少,而是我指的是因為區塊鏈的火爆,更多優秀的人加入到這個行業,更多優秀的技術會出現,這是一個世界級的賽事,會促進所有的參與者進步。如果已經先起步的公鏈故步自封,就算是V神也會被拉下神壇。

王峰:第二小問,聽說你很推崇王陽明,為什麼?你心中的王陽明是什麼樣的人?

楊寧:我非常推崇王陽明,學習了他的思想很多年。他講的心即是理,至善在每個人的心中。而不是去外界去尋找真理。做事情只要刨去心外的私慾,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做消費鏈的目的是讓所有小商小販不被欺壓,這是我的初心,而不是要獲得什麼。只要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相信不會成功。

王峰:第三小問,你成功很多次,今天不談成功,談談失敗。你如何評價你的第三次創業「悟空搜索」?你有什麼經驗和教訓分享給今天的青年人?

楊寧:我的第三次創業悟空搜索在2007年開始創業的時候已經時機不再了。那時候百度已經強大到不可打敗了。我之後甚至騰訊和阿里試圖去做搜索也沒有成功。因為如果在同一維度,他們已經做得太好了,唯一的機會是用更高維度的產物去挑戰他們。就像三體人的水滴一樣。

另外,我悟空搜索的CTO現在也在我們消費鏈團隊。

王峰:第四小問,也是最後一問,楊寧你覺得你今天的心裡年輕多大?有沒有給你娛樂圈的朋友講比特幣和區塊鏈?

楊寧:我永遠是我當年創辦Chinaren時候的年齡,我相信見過我的人都會感受我對這個事業的激情。

我跟娛樂圈的這些朋友們都在講區塊鏈,他們都非常的感興趣,都在問怎麼參與。上次互聯網時代很多人都錯過了,這次不能再次錯過,會後悔一輩子的。

王峰:我打算約一個娛樂大咖十問,你推薦誰?

楊寧:我首推海泉啊,有一次區塊鏈聚會,他還帶了個小本,認真做筆記,我開玩笑的說,你剛弄懂投資,就發現過時了,哈哈。

王峰:海泉我都熟啊,潛水呢,群裡。

王峰:記得電影《老男孩》裡,一對癡迷邁克爾傑克遜十幾年的平凡「老男孩」,為了重新登台找回夢想的故事,讓我們很多人不禁淚目。這裡,也衷心希望楊寧兄弟永葆「老男孩」的初心,在區塊鏈創業的征途上一切順利,早日實現心中夢想!

楊寧: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開創新時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