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堆謀求上市 網絡直播生死掙扎

  • A+
所屬分類:國內
摘要

  來源:北京商報  斗魚、虎牙加上傳出上市消息的映客和花椒,近日已有四家同領域企業在籌備IPO,這在國內互聯網歷史中實屬罕見。多方報告顯示,直播平台的用戶規模增速放緩,直播的工具化特徵逐漸顯現,自2017年下半年起,資本對該領域的興趣明顯降低。業界認為,儘管直播平台的營收可觀、盈利難度不大,但是商業模式較單一,加之巨頭擠壓,行業天花板速降,市場留給網絡直播平台的時間不多,抓住上市機遇是刷存在感的關鍵。

扎堆謀求上市 網絡直播生死掙扎

來源:北京商報

斗魚、虎牙加上傳出上市消息的映客和花椒,近日已有四家同領域企業在籌備IPO,這在國內互聯網歷史中實屬罕見。多方報告顯示,直播平台的用戶規模增速放緩,直播的工具化特徵逐漸顯現,自2017年下半年起,資本對該領域的興趣明顯降低。業界認為,儘管直播平台的營收可觀、盈利難度不大,但是商業模式較單一,加之巨頭擠壓,行業天花板速降,市場留給網絡直播平台的時間不多,抓住上市機遇是刷存在感的關鍵。

競逐上市

在人人網、鳳凰新媒體網秦天下、世紀佳緣、淘米網、土豆網等「史上最密集IPO熱潮」後,網絡直播企業在七年後再次承接互聯網上市潮,雖然企業數據不及當年規模,但短時間同類型企業扎堆上市在互聯網歷史上也難得一見。

3月6日,歡聚時代透露,旗下遊戲直播平台虎牙直播已經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秘密提交了IPO申請文件,這是歡聚時代官方第一次披露虎牙IPO進程。公開資料顯示,虎牙成立五年才獨立融資,於2017年5月完成7500萬美元的A輪融資,2018年3月8日獲得由騰訊獨家投資的4.6億美元B輪融資。

此前一個月,競爭對手斗魚首度回應IPO計劃,斗魚COO程超直言,「有IPO計劃,仍在籌備中」。據相關媒體報道,斗魚擬於今年在港股上市,集資總額在3億-4億美元之間。相比虎牙,斗魚獲得的融資支持更多,是國內首家融資進入E輪的網絡直播平台。公開資料顯示,斗魚在2014年獲得2000萬美元A輪融資,在2016年3月和8月,斗魚分別完成1億美元和15億元的B輪和C輪融資,2017年11月,斗魚獲得D輪融資,2018年3月,前者獲得來自騰訊獨家投資的6.3億美元E輪融資。

這並非網絡直播上市團的全部陣容。在斗魚和虎牙宣佈新一輪融資的當天,有消息稱,映客擬於今年赴港上市,計劃融資3億美元,如果消息屬實,這是映客在A股借殼折戟後另一個重大的資本動作。在此消息曝光後一天,有接近花椒的資本圈人士向媒體透露,花椒「已經啟動上市,預計年底在香港IPO,目前已經在與多家券商機構協商相關方案」。對此,映客和花椒方面均不予置評。

根據映客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映客在2016年實現營收43.38億元,淨利潤4.8億元;2017年一季度,映客營收10.35億元,淨利潤2.44億元。花椒聯合創始人於丹則在2017年底披露,花椒用戶量突破2億,覆蓋500座城市,活躍主播1500萬人,2017年流水超過50億元。

「從營收和變現能力上看,網絡直播離錢很近,已經具有成熟的商業模式,但錢不是網絡直播惟一的訴求。」智察大數據分析師劉大偉如是說,「從各家的動靜來看,網絡直播爭奪的是直播第一股,在資本市場的行業第一股能換來很多加分,而且現在正處於資本高位,上市後會有利於拉升估值,甩開對手。」

平台收割

在熱鬧的上市聲浪背後,網絡直播的無奈和焦慮也被層層揭開。

「從去年映客嘗試登陸A股時的70億元估值就可以看出,直播平台背後的投資機構著手收割,注定將眼光放在資本市場。」一位不願具名的券商分析師曾對媒體表示。在風口迭代過後,網絡直播的風險在於自身也在於市場。

2017年,網絡直播的風采被短視頻掩蓋。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98億,增長率28.4%,相比2016年增速明顯放緩。而在2017年上半年,移動短視頻用戶規模年增長率達到58.2%。艾媒咨詢分析師認為,在政策監督、社會需求理性化的大環境下,在線直播行業趨向穩定健康發展,增速逐步放緩,直播的工具化特徵逐漸顯現。對此,QuestMobile等第三方報告也對網絡直播式微有數據佐證。

儘管在2018年1月答題直播成為一股強有力的催化劑,被諸多網絡直播企業以及泛娛樂應用追捧,以期在新風口中抓住流量紅利,但是短視頻應用波波視頻、好看視頻、西瓜視頻均挺進易觀千帆2018年1月移動App月活躍用戶規模增幅TOP 20榜單中,而廣義上的網絡直播企業卻未有一家位列其中。

網絡直播還試圖在橫向和縱向尋找可能。2017年,花椒直播在6.0版本中添加了MV短視頻和多對多視頻社交功能「開趴」,映客將小視頻入口置於首頁第一個位置,多家直播平台潛入短視頻賽道,與抖音、快手等形成正面對決。同時,整個行業開始不斷交叉,原來專注於泛娛樂領域的花椒進軍遊戲直播,映客在首頁開設了遊戲入口,YY推出了線上抓娃娃、歡樂吐籃球等垂直遊戲,而遊戲直播起家的斗魚從2016年開始探索綜藝路徑。

「移動流量紅利消失,用戶審美疲勞,娛樂直播天花板凸顯。」劉大偉這樣認為,「遊戲直播的主播爭鬥也一直沒有停歇,雖然這不是決定網絡直播發展的全部,但是平台內容同質化、行業陷入流量焦慮的問題顯而易見,平台與投資方尋求收割在情理之中。」

暗潮湧動

網絡直播多個頭部玩家對IPO的迫切,還在於該行業的潛在風險,這體現在用戶留存度還體現在政策監管的嚴苛。

易觀2018年1月移動App TOP 1000榜單顯示,斗魚排名135,月活躍人數為1699.6萬人,環比降低6.35%;虎牙排名164,月活躍人數為1271.1萬人,環比增長1.62%;斗魚、虎牙為遊戲直播行業前兩名。根據艾媒咨詢數據,2017年四季度,花椒的活躍用戶占比2.13%,位居中國主要娛樂內容類直播App第一;其次為映客直播,占比1.92%。該季度用戶活躍占比分佈基本上與三季度保持一致。經歷了三年亂鬥,網絡直播在2017年基本確定了市場格局。

不過,網絡直播的吸金能力也不再瘋狂。根據陌陌2017年財報,2017年四季度陌陌淨利潤9750萬美元,同比增長16.3%,陌陌淨利潤同比增幅下跌84.2%,這是陌陌自2016年二季度以來淨利潤增幅最小的一個季度,也是該數據連續第五個季度出現下滑。

同時,政策的監管力度愈加嚴格。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6月,文化部部署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等地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對50家主要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進行集中執法檢查,虎牙直播、YY直播、龍珠直播、火貓直播、秒拍等30家內容違規的網絡表演平台被依法查處。

耐人尋味的還有騰訊同時押注斗魚和虎牙,作為斗魚B輪和C輪的投資人,騰訊加碼斗魚在意料之中,但是虎牙作為YY旗下的遊戲直播平台,獨立後在第二輪就接受騰訊融資,這讓市場變得微妙。似乎是從投資共享單車的經驗得來的神來之筆,騰訊打破了在同行業押注一家頭部企業的常規。「這令騰訊的投資更加保險,而雙方接受投資也意味著一種妥協。」劉大偉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起碼這表示行業不再有亂戰,燒錢競爭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遊戲直播似乎形成了一種默契,收割、上市、平穩成為共同的目標,但是這並不是終極目標,完成好場景擴展、營收增長能力、存量用戶運營等才是決定未來潛力的根本。」

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文 CFP/圖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